伙们

手术比较顺利,养护期间暂停使用。

連載小說 《消失的夏天》2

第一天下午


地鐵


地鐵轟隆隆的行駛在黑暗的隧道裡,像是駛往永無止境的深淵。


劉富癱坐在地鐵車廂裡,顯然他心裡已經忍無可忍了,但這憤怒並沒有完全的從他的臉上反應出來,因為他太疲憊了。坐在他對面的“小王八蛋”舉著一部閃閃發亮的土豪金IPhone7大聲的講著電話,不,應該說是“吼”著電話。如果沒有這震耳欲聾的講話聲,劉富就能靠著地鐵車廂裡冰冷而堅硬的座椅眯一會,哪怕就一小會。


“嗨……不就是幾萬塊錢的事嘛!今天我就弄去!……哎呀,沒事。難不成還能給人搶了?”


劉富注意到,對方身旁的確放著個紅色手提包。這個可惡的傢伙倒也渾身上下都是名牌,尤其是那塊碩大厚實的手錶,那是個什麼牌子的金疙瘩?劉富猜都沒法猜,那必定是某個劉富根本不認識將來也不可能認識的牌子,哼,一個價格不菲的小玩意。再一瞧,此人面色紅潤,略微發胖。雖鼻孔外翻卻恰到好處的頂了個黑框眼鏡,狂放不羈中散發著文藝氣息,再說那溜光水滑的一戳斜劉海,可不就是時下最受女人們追捧的“暖男”一類貨色嘛。倒是這位“暖男”根本懶得看劉富一眼。


“偶爾坐坐地鐵還挺好玩的,喂,你那輛寶馬3系過幾天也借我玩玩,成麼?”

那人依然滔滔不絕。


劉富已經快閉上眼了,他只能在心裡尋思著“寶馬3系”是個什麼玩意,那大概是他一輩子都買不起的玩意。他晃悠悠游走于夢境和現實之中,每當他要進一步跨入溫熱的夢境時,對面暖男那公鴨子般的嗓門就會將他一把給拽回冰涼的現實中。終於等到那“暖男”放下電話,他再亦步亦趨,鑽回夢境。此時並非上下班高峰,車廂裡就他倆,剛才打電話的聲音響徹車廂,現在卻只剩下地鐵摩擦軌道的轟隆聲。


畢竟,站在烈日下暴曬四個小時可不是件好玩的事。當他終於把手中那摞“成都動感不孕不育專科醫院”的廣告冊發完之後,真他媽想一屁股坐在十字路口再也不起來了。他當然這麼做了,曬得滾燙的水泥地面馬上讓他捂著屁股跳了起來,這天氣沒中暑就是萬幸了。其實,比起中暑來說,沒受騙上當更是萬幸。這方面劉富有著相當豐富的經驗,那種要人提前交押金的,不用猜就知道是騙子!想到這,他又開始為前幾天那三百塊錢押金感到心疼了。要是能找個正經工作,誰又會成天找兼職呢,不是給各種性病醫院發小廣告就是穿得花裡胡哨站在商場門口搞促銷。今天有個騎電瓶車的蠢貨拿起傳單就給扔了,還惡狠狠的盯著他。劉富倒是想,哎呦喂,我說您真牛逼您開布加迪威龍去啊,騎個電瓶車跟我一發傳單的耍什麼威風?


劉富已經在夢中了,他在夢中氣得咬牙切齒。不知不覺地鐵已經駛過幾站,當聽到地鐵廣播又一次報站以後,他緩緩醒來,並打算在下一個站下車。車上一個人都不剩,“暖男”也不曉得在哪一站下了。


只是,那只紅色的手提包赫然放在對面的那排車座上……。


親愛的老天爺啊,求你原諒我這一回吧。我願下半輩子做牛做馬,來償還我今天的罪孽。




第一天下午


危重病房


屋子裡亮通通的,有股消毒酒精的味道。從窗口望出去,陽光非常刺眼。天空中那暴君一般的太陽,在瘋狂炙烤了這座城市一整天之後,依然沒有要下班的意思。


丁瑩安靜的躺在第四張床上。劉富走過去,輕輕的握住了她的手。那是一雙暴露在乾淨的床面上,柔軟而冰涼的手。趁她醒來之前,劉富倒認真端詳起他的女朋友來了。從額頭到下巴,烏黑的髮絲鬆弛的披散在枕頭上。儘管臉上沒什麼血色,但並不痛苦,她蒼白皮膚下掩埋著的灰色血管,那裡面的血液裡,還緩緩流淌著止痛劑。劉富看的出神,仿佛能聽到她的口,鼻發出的,輕微的呼吸聲。


也許是感受到了劉富那充滿汗液的手所傳來的溫度,女孩緩緩的睜開眼。丁瑩現在大部分時間都處於昏睡中,所以劉富並不是每次來都能和她講話。

“劉富?” 女孩的聲音,輕的像一聲歎息。

“醒了?” 劉富笑吟吟的說。

“你去哪了,這麼久都不來看我?”


劉富看著她,久久說不出話來。他看到自己女朋友臉上的淚痕。說來太心酸,他這幾天到處打工,恐怕也有兩三天沒來醫院了。如果他不拼命找錢,丁瑩的醫療費又成了問題。一個人只要住進病房,每天都得掏不少錢。


“我給你買了瓶可樂,你看。”


劉富擠出一臉笑容,並不回答丁瑩的問題。丁瑩最喜歡喝可樂了,劉富就把可樂瓶子擰開,伸手托她起來,再用枕頭在她後背墊好。等她坐起身,再小心翼翼的給她喂可樂。


“我湊齊給你做手術的錢了。”

“你……?”

“搞樂隊你懂不懂?我們演出呢,掙了不少錢。”

劉富得意的說道。他在学生時代倒是真搞過樂隊,幾個月後樂隊就解散了。

“噢……那太好啦!” 丁瑩也擠出一個笑容來。

“劉富。”

“嗯。”

“我有點害怕。”

“嗯?”

“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丁瑩說。

“夢見什麼了?”劉富問。

“以前。”


劉富想再次避開這個話題,這讓他想起丁瑩臉上的淚痕。

“多想想以後吧?”

“以後?”

“你看,我們會有一套房子,雖然不是什麼大房子,但總算在成都有個家了。”

“我們會有輛車,養一條拉布拉多,你再給我生個小情人……。” 劉富接著說。手還在一邊比劃。

“你討厭的很!天到黑就想這些!” 丁瑩忍不住笑出聲來。

“等她也長大了,結婚了,有小孩了。我們就老了。”

丁瑩望著眼前白淨的牆壁,微笑著,似乎她已經看到了那一天,暫時忘記了自己的病痛。

王大夫領著幾個護士走進來,看到劉富,嚇了一跳。忙說:

“家屬你出來一下。”

“會好起來的。”劉富笑著說

說完話,他起身往病房外走。剛走到門口,丁瑩突然喊了一聲,

“劉富!” 搞得醫生護士們都一驚。


他一回頭,看到丁瑩平靜的坐在病床上,就那麼看著他,那鑽石般澄澈的眼睛令劉富想起多年前的那個下午。那個穿著校服的女孩。


丁瑩特地囑咐劉明天把她的白色連衣裙帶給來,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想穿一穿。那是高中畢業散夥飯上,丁瑩穿的那條,後來再沒穿過。直到大学畢業以後,也一直放在家裡衣櫃最下層。


病房外。


“醫院的床位也比較緊張,病人的情況你也是知道的,今天就接她回家吧!”王大夫說。

“王大夫,我終於有錢給她做手術了!您儘快安排吧。” 劉富帶著懇求的語氣說道。

“手術恐怕也不一定……”

“一定。”劉富拿出一把錢塞在王大夫手上,像看到救世主一般看著王大夫。

王大夫看到錢,態度變得和藹可親起來。

“你這……做啥?這錢我……不能……收。這樣吧,你先去把費繳了。明天就做手術。”

連載小說 《消失的夏天》1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