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7197 
Sagebrahma

卧榻之侧唯书卷耳

工作不久,社畜一个。读书不多,伪文人一个。书架更是没有,活脱脱穷人一个。可是耐不住从小到大就喜欢读上那么几本书,还偏喜欢读些人文社科类的大部头,字数越多反倒是越欢喜得紧。亲友师长们都说,这天生就是读文科的命。

6
Sagebrahma

每个人终将是暴政的代价

李文亮走了,朋友圈疯狂了,各路媒体高潮了,一时间信息流里铺天盖地的都是悼念逝者批评政府的文字,官方的民间的,武汉的外地的,做新闻的不做新闻的,从医的不从医的,争相念叨着那句“不同的声音”——然后齐齐变成了同一种声音,在这一瞬间仿佛每个人都成了人权大使民主斗士。

Sagebrahma

写在年末岁首:裂变与转向

今天是2019.12.31,周二,火曜日。把时针拨回十二个月前,彼时还是大四临毕业的我正在构思着毕业论文的选题,苦苦思索着是该探讨哈贝马斯的生活世界还是付费墙的可行性与方法论,剩下的时间便是准备笔试、面试、笔试、面试……好吧此时的我已经做好了一毕业便加入新闻工作者队伍的打算,所谓...

Sagebrahma

新闻作为一种志业

新闻就是新闻学吗?新闻是否就是我们眼前的新闻?新闻是一种技能,抑或是一种知识?这些问题多年来一直萦绕在我心头,我试图在大学寻找它们的答案,用课堂听讲,用大量阅读,用实习实践,等等等等。但四年时光走完,我依然无法确切地回答这几个问题,或者说,我没能得到想象中的那个“正确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