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真晕

晕乎乎

我爱国,爱香港

我想我身边的人和我应该是能够代替一部分人对香港这次事件的看法,我们从没出过国,我们学习马克思,我们在二三线城市生活,甚至我们要费很大力才能科学上网,才能看见外面的世界,即使我们看见了,我们不敢说话,不敢举手,不敢上前帮助。有香港同胞说我们无法理解《1984》《动物农庄》作为精读课本的社会,是的,这点我个人很认可,我多次向身边的人推荐这本著作,从来没有很热烈的回馈,就像我们永远叫不起不想醒来的人。

在这里,我想可以分为几种情况:

1.觉得当下的生活很好,祖国在飞速发展,机会多多,只要我努力生活认真工作,我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物质金钱消费才是重要的,个人的小家富足幸福就是美好的,别人的生活与我无关。每当和这样的人聊天,总会得到这样的反问:个人有个人活法,为什么要强求别人按照你的想法活着呢?自由?不重要,你不要想太多。你为什么把你自己想的那么重要呢?你可以为这个社会做什么呢?你能管好你自己就不错啦。此时,反观自己,哑口无言。内心波涛汹涌,却也无法继续进行下去。

2.我们的生活不好,可是我们无力改变。那些看过外面的世界的人,深知不可能尝到那样的禁果,开始热爱围观,变身冷漠吃瓜群众,浑然不知自己深处深渊。从小到大,所读,所学都是被精心选择灌输,成长为一个个畏手畏脚的穷酸书生,油腻大叔,市井大妈,最爱嗑瓜子下象棋键盘战口水战。

我们知道你们为自由而战,自由之后呢?我们害怕改变,我们更害怕一层不变,甚至更加严重。我们想力所能及的给予支持,可我们害怕某一个行为会让自己爱的人受到牵连,他们是爱我们的人。

我在此发表个人想法也是鼓足勇气,我不喜欢喝茶,我不喜欢开会,我不喜欢地下室,我也不喜欢黑夜,我喜欢自由,我喜欢阳光,我喜欢大海,我爱这个世界,我爱那些为自由活着的人们。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