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2 篇作品累積創作 37010 

RAP初試|《真相》

Oasis

音痴第一次唱rap,怎麼聽都像數來寶,但因為一些不得不說的話,很想和大家分享;在國內發不了,還好有Matters。

专访艺术家Andy Wanghao:“生活是场大便,名气是冲大便的声音”

Oasis

​三个月前,当王好(英:Andy Wanghao)的画在世界上最古老的拍卖行——苏富比拍卖行伦敦办事处以七千三百七十英镑的高价卖出时,我第一时间邮件采访了他,“请问您想对那位慷慨的买主说什么?” “我想对他说”,三个月后,他在给我的回信中写道,“你的品味真的很差”。

1

国家京剧院武旦戴子汐:有些人一上了台,就再也下不来了

Oasis

电影《霸王别姬》里有个细节:从小学戏的小豆子和小癞子受不了挨打的苦,从戏班逃跑,路遇风光的名角心生羡慕,又回了梨园去。师傅盛怒,毒打小豆子;小癞子看着怕,上吊死了。京剧故事总免不了遭罪和受苦。著名老生马连良的孙子马龙写《我的祖父马连良》,将学戏比作「坐监」,“七年的严格训练,如坐...

17岁的弟弟,仍旧和母亲睡在同一张床上

Oasis

1. “妈,你什么时候让弟弟一个人睡?” 趁着午餐一家四口围坐在饭桌旁,我再次挑起话题,“他都15岁了,外人知道你们还睡一张床上,要说闲话的”。“谁会说闲话?隔壁王阿姨,还跟她18岁的儿子睡在一张床呢”, 母亲反驳道。“毕竟是男孩,总归不太方便”,父亲帮腔。

打工两年赚三十万赴港留学,这位日本人执意移民香港

Oasis

日本人铃木先生想做个香港人。为此,他在日本打工两年、攒钱三十万来香港读书;一周花数十个小时苦学粤语;折腾数月在香港找工作;梦想之一是拿香港永居;在Youtube上视频分享在港生活;每个视频的第一句话都是“大家好,我是自称香港人的日本人铃木”。

日记20210114 |一切都没有自己更重要 才是生存之道

Oasis

我有个朋友A,曾有过一个比她大近二十岁的男朋友。我还有个朋友B,也曾有过一个比她大近二十岁的男朋友。巧的是,她们的男朋友,是一个人。更巧的是,她们彼此都不知道这件事。有段时间,关于那男人有多个女人的流言四起。有天A找到我,满脸憔悴,问我该如何解决。

残酷DSE,让拔萃女高材生错失音乐梦想——一个月亮与六便士的现实样本

Oasis

小学,她就读嘉诺撒圣玛利学校;中学她就读于香港香港历史悠久的名校——拔萃女书院。拔萃有着接近百分之百的升学率,在音乐和体育方面表现极为优异,校友有李嘉诚红颜知己周凯旋,赌王女儿何超凤,歌手莫文蔚;大学她去了香港科技大学,研究生就读英国伯明翰大学。

人均GDP五万美元的香港,如何容下庙街摊人间烟火

Oasis

如果八十年代有网络直播,庙街的各个摊主都是网红。“膏丹丸散,若有五劳七伤,用我的花药即可痊愈,长话短说,示范给大家看!” 打着赤膊的武行师傅取出一柄长长的铁尺,一下、两下、三下,大力砸向自己的胸膛。铁尺弯了,师傅的白花花的胸膛上泛起了红印,接着他拿出早备好的红花油胡乱地往身上抹,很快,红色印记消失了。

1

日記0906 | I only am escaped alone to tell thee

Oasis

有一個人名叫約伯,是神的僕人,那人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兒女雙全,家產萬貫。耶和華誇約伯忠誠,撒旦不服,說約伯敬畏神不過因為神賜其家產,若耶和華讓約伯家破人亡,約伯一定棄神而去。耶和華就和撒旦打了一場賭。有一天,有報信的來見約伯說:「你家有人闖入,擄去牲畜,刀殺僕人,唯我一人逃脫,來報信給你。

中国的器官捐献,长了一张自欺欺人的脸

Oasis

原文写作于2019年9月5日。一、离奇的器官捐献 第一章的故事在澎湃、新京报与南方周末的三篇报道中有更详细的细节。1.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1792837307301171&wfr=spider&for=pc 2...

温暖的是体液,良莠的是体力,恭喜的是初血,俭省的是保险套,让步的是人生。

Oasis

原文写作于2018年3月。图来自互联网,侵权删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读来满是溺水的窒息感。再看此书是在周末的下午,上海迎来今年的第一场雷电交加,湿漉漉的心情,像是游向深海四处逃散的鱼。这是一篇我想了好久,却一直不敢动笔的文章。学识浅薄,不敢妄析这场房思琪式的强暴,惨烈的社会成因。

1

我的新冠肺炎报道合集|那些被隐匿的脚注

Oasis

1月初,我还在北京实习,从新闻得知武汉有多起不明肺炎病例。1月中旬,因报道需要,通过微博了解不明肺炎情况。搜到一位自称是同济医院医生的博主,她发文哭诉医院呼吸科就诊压力极大,需要援助。私信该博主了解情况,无回复。不久后,该微博被删除。「删除」是种隐秘的信号,由此判断肺炎严重情况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