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没带伞

文艺风写作(一)

發布於
这篇文章是在2019年的一个夏天突发奇想熬了一个夜晚写成的,偶然间发现这个网站上都是喜欢文字的朋友,就分享出来吧。

放学以后

——夏

我喜欢听夏天的蝉鸣,夏天的蝉鸣好听得像我注视着你,你注视着我。

下课铃响了,伴随着声声蝉鸣,同学们纷纷离开了教室,只有几个人还赖着不走,其中就有她,我是后来听别人说的,她一直到下课一小时后才离开教室,而我是紧跟在任课老师后面的最早离开的那一个。在听说她在放学以后还会在教室里久久地逗留之后,我是想要留下来的。她总是说,放学以后的蝉鸣格外的好听,是能听出语言的。我当然知道她在说胡话,但我竟因此也想听听这放学后的蝉鸣,虽然它们的叫声在任何时候都是一样的。

以她细腻的心思,要是我特意为了她留下来的话,她一定能从我老实的表情里看出点不得了的端倪,为了不让这种事发生,我竟以记录蝉鸣为目的,就在不久的一次放学后,从书包里拿出早上出门时特意携带的用来记录蝉鸣的录音机,就在离她最近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并告诉她,我今天也会留下来。她在听说我要记录蝉鸣之后,也颇有兴趣,但却苦着脸对我说,她今天并没有打算留下来,是要去医院替她妈妈取药。她询问我记录蝉鸣的工程是否会持续,我当然给了她肯定的回复。她说她也想参与进来,而且一有机会就会参与进来。她说完,提起书包向我作别,就真的离开了。我知道的,她不是有意的,她今天之所以没有留下来,是有原因的。倒是我,为何偏偏选择了今天?

虽然她今天很早就离开了,我还是留了下来。有个同学看出了我对她的心思,并在我与她失之交臂后就开始嘲笑我,我只是对他笑脸相迎,并不多加理会。因为我正忙于思考着,她会不会与他一样看出了我的心思?我没有思考出结果,因此决定不再思考这件事。教室里,原本还有三三两两的人影儿,在我待了快半个小时后,他们就走光了,我只身孤影地望着窗外,我想着,她今天要是留下来了该多好啊!虽然窗外的蝉不间断地鸣叫着,但我并没有按下录音机。既然她先行离开了,我想,记录蝉鸣的工程就留待着吧,留到她也在场的时候。也许明天吧,不然该是后天,再不济,一个星期之后我总能找到机会吧!

今天放学以后,我固执地留了下来,并且什么事都没做成,但我一直留到放学一小时后才离开了学校。

我甚少与她交谈,路上遇着了也只是只言片语的对答几句,都是些再寻常不过的问题了,在教室里更是只会礼貌挥手致意,但她总是对我笑脸相迎,虽然我知道她对谁都是这样的,我从来视而不见,只是,我想,她是有多么喜欢笑啊!现在我与她之间有了记录蝉鸣的约定,我开始担心,记录蝉鸣那天会不会尴尬收场?但渐渐地,我已不再为此而担心,因为,连续好几天她都因有事一放学就早早地离开了。我现在最需要担心的是,什么时候才可以履行我们之间的约定?她每次离开之前总会问上一句,记录蝉鸣的工程,今天会开始吗?为了不让她太过困扰,我总是给了她否定的回答。但是,她一天又一天没有闲暇的时间,眼看暑假即将到来,我深知,暑假一旦到来,我便要与她暂别了,暑假一过,夏天也过去了,蝉声就断了,病恹恹了。那样的话,我这项浩大的工程还未开始就不得不完工了。于是,到后来,还没等到她问我,记录蝉鸣的工程,今天会开始吗?我就会问她,今天,还是不留下来吗?尽管,她该离开时还是会早早离开,不会有多余的逗留,但她无论如何也都能从我苦涩的发问中推断出,我浅显易见的心思吧?她总能知道,我多么希望她能留下来吧?

放学后,仍然在教室里逗留一个小时,我已连续一个月在做这件事,日日如此。可是啊,她从前日日在做的一件事,竟在这一个月内停止了。便有同学明里暗里以此戏谑我,非说她是有意无意地躲开我,厌恶我。他们实在是荒唐,对于她并非有意如此,我深信不疑,但我苦于没有证明的理据。

就在我苦于无计可施而终日愁眉苦脸之时,我听见了暑假的脚步正一步一步地迈近。这段时间,为了应付暑期前的考试,越来越多的人在放学以后留了下来,但值得我欢呼雀跃的是,其中就有她。在一个多月的漫长等待中,终于得以在放课后的教室与她共处。我想,是时候开始我们的记录蝉鸣工程了。这天,放学以后,我从书包里正儿八经地拿起记录蝉鸣的录音机,充满仪式感地在离她最近的一个位子上坐了下来,并对她说,你看,今天我们都留下来了,再不开始,暑假就过了,那蝉还叫吗?她侧过脸无可奈何地问我,你听到蝉声了吗?我这才晃过神来,我是开心过头了吗?竟没注意到,在我的周围,此刻只有翻书声,写字声,讨论声,就是听不到蝉声。我是怎么了,竟要她提醒我这么显然易见的事实,还是说,事实上,那翻书声,写字声,讨论声倒有几分像那蝉鸣,可她为什么没有听出来?听不到,对,我听不到蝉声,打开窗户也没能听到,将耳朵贴近窗户也没能听到。原本宁静的放学后的教室,如今再也不是那般景况了,他们的嘈杂完全掩盖住了蝉声,尽管它们凄厉地在窗外叫着,想用它们最大的声量让它们的声音能传入我跟她的耳朵里,却仍旧一声不闻,为此竟有一些因声嘶力竭,体力不支而从树上掉落,它们掉落的那一瞬,我为之一振,险些栽倒。

此时此刻,我竟希望,我一直惦记着的渴望着的爱慕着的追寻着的蝉鸣,可以暂时停住,开始气它们恨它们怨它们怪它们为什么要叫得如此声嘶力竭,缓缓,再缓缓。我啊,生怕有一天,就听不到蝉鸣了。我关掉窗户,把耳朵从窗边撤回来。

看来,今天又录不成了,不过,等考试一过,我总能找到机会吧!那时,蝉还在树上,密集地叫着,两只耳朵就都被塞满。尽管没有开始记录蝉鸣的工程,但今天也不是一无所获,在教室里,我屡次三番找她搭话,她都礼貌应和。平日里,我极少与她说话,今天在与她搭上三五句话后,我就自以为是滔滔不绝的畅谈了。

距离放学一小时后,大家陆陆续续离开了教室,我们算是最后离开的那几个了。她收拾文具书本,准备要走,就问我,你,还不走吗?我跟她说,我还想多待一会,要等她们走了之后我才走。她误以为我要在她们都离开之后,等这里不再嘈杂之后,开始我们的工程,就告诉我,都这个时候了,你听,外面的蝉都叫累了吧?它们都没力气再叫了吧?它们此刻的声音难以入耳。我就急忙解释,之所以继续留下来,是有其他的原因,我可不喜欢它们现在的声音。她听完并没有再追问下去,向我挥手道别后,就与同行的同学转身离开了。此时此刻,教室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坐在原来的位子上,仔细回味着今天与她滔滔不绝的畅谈,她翻书的声音,写字的声音。我仔细地回想着,一切就都有了声音,她与同伴窃窃私语时,她挥手道别时,她收拾文具书本时,她撩拨着额前的头发时,她眨眼呼吸时,甚至于她思考时,她坐着不动时,她合起嘴不说话时,她看我时,她望向窗外时,都在我的回想中活了起来,有了语言,有了声音,这声音,好听得像极了此时此刻,窗外的有一声没两声的蝉鸣,好听得像极了那令我魂牵梦萦,想要记下的声音啊。我啊,已很难分清楚它们。我突然醒悟过来,她并没有说胡话,放学以后的蝉鸣是可以听出语言的。

我听遍了她每一个动作,她的坐立,她的俯仰,她的伸缩......我已记不起那天放学以后我一直逗留到什么时候,只记得是最久的一次了,一直到听不到窗外的蝉鸣,直到听不到她写字的声音,翻书的声音,才悄声离开了教室。

这期间,每天放学以后都是重复的景况,教室里聚集着一大堆温习的人,其中有她,也有我,还有窗里窗外难以耳闻的蝉鸣,还有窗里窗外难以耳闻的翻书声,写字声,窃窃私语......这夏天的蝉淘气地时而在窗外时而在窗内鸣叫,它们在窗外叫时,我在窗内听,它们在窗内叫时,我在窗外听。当我关上一扇窗户时,那蝉声时而变得微弱,时而更加强烈。尽管记录蝉鸣的工程迟迟没有进行,但这段时间每天放学以后我都得以与她相处,朝夕与共,一边听着窗外的蝉声越来越像她说话的语气,一边听着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像窗外的蝉声。渐渐地,我已很难区分它们。

有天我突发奇想,既然它们如此地相像,既然我想要记录下蝉鸣却屡屡以失败告终,何不记录她的声音以充当蝉鸣。我将这个奇想说予她分享,她听完目瞪口呆,不明所以,虽即,她依旧接受我的奇想。但我指定仍要在放学以后才进行,放学以后她说话的声音格外的好听。

就在考试将要接近尾声的一天,放学以后,今天,我与她约好了的,要开始记录蝉鸣的工程,这项旷日持久的工程终于要在今天等到它的开端。教室里依旧是激烈的讨论声,不得不在地下一层的储物间里开始这项浩大工程。在这里,已经听不到其他声音了,大敞着窗户也没能听到。我从书包里拿出了早上出门时特地携带的用来记录蝉鸣的录音机,在说完最后一句对话之后,我按下了开始键,此时此刻,任何的言语都是多余的。她像寻常一样坐着不动,对我的举动她十分讶异又十分欣赏,毕竟,我啊,总是向她灌输一些想法,比如,声音的保质期比图像的保质期要长,这也是我苦苦想要记录下蝉鸣的原因。但后来我就分不清了,究竟是为了记录下蝉鸣而记录她的声音,还是为了记录她的声音而记录蝉鸣?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想记住点什么。一旦我开始确定我所做的事是想记住点什么,这便是一个极好的出发点,我便不再纠结想要记住的是什么。她就坐在这里,一句话也没说,一坐就是两个小时,录音机也录了两个小时,我在旁边站着,有那么几个瞬间,安静的时候,我注视着她,她注视着我,这并不是我当是时的察觉,而是在一个相似的放学的午后,百无聊赖,一个人在教室里听录音机的内容时不经意间听到的,这是意外的收获。大多数的时候,我并不去看她,只用耳朵听着,虽然她一动不动,极少发出声响。但听得入了神,还真听出夏日慵懒的午后,安静教室里的一声声蝉鸣。我关掉录音机,她从坐着的椅子上离开。记录蝉鸣的创举该告一段落了。这是我许久以来一个偌大的心愿,如今总归是心满意足了。与她走出学校时,已经是傍晚了,蝉就在周边轻吟,声音悠长得好像整个夏天,只一声便久久地在天地间游荡。不知为何,从教室里出来以后,我的视线就未从她的身上离开过,我从未如此渴望注视些什么。我就注视着她,一路走,一路走,走着走着,就挂在了树上。

几天后,考试结束了,漫长的暑假开始了,足足有两个月。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时常想起放学以后的蝉鸣,以及枕在蝉鸣上的夏天,我想,等开学吧,等开学了蝉还在树上,密集地叫着,两只耳朵就都被塞满。

枯燥的暑期生活也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溜走了。暑假结束了,新学期开始了。今天,放学以后,我照例是继续在教室逗留,其他人都陆陆续续离开了,等到他们几乎都走光了,周围格外的安静,不会打扰我的耳朵被蝉鸣塞满。可是,可是,与此同时,已经听不到蝉鸣了,我打开窗户听不到,关上窗户也听不到。这时,百无聊赖之际,我在一个临窗的位子上坐下,从书包里拿出来早上出门时特地携带的录音机,开始播放那两个小时时长的录音。突然从身后传来一个平日里不爱与我搭话的女生的话音,怎么都这个时候了,夏天都过去了,还能听到蝉声?说完,她打开窗户,将头探出去谛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