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7 篇作品累積創作 48959 
荒堂

穩定、抗爭與自由主義政治哲學

一 自由主義政治哲學的第一問題,從霍布斯到諾齊克,向來既不是“誰來正當地統治”,也不是“正當的統治者不能做什麼”,而是“憑什麼可能有正當的統治”。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才發明了自然狀態和契約論。但是真實的人類歷史中從來不曾存在一片權力真空中憑空按照契約產生政權的事情,在無政府狀態...

5
荒堂

为伊壁鸠鲁论死亡一辩

伊壁鸠鲁说,“死亡对我们来说什么都不是;因为一旦人体崩解了,就不再有任何感受;而一件无法被我们感受的事情对于我们什么都不是。”(Principle Doctrines 2)首先注意两件事:1)伊壁鸠鲁没有指明“我们”是谁,是对于人类说的吗,还是指代他的朋友和学生。

荒堂

关于“反肥胖”政策的20段哲学问答

1)问:为什么肥胖是一个问题?答:肥胖每年导致许多成人过早死亡,是一个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与吸烟、酗酒并列。有些人不大在乎寿命长度,但是因肥胖而早死也意味着饱受疾病折磨而死。几乎所有人都会同意,不论对于wellbeing采取何种定义方式,疾病和短命都不是好事。

荒堂

《裴逸民〈崇有論〉臆注》

裴頠之論,庶幾可稱遠闢早期分析哲學之先河於千六百年前之晉世也,誠可以與早晚維根斯坦、卡納普、奧斯汀、哈特、波普爾乃至普特南等人著述參互而玩。視古人之所限而言,構建恢宏,分析精當,批駁明白,堪比於同期印度之阿毘達磨。兼有思想史及現世關切,古今相照,能無慨嘆乎!

荒堂

《老子·第三十三章》的政治解讀

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註:一個國家,能摸清楚外國的底細,只能說算是有智術;能掂量清楚自己究竟幾斤幾兩,才算真的明白。一個政府能嚴密監控自己的挑戰者、異己者,只能說算是有心計;能夠摸清楚自己體制內部有多少蛀蟲的,才算真的清明。經: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

1
荒堂

社會隔離、家長主義與個人自由

我主張強制社會隔離政策作為一種非自由的家長主義政策而面臨道德挑戰,並主張一種調和的解決方案,在這種方案下,政府只應當窮盡或認真權衡並排除所有在實踐上可能的自由家長主義社會隔離政策的前提下採取強制社會隔離政策,並且即使在此種情況下對於深思熟慮而願意自己負責不會連累其他人的人也應當留一道後門。

荒堂

从“奴隶的道德”到“道德的奴隶”

尼采有一个著名的说法,认为道德系统分为“奴隶的道德”(die Sklavenmoral),与之对立的是“主人的道德”(die Herrenmoral)——后者关心什么样的品格和德性是好的,前者关心什么样的行为是恶的;后者是肯定、积极、主动、健康的,前者是否定、消极、被动、卑小的;...

荒堂

《善地》观后感:The Immortal Problem

凡是永生不死的东西,都不得不给自己不断找乐子,这似乎是一个广为接受的真理。人类没法真的理解无限。在无限长的时间中,哪怕是穷尽围棋每一步的每一种可能也跟喝一口可乐没有什么区别,反过来说,无限长的痛苦惩罚也是无法想象的。因此任何宗教,在设定死后的幸福或者惩罚时,要么是必须在义理上规定...

荒堂

几段评价

许章润老师大义凛然,令人敬佩。然而“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这一断言怕是草率了。一方面,“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个思路没问题,但是现实是广大老百姓既没有那么愤怒,也没有不再恐惧,相反,是已经习惯了翻来覆去的愤怒和恐惧。另一方面,哪朝哪代的江山曾真的是建立在“民心”之上的呢?

荒堂

野味的道德問題

如果我這輩子都沒吃過比如說鹿肉是什麼味道,哪怕不一定真的好吃,我也想嚐嚐。想嚐嚐鮮的偏好本身並不比害怕病死的偏好更不道德。至於傳說中的藥用滋補等等,那是錯誤認知的問題;動物福利,被獵殺的動物受的罪並不比農場動物大。總之,想吃野味這件事情就其本身來說並沒什麼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