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短篇小說:《月光下的琴音》第一小節

破舊的琴恢復原有的光澤,閃著如同黑曜石般的黑銀光。女子在鋼琴前坐了下來,開始彈奏,悠揚的琴聲迴繞在這空間中,穿過每一排椅子、掠過天花板上的水晶燈、撫弄著牆上著燭火,直達聖母像。

寫在前面:

這部小說,是在七八年前寫的,某天某日某月一個月黑風高的夏日,我躺在床上望著窗外的月光時,腦袋突然閃進一個畫面──一名年輕女子在夜晚,走進荒廢的教堂中彈著鋼琴,而那曲子就是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

於是隔天一早趕緊把這想法寫下來,於是小說的雛型就慢慢在寫的過程中出現,一邊寫一邊修改後,最終完成是大約在半個月後,共分十五章節,一萬七千多字。以樂譜上的小節線和曲子完畢時的終止線來作為故事的分段和結束。

全篇故事以貝多芬《月光奏鳴曲》(Moonlight Sonata Op.27 No.2),三個樂章貫穿故事的脈絡,並結合女子的心境和其周遭發生的事情,來鋪陳整體故事架構。

希望大家看這部小說時,能細細聆聽這首知名的《月光奏鳴曲》,感謝閱讀:)


圖片來源:pixabay 

雜草叢生、樹木参天、霧氣迷濛,月光灑在這寂靜蠻荒地帶,遠處還不時傳來狗吠聲。一道黑色人影拿著手電筒不疾不徐地穿梭在樹林中,身旁跟著一隻小貓。

踏著熟悉的路徑,人影來到了一棟荒廢的教堂前,並熟練地從口袋拿出一把精緻雕花的金鑰匙,不到一秒打開了教堂厚重的橡木門,快速回頭看了四周後,便進入教堂內,並把門鎖上。

月光從被藤蔓纏繞的木窗縫隙中透射到地面,人影脫下了掩人耳目的黑色大衣並掛在手上。

她把黑色長髮綁成馬尾後,便抱著貓穿過一整排破舊的長木椅來到了教堂盡頭處;對著殘缺不堪的聖母像喃喃祝禱後,便往左手邊一台老舊的平台鋼琴走去。

這台鋼琴的烤漆如殘花般露出裡頭的花蕊,斑駁不堪。女子把貓輕放在琴台上,放下大衣和手中已關掉的手電筒。

藉著月光,她打開了凹凸不平的琴蓋,教堂在打開琴蓋的那瞬間產生了變化。原本灰塵滿地、蜘蛛網羅列、藤蔓纏繞的黑暗空間;轉換成燈火通明、煥然一新的溫馨教堂。

酒紅色的地毯鋪在兩排長椅的中間走道;純白的木窗窗台上,放置了白色的滿天星盆栽;中間的聖母像完好如初地肅立著,並在燈火照耀下光彩動人。

破舊的琴恢復原有的光澤,閃著如同黑曜石般的黑銀光。女子在鋼琴前坐了下來,開始彈奏,悠揚的琴聲迴繞在這空間中,穿過每一排椅子、掠過天花板上的水晶燈、撫弄著牆上著燭火,直達聖母像。

小貓愜意地趴在琴臺上看著主人彈琴,琴聲柔和又哀婉,如同月光溫柔地渲染整個樹林。

當女子彈完最後一個音時,空氣中傳來低沉的男聲,

「嗯──不錯。妳的琴藝精進不少!」小貓依舊懶洋洋地趴在琴臺上,似乎對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習以為常。

女子一聽到此聲,便恭敬起來,

「老先生,前幾天下雨,所以都待在租屋處練琴。」

「很好,看來以妳學習的速度來看,願望很快就會實現了。」

「那,可以學下一個樂章了嗎?」

老人笑了幾聲回應著女子,然後才說:

「當然可以,不過呢……」男聲頓了頓,接著說:「先跳過第二樂章,直接教妳第三樂章,等到妳把第三樂章彈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再教妳第二樂章。」

「沒問題,只要老先生遵守諾言,我才不管彈它的順序呢!」女子匆匆地說。

「呵呵,先別急著替自己下定論,這樂章要彈的好可不容易,妳仔細聽了!」

女子聽了這句話,便起身離開座位,她才剛起身不到一秒,琴鍵就開始自動彈奏了起來。

激昂高亢的琴聲,似乎要把水晶燈給震落下來,連小貓也從琴台上驚嚇地跳下來喵喵叫;原本安穩燃燒的燭火,此時瘋狂地隨著曲調搖擺,整座教堂躁動不安,就連月光也如此感受著,而發出低沉的鳴聲。

當曲一彈畢,教堂又陷入一陣寂靜,女子看著琴鍵不發一語。

「如何,想放棄了嗎?」低沉的聲音又再度在半空中響起。

「不,我才不想要放棄。」女子回過神,並立即坐回位子上。

「很好。」聲音一說完,琴架上突然憑空出現十八頁的琴譜,女子鎮靜地看著琴譜,眉頭皺了起來,小貓又跳回琴臺上懶洋洋地打呵欠。

外頭的月亮越升越高,夜色也越來越深,一個小時過後,女子穿著黑色大衣走出教堂外,鎖上門後,鑰匙塞回了口袋。

她望著手中的一疊琴譜,又回頭看著已恢復成廢棄的教堂,嘆了一口氣,接著轉身離開,打開手電筒踏回原先走來的路,月光仍照耀著。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