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第二日 · 布伦希尔德,堂堂登场!

~欢迎大家追踪标签哦~

10.

林佳颖属于矩阵科技下设的特别行动组织——“布伦希尔德”。组织选取6~26岁的女性进行培养,从事暗杀、渗透、破坏、情报交易等工作,听起来跟中匡实业的“海外安全事业部”类似。

“但为什么都是女的呢?”顾泊桥忍不住问道。

“当然是因为,女孩子好说话啦。”林佳颖挤了挤自己唯一的眼睛,“你想啊,如果我是个肌肉男,你还愿意这么亲近地跟我说话吗?”

而林佳颖此行的目的,是调查矩阵科技失窃的某台人工智能设备。该设备是矩阵科技“人工智能数字管理项目”的重要成果,现在已经进入实际运营测试阶段。

不想近日设备忽然失踪,有线索表示,设备是为某位叛变的“布伦希尔德”盗窃,并准备卖给矩阵科技最大的对手,中匡实业集团。

听到这里,顾泊桥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了,同时也感慨,全国这些人辛辛苦苦搞得项目,原来只是人家大公司测试设备的实践。

“怪不得,船上都是中匡实业的势力。”顾泊桥点头道,“对了,之前说,我们每个人都买了中匡实业的保险,有这回事吗?”

“当然啦,”林佳颖笑了笑,“一开始的计划就是,等到项目测试结束,就把你们这些高层人都干掉,到头来还能敲中匡实业一笔钱,多合适呀。”

“那要这么说,跟中匡实业合作还是有好处的,毕竟他们不会杀我。”

“呵呵,你还不知道,我们这些‘布伦希尔德’是什么身份,”或许是体温偏高,林佳颖热得香汗淋漓,说话时,唇齿间残留着炽热的喘息,“我们都是矩阵科技最上边的老大,你那‘林北’亲自培养的,只要你肯帮我,我跟老头子说上两句好话,你不光能保住命,没准还有……”

“得得得,可拉倒吧,现在社会真浮躁!怎么一张嘴,各个都有通天的能耐?”顾泊桥不屑地打断道,“而且,刚才这些,也不过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你要拿什么来证明呢?”

这时,外面传来铁门打开的声音,顾泊桥知道是佣兵进来提人了,抬手刚要开门,却被林佳颖用带着手铐的双臂套住脖颈。

“这就是证明。”

说罢,林佳颖踮脚轻轻一跳,双腿蛇一样缠在顾泊桥腰间。顾泊桥身体失去平衡,嘭地一身靠在墙上。

佣兵们闻声,上前砸开了厕所的门,见林佳颖正跟顾泊桥忘情地拥吻在一起。

林佳颖回头看了顾泊桥一眼,当着佣兵的面,大声说道:“我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你了,你可不要忘了,自己答应过我的事情!”

我答应了个屁!看着众佣兵把狐疑的眼神转移到自己脸上,顾泊桥感到异常绝望,如果可以,他真想把林佳颖塞进马桶里冲走。

他推开林佳颖的脸,叫道:“我真的跟这女人没关系,你们不要误会了!”

林佳颖看着顾泊桥的脸,嘴角忽然浮起一丝嘲弄的笑容:“跟你没关系?是,我的确跟你没关系了,过去的那个女人……已经不再了,只剩下我这个还在苟延残喘的丑陋怪物,你是这么想的吧?”

说着,林佳颖的声音哽咽起来,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说哭就哭的情绪调整,把顾泊桥彻底服了,他现在也想哭,只是欲哭无泪罢了。

早晨扛导弹打飞机的女副官也在其中,她摇了摇头,吩咐道:“把那女的带走。”

11.

林佳颖被带到了贝拉在船上的办公室。

贝拉穿着精致商务套装,双手支在桌子上,笑着说道:“之前在老爹那里,从来都没机会跟你说过话。”

林佳颖刚要开口,被佣兵用枪托在肚子上狠狠打了一下,吃痛倒在身后的折椅上。

“你是……B字打头的级别……”林佳颖强忍着痛,强做笑容道,“哪有机会见我们这种小人物。”

“你就不用谦虚了,”贝拉起身,朝林佳颖走过去,“谁都知道,你是能预知3秒未来,大名鼎鼎的刃口不死鸟。”

“诶呀,只不过是包装而已啦,”林佳颖苦笑道,“要是我真能预知3秒的未来,还能让你们把我打下来?”

“哼,也是。”贝拉抱着胳膊,俯视眼下的林佳颖,“老爹肯定让我给你捎话来了,对吧?”

“当然了。”林佳颖点点头,“不过老爹说的话有点深奥,我不太明白,没准你能理解吧?”

“少废话,快告诉我。”

“老爹说,你搞得这些事情呢……”

林佳颖说着弯下腰,好像是在挠退,忽然整个人猛地窜了出去,用头把贝拉撞翻在地,整个人顺势骑在贝拉身上,指尖锋利的刀片,贴着白皙脖颈上的动脉位置。

“老爹说,你搞得这些事情都是些草台,你这个人呢,也是个没救的草包。”

“这么说的话,我就没必要跟你回去了,对吧?”

贝拉抬手往林佳颖肋间轻轻一戳,一道蓝色弧光闪过,林佳颖浑身动弹不得,似乎嗅到了有皮肉烧焦的味道。贝拉趁机一脚把林佳颖踢飞,起身从袖子里摸出电棍,二话不说,把锋利的纯银电极,刺进林佳颖的手上。

看着鲜血从手背上伸出,林佳颖不可抑制地害怕起来,求饶道:“别别别,刚才那话,是老爹说的,不是我——啊啊啊啊啊!”

电击后,贝拉拔出电棍,高压电流在林佳颖手上留下了两个黑漆漆洞。贝拉抽出套装胸前别的手帕,轻轻擦拭后,电极又闪耀着冷峻的寒光。

“还是银的好,不容易烧糊呢。”贝拉说着,用电棍挑起林佳颖的脸,问道,“对了,你知道在SM里,M最爽的点是哪里吗?”

林雅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含着眼泪摇头。

“让M爽到不行的,就是,她不知道S手里的鞭子,会在什么时候抽在自己的身体上,”贝拉脸上浮现出扭曲的笑容,把电极塞进林佳颖嘴里,手指轻轻搭在开关上,“而在等待时,那种惴惴不安,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的紧张感,会让他们爽到天上……”

“呜……呜呃……”

林佳颖吓坏了,拼命摇头挣扎着,佣兵们立马上前给她按住。

但贝拉没有按下开关,把沾着口水的电极从林佳颖嘴里拿了出来,并对佣兵们说:“不用了,我一个人对付得了她。”

佣兵们放开林佳颖,她整个人瘫倒在地上。贝拉把她扶起来,让她在椅子上坐好,开口道:“我想你现在应该知道,自己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吧?要是想少吃苦头,就告诉我实话,老爹派你来是干嘛的?”

林佳颖喘息着,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对于每个布伦希尔德来说,活下去永远是第一位的,她现在已经认怂了。

“老爹是让我们确定……”

不等林佳颖说完,贝拉一电棍戳过去,锋利的电极刺进了林佳颖的胸部。

“而让一个S爽到天上的事情就是!”贝拉兴奋地叫着,“随心所欲、不计后果地玩弄自己眼前,这堆名为M的肉块!”

开关按下,林佳颖撕心裂肺的惨叫,以及脂肪被烧焦的恶臭,充满了整个房间。

12.

林佳颖被带走后,顾泊桥傻坐在凳子上,整个人丢了魂儿一样。

他觉得,如果林佳颖说的属实,那现在的情况,要比平台拿人命冲利好,卸磨杀驴更可怕。

后者的话,自己还有周旋的余地;可一旦像林佳颖说的,现在是两家资本巨头在神仙打架,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除了坐等以外,没有任何办法。

这就像古人讲的,如果家里进了强盗,人最起码还能抄起家伙,跟对方拼个你死我活;可如果来了怪物,把你家房子连根拔起驮在背上走,人就只剩下坐以待毙的份儿了。

顾泊桥越想越难受,坐了许久,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太饿了——要知道,人在饿肚子的时候都比较悲观。

于是他给自己又做了点儿吃的,还喝了半杯酒。酒足饭饱后,顾泊桥觉得有点儿累了,爬到吊床躺下,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不料想着想着,顾泊桥觉得眼皮打架,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顾泊桥被铁门打开的声音吵醒,他揉了揉眼睛,意识到是佣兵来了,翻身从吊床上下来。

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浑身是血的林佳颖,她胸前的衣服被撕破,一道长长的伤口里,泛出黄色的黏液。

顾泊桥闻到味道,差点吐了出来。

佣兵把林佳颖随便丢在地上,指着顾泊桥说道:“你,跟我们过来。”

“诶?我、我吗?”顾泊桥指着自己。

“除了你还有谁!”佣兵不耐烦地说,“妈的快跟我们走!”

顾泊桥看了看地上的生死不明的林佳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这一回,他真的哭了出来。

“兵——爷!”情急之下,顾泊桥喊出了这个颇具时代感,不伦不类的称呼,跪在地上哭着说,“我跟这女人真没关系啊!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呜呜……”

看着大男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佣兵们先是愣了片刻,用枪托打了顾泊桥一顿后,给他拖了出去。

社区活动丨Matters连载作品展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