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小彣

喜歡貓咪漫步般的生活,活在生存下的大野貓

卸下光環的平凡

一天得來的靈感,寫下對自己的勉勵。/2020

每個人的成長都是獨特的,當然,我也不是最特別的。

曾經,有個後輩問我:師姐,離開音樂圈感覺怎麼樣?
我:『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是的,我離開音樂圈舞台的職涯五年了,之前寫了好幾天有關於過去表演的文章,但那都是過往經歷了,雖然過去了,還是想紀錄那些美好的努力。

為什麼離開?

在表演藝術的環境來說,能有月薪並且做著自己喜歡的表演,真不容易,還有甚麼不滿足的?沒有,我還是很愛前東家,那是我學音樂的路上,唯一有感到被重視溫暖的地方。

一天,在從鹿港要回台南之前,看見爸媽開始駝背走路,經常也需要我們的陪伴去醫院看診,那時,跟先生也有了結婚的打算,想多了,趁年輕,還能學其他的技藝,想著想著,成就了現在,重新學不同領域的技藝,分擔家裡的事業。

簡單來說,我自己被親情綁架了。

喜歡現在的生活嗎?

說不上喜歡,也說不上討厭,只是烙上了的恐慌,生活雖然在經濟上有所提升,但在心靈上,健康上,有了大起伏的變化,很多次在夢裡看著自己的過往哭醒。

回到家裡,跟家人吵過無數次的架,在家裡,有著我自己的樂器,而卻經常看著不彈,在家裡,只想荒廢,在家裡,很窒息,像隻在水裡不能呼吸的魚。

現在的生活,白天埋頭苦幹一堆事務處理,幹點重活,混混日子?對於我而言,一個沒有得到心靈安慰的工作,日子都渾渾噩噩的;以前晚上八九點就可以躺在床上一覺到天亮,現在晚上,卻得看些電視,看看手機,玩玩小遊戲,還是睡不著,太空虛...虛得24小時不夠填滿我的心,一堆藥物倒是開始支配了我的身體,及外在感覺。

追求自己的路,是罪惡?

記得,以前在台南經常接著家人打來的電話,每個人跟我哭訴或訴苦,往往電話拿起沒到一小時兩小時根本沒機會掛斷,在家人之間協調著住在一起的磨擦,緩和著每個人的情緒,用第三者換位思考轉念,在他們的耳裡特別刺耳;家人們經常說著,要我回家鄉表演工作,我想著,why?我就在舞台上,回家鄉是要我站在升旗台上嗎?

更狠的就說:就你最自私,走了你想走的路,遠遠得躲在外地,卻不顧家裡的感受;瞬間,我哭了,這是何其大的誤解。

事實上,我其實不知道一般的國小到高中的同齡人,是怎麼長大的?又或者,在父母身邊長大的孩子,應該是甚麼樣的?

我的生活,除了音樂就是樂音,音樂以外就傳統戲曲、各類表演藝術,就這樣堅定著走在各種考驗,比起跟家人相處,多半都是跟自己獨處,大多時候不太需要別人的幫助,更多時候,也沒有跟家裡要求過甚麼。

期待的一面

表演藝術人,要不就是站在舞台上或教學甚至創作發展,要不就是直接轉行了。

雖說站在舞台上這麼久,家人來看我演出的次數,包含參加畢業典禮,一隻手掌數得出來,成就了我與家人的隔閡,因為不了解我的圈子,他們只知道我有演出,排練很忙;通話中,我也只分享甚麼演出,演出中發生的事,簡單問候心情。

若說我的生態圈,他們可以說只是在我的圈圈外看著

長輩的親戚朋友們,總問著:做甚麼工作?表演能當飯吃嗎?收入有多少?這樣的收入能過日子嗎?爸媽總將話題推開閉口不提。

我知道,他們是不想我受到關注的壓力;但其實,更多時候,我更希望他們能說:我支持她,表演藝術也是一份驕傲的工作,賺多賺少不重要,夠用就好,開心就好。

在台灣,大多數的家庭,對於表演藝術還是抱持著看似飄渺的職業。

不在音樂圈的這些年

剛開始,還有過去的恩師及前後輩們會找我去外地演出,礙於家裡的工作,大多都婉拒了,只留有前東家的邀請,慢慢的~大家也就習慣了我轉換跑道的事實,也漸漸流失了所有的機會。

回來的第二年,跟家族事業有很大的工作理念差異,導致我與先生商量著想再回前東家工作,提出辭呈時,爸爸落淚了,因為我回家的心理健康狀況,讓他很擔心。於是,又心軟留下了,但其實我更想哭。

家裡的人知道我的心生病了,但卻又覺得我的過去沒有甚麼,總說著:你要走出來,哪個人沒有過去?那個人沒辛苦過?

但...那是我18年生活的支撐阿!崩潰著大哭...當時的我像是倒了一間公司,事業泡沫化的人。

為何表演藝術的人,最終都會容易跟圈內的人走在一塊呢?因為,一般人真的不容易理解我們的作息,我們的過程,我們全心全意的心,這一點不能理解的人,我也能理解。

我最大的心結是家人,但,說出來又傷害了他們,所以又選擇了沉默。

慢慢的,為了轉換心情,去上了流行音樂鋼琴,上課的過程中,可以調整腦袋裡面的思緒,跟老師也會有樂曲上的不同見解,分享交流想法,大多都是辯論,哈哈哈,老師應該很頭痛,但~我依然看看譜,很少練琴。

上課經常很充實,很快樂,甚至很有成就感,因為可以發揮自己的想法,學習更多以前沒有嘗試的曲風,兩個星期ㄧ次,兩個小時多,也算是我心靈的復健了。

未來

看著有些假如的題目,我總茫然的看著它,重新選擇這件事,很難。很多時候因為那樣的選擇才有了現在的自己,對我而言,往前走好像是比較大的課題。

學習藝術的成長過程,陪伴真的很重要,它會是堅定的成就。

總這樣期許著,如果能夠再回到音樂圈,無論是用甚麼樣的方式回歸,至少,經過這五年,轉變或許是一個充電的停留,但也能讓自己的心裡明白某些事,現實中,職業興趣是心靈的寄託暫最大的分比,而我們想要的是甚麼生活。

也開始慢慢嘗試成為懂得欣賞的人,想當一個支持別人的欣賞者。

這篇看似抱怨,但抱怨好像也不能解決問題,只是,想說說自己內心深處的黑暗,等待光明來到的時間,等待心靈癒合的機會。

擁抱小小的自己~

擁抱小小的自己(四)掌聲響起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