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暴龍養成記(下)

發布於
我一直在用我的人生,想要證明,跨海重洋到日本這個選擇是正確的。當周圍的敵意兵臨城下,當來犯的人不正常…我不籠城,我選擇,開・城・迎・戰….…,就算戰到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我都選擇相信自己,相信人性……。

(我職場的種種,是各種職場各個社會的縮影,是所有職場都會發生的事情,對事不對職,對職場不對人,在這個不容易的時代,對於所有的醫護與事務人員,我們都必須向他們致上十二萬分的敬意。)



前文請看「暴龍養成記(上)


自從我發飆了從小白兔變成暴龍以後,一向自以為日本人優越感的B,突然對我畢恭畢敬,打躬作揖 ,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就在我又變回小白兔,大家又虛偽的一團和氣的時候。


某天一早來上班、打卡機旁就放著一張老醫護給我的紙條。


「杉山!加班時數屬於「個人機密」、請勿把加班時數填寫表格放在這裡!以後每個人將會在妳算薪水時「口頭」告訴妳時數。」

(這背後有個天大的「大家都知道的秘密」,那就是A和B兩人亂報加班數。院內有人抗議,我去找她們「溝通」過。)


老醫護大我40歲,年紀大了退下來當打工的。她是開院當代元老,大家敬她三分,當然我也把她當做人生的大前輩。


但這張紙條的內容,很顯然不合理,而且踩到我的地雷。我只能懷疑她老到老年癡呆症發作了。


我的雷,平地一聲轟然響起!!


我拿著那張紙條,在她眼前晃著,

「請問妳,對我有什麼不滿嗎?」

照片取自網路,模擬情況「請問妳,對我有什麼不滿嗎?」


她顯然被我嚇到,沒想到青黃不接的小妮子敢這樣跟她說話。


我必須先布好陣勢,站穩陣腳。因為我眼前這位對手是,東京大學出身的。


我必須先把自己弄得大大鼓鼓的才能嚇退敵人。


我說,「我做2樓會計那麼多年,去年政府來查帳,對我的帳務是找・不・到・任・何・毛・病。妳現在對我,有什麼不滿嗎?」


老醫護很會打哈哈,說是我誤會她的意思了。


「我當妳是人生的前輩很尊重,但是妳現在維護那些人亂報加班數是不對的。她們幾點進來幾點出去,大家都有眼睛都看得見的,有些好事的人總是在看別人的卡,我也知道那樣不好,但不誠實計算的人才是更有問題吧!」我說。


我這次沒有變暴龍,吵架說理這種事,習慣成自然,我這次是想要好好的說。


她果然老謀深算,她原本以為她出面來壓我,我就會說,好好好。沒想到事與願違。


「唉呀!她們有亂算嗎?我根本不知道啊!哈哈哈、我是要跟妳說,有些人一天到晚在看別人的卡,這卡是個人情報不能給別人看啊!為了醫院的和氣,統計表格收起來比較好啦。」東大出身的老醫護ㄧ直在打哈哈。


還在那裏笑?我一點都不覺得哪裏好笑。


「我一點都不覺得,出勤時間有什麼機密!」我說。

我斬釘截鐵毫不保留,要說就來說清楚!


「亂算的人,才有機密吧。我的卡,妳想看得話,免費讓妳看個夠、我都沒有秘密!」


果然東大的,話又多又長,一直在講她是什麼開院元老,當時舉步維艱,現在到這個規模了,大家要互相體諒……。


體諒?!因為以前困難,所以現在要體諒妳互相包庇嗎?


「而且統計表格放在那邊讓大家填寫,那是老院長時代就開始的,不是我的主意。妳有疑問的話,去找院長或醫生娘。妳・壓・我・沒・有・用!」我說。


做了壞事的人怎麼敢去找上面的人,又不是要找死?


老醫護一副,以後我會看著她們,不會讓她們這樣了。


好!既然這樣的話,我們折衷!我書面收起來,但每個人時間一到就要給我寫在卡上。我會找老醫生娘來抽看。


後來、老醫護也變得客客氣氣的。



日子又假像和平的一天天過去,數年前的某一天,老清掃田中死了。


田中的死是一件棘手的事情,我和勞務士老先生花了好大功夫才擺平。


田中死後,院長的家裡少了整理的人顯得髒亂,打工的老護士自己主動說要幫忙整理,剛開始她客客氣氣的要我幫忙倒垃圾和切水果等雜事。


人是互相的,這有什麼問題呢!我一口答應。沒想到這老人軟土深掘,接二連三的,還有清廚房、掃地板、拖地、買菜、煮飯、照顧狗、清狗屎、照顧院長小孩…不可置信的工作內容不斷的往我這裡推。


她一邊擦著廚房一邊倚老賣老的說,

「杉山啊!老清掃田中在世時,就希望你幫她照顧院長(家裡),這是她的遺願啊⋯所以啊,你每天要幫田中掃地、拖地.、整理環境…。」


「這是田中的遺願啊…」每次都是這一句!


我從來沒有聽過的,什麼田中的遺願,像不可違背的聖旨一樣,堆積如山的工作,不斷往我這推來。


我已經答應幫忙倒垃圾和切水果了,現在是要我財務兼事務,還要兼打掃兼打雜嗎?


年輕人比較好使喚,外國人比較好用嗎?


我聽她的話聽得腦神經斷裂,我一把打斷她的話,

「妳可以停一下嗎?」


她停下手邊的工作,詫異地抬起頭。


「我從來沒有聽過什麼田中的遺願,而且,我・最・討・厭・有・人・用・死・人・的・名・義・來・威・脅・我!」


我看著她的臉,一字一句仔仔細細,把田中的遺志吐還給她。


就這樣,我心中的暴龍越來越成長與茁壯,曾幾何時,在職場大家的訓練之下,已經變成迅猛龍。


但這就是我嗎?這就是我要的我嗎?當年那個純真笑容的女孩到哪裏去了呢?


我不缺錢,我爭得是一口氣,一口尊嚴氣。當環境險惡,當周遭的人不懷好意,自己不站起來,就什麼都輸了。


我不需要為別人莫須有的罪名而逃避,

我不需要為別人敵意的眼光而放棄,

我不需要為他人的惡言惡語禁錮自己的靈魂。

我要的,只是想問心無愧的,不受侵犯也不侵犯別人,做好我自己的工作而已。就這麼簡單。

唯唯諾諾是我,堅毅堅決是我;

沒有立場是我,態度強硬也是我;

小白兔是我,迅猛龍也是我;

開懷大笑是我,戴假面具也是我;

因為一些不可預想的事情,我內心深處的力量,像洪水像颶風奔流狂瀉,但這全部全部都是,真正的我。


十年了,也許當年小白兔的我,看到現在迅猛龍的我,會嚇一大跳!但這並不表示,小白兔不見了,她只是暫時躲起來了,我始終都希望心中的白兔跟陽光,那個原始的我,永遠都在。


我一直在用我的人生,想要證明,跨海重洋到日本這個選擇是正確的,我走的每一步都是正確的,但現在,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我只希望有人幫助我,讓小白兔永遠都在。


後記:

我寫這篇的時候很blue,越寫越憂鬱。只覺得這文中人怎麼那麼淒慘啊!但很可惜,確確實實都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我還記得,小小小白兔小時候的願望是,當公務人員、老師、和考古學家…。


我寫到這裡、突然哭了⋯⋯。


我的「隱藏版」朋友跟我說,

「妳不是想當堅強的男人嗎?男人哭啥!」

(「隱藏版」就是我沒見過的,因緣際會一直在跟我聊天的人)

對!我不能哭,就算是假的男人!

但老實說,他那句「男人哭啥!」從line的另一頭跳出來時,我那天哭得排山倒海…。

哭過以後就好了,寫過以後就要放下,痛過以後就要站起來!我,只會越來越堅強,因為,我・就・是・暴・龍!


2021.2發表於探路客

2021.10發表於痞客邦

2021.12改寫再發於馬特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暴龍養成記(上)

妳在他鄉

如果當時再堅持一下?堅持與放棄、人生的各種抉擇成就了現在的自己

8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