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07 默契

發布於
『我偶爾喜歡不穿衣服睡,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回應跟之前一星期多所收到的,明顯在「語氣」中改善多了!阿赤咧嘴笑了起來。似是而非的冷戰,終於可以結束了吧。『謝謝妳裸睡的習慣!』連他也不察覺,自己似乎樂透了。只一個短訊,阿赤的心情就瞬間好轉過來。真神奇!『謝謝?阿赤你很色呀!』看來小藍是真的不再生氣了。『對呀!妳又不是不知道。』阿赤開心得自己也給嚇一跳了。

『我偶爾喜歡不穿衣服睡,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回應跟之前一星期多所收到的,明顯在「語氣」中改善多了!

阿赤咧嘴笑了起來。似是而非的冷戰,終於可以結束了吧。

『謝謝妳裸睡的習慣!』連他也不察覺,自己似乎樂透了。

只一個短訊,阿赤的心情就瞬間好轉過來。真神奇!

『謝謝?阿赤你很色呀!』看來小藍是真的不再生氣了。

『對呀!妳又不是不知道。』阿赤開心得自己也給嚇一跳了。

那種喜悅大概是為客人投資獲利得到豐厚佣金和得到客人由衷道謝的一百倍吧。阿赤躺到沙發床上,握著手機等待小藍的回應,面上沒太多表情,只有一逕笨笨的笑。

之前還在苦苦思索為何那麼在意小藍,這時候一切煩人的疑問卻已被拋諸腦後。快樂其實可以很簡單,也大概不必尋根究底吧。

他一直的等,小藍的短訊卻沒有給送來,可這次跟之前一星期多也不一樣了,在等待的時候,阿赤一直咧嘴的笑,想起數月前跟小藍重聚後的一點一滴,也想起十多年前跟小藍走在一起時的一切甜蜜往事,想著想著,他臉帶笑意的睡過去了。

夢裡面,他看見綠凝,也見到小藍。

她們同樣搖著一頭短髮,同樣的穿著幼帶子的夏天裝束。綠凝身上的是一襲背心裙子,雪紡紗隨風飄盪,柔弱的外型卻帶著倔強的神情。小藍的小背心像睡衣,配襯一雙及膝的麻布短裙,瀟瀟灑灑的很陽光,臉上掛著率真的表情,兩眼透現純真的神態。

阿赤是頭一次同時看見她們二人。

無論夢外夢內,他也不曾把二人互相比較。此際卻忽然之間發現,原來她們的外表很相似!

她們都有一雙會說話似的大眼睛。可眼睛說的話卻絕對不相同。綠凝眼內往往透露溫柔軟語,小藍眸子中卻一直也在說著佻皮話兒。

眼前的二人,有說有笑的,開懷的笑容,兩對眼也似閃閃發亮。

呆呆的看著她們聚在一起,玩鬧著,聊著天,阿赤有種很奇怪的感覺。

怎麼她們會像由少一起長大的玩伴一樣?何時開始她們熟稔到這個地步?她們應該是因為他才會知道對方吧。

綠凝知道小藍,因為小藍是他的初戀情人。小藍知道綠凝,是因為綠凝是阿赤最想娶回家的女人。然而,她們應該不曾見面吧。

不對,在他的誕生日前,她們已通過電話了。之後,她們似乎還有在聯絡呢。

為甚麼?本來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女生,為何會突然熟稔起來?

阿赤已忘了自己身在夢中,也忘了面前看見的並不是現實中的畫面。他仍是定定的站在原地,看著他生命中除母親之外最重要的兩個女生。

她們像看不見他,也沒有隻眼看過他,但阿赤就是知道,她們一直在談的話題離不開自己。

慢慢地,呆滯笨拙的表情從阿赤面上褪去,換上了陽光一般的燦爛笑意,那是由心底湧現出來的笑容吧。夢中的阿赤不知道自己那份喜悅來自甚麼樣的原因,也不知道自己為何一逕的笑,完全沒有收起笑容的打算。

後來小藍不見了,只餘下綠凝。

綠凝終於看見阿赤了,她輕盈的跳到他面前,抱著他的頭,送上她的吻。

他跟她緊緊擁抱彼此,由淺淺一吻開始,慢慢變成深深的吻。

那個吻維持了很久很久,久得阿赤的唇和舌也感到麻木起來了,但他卻不願意讓這一吻完結,他只想一直一直的跟她吻下去。

當二人好不容易心不甘願似的分開來之後,綠凝變成了小藍。

阿赤一直吻著的,原來竟然是小藍!

他嚇了一跳,愕然的跟面前笑意盈盈的小藍面面相對。她深深地望進他兩眼內,會說話的眸子把笑意和心事也傳遞到他的心內去了。

然後,阿赤發現,雖然一直以為吻的是綠凝,但當知道那其實是小藍之後,他不單沒有感到尷尬,反而渴望再次吻上她的唇,再次擁抱她…

阿赤睜開了眼。沒焦點的仰頭望向皓白的天花板,陽光透進屋內來了,已經是他需要起床的時間了。

他揉了揉眼,緩緩的坐直起來。

那是一個夢。他意識到這個事實後,開始在想,那到底算是一個美夢?還是一個噩夢?

別人都說日有所思,夜便會有所夢,那麼是因為近來總在想著小藍,所以會做出那樣子的夢了?

要命!他這幾天總在想小藍,只是因為她對自己不瞅不睬而已,才不是對她有其他別的感覺呀!

但是,就連他自己也感到,他一直以來說服自己沒有再次愛上小藍的理據,是愈來愈無力,愈來愈薄弱了。

他吁了口氣,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這才看見橫伸的手上握著手機。

是的,昨晚睡前就是一直在等小藍的短訊嘛。

他把手機放到面前,看見了兩個未看的短訊。

『笨蛋!要睡了,明天見吧!』

那是小藍最後的一個短訊了。

另一個來自綠凝:

『赤,今晚有空嗎?想跟你和小藍吃頓飯。』

看見小藍的短訊,阿赤笑了。

再看綠凝的短訊,他笑得更開懷了。

原來曾經走在一起的戀人,分開後能夠如此這般輕鬆自在的再次聚在一起,感覺會是暖洋洋的。他跟小藍由重聚那天直到現在的這段日子,大概便一直在這份溫暖感覺中渡過吧。而今天,綠凝跟他的關係,也終於給完完全全轉化了。

他走到窗前,望向外面澄藍的天空。

老掉牙的一句說話,阿赤卻很不自覺的說了出來:「今天的天氣,真好!」

「自言自語的,阿赤你的老人痴呆已經沒救了。」小藍不知何時來到身後,吃吃地笑。

「對呀!已沒救了。」阿赤轉身,笑看小藍。

她已換上上班的衣服,一字領的露肩上衣,長長的袖子把她的手都收在裡頭,配襯修身剪裁的西褲。明明就是上班的裝束,卻把小藍襯托得可愛極了。

怎麼仍是長不大似的,就似是小女孩偷偷的穿上母親的衣裳一樣。

「幹嗎定定的看著我?」小藍側頭問。

「感覺上很久沒見到妳似的。」阿赤擦了擦鼻子,笑說。

事實上,他似乎是重聚後第一次清醒而認真的細看小藍。是那個夢的影響?還是因為真的太久沒有看見她,所以要細意打量?阿赤也不明所以。

「你像是要用兩眼脫光我的衣服呢!」小藍笑嘻嘻的胡說八道。

阿赤翻了翻白眼,別過頭去。

久違的清晨,他跟小藍吃了一頓久違的早餐,然後久違了的一起上班。阿赤由衷地覺得今天的天氣似乎特別好。又或許就算天空下起雨來,天色陰陰沉沉的,他也會覺得今天的天氣很好吧。

整天的工作,在好得不能再好的心情下完成,

本地證券市場收市後半小時,小藍的電話準時來到。

「阿赤。」如常地喚了他一聲,然後卻沒有一如平常的喋喋不休說個不停。

「怎麼了?」阿赤奇怪的問。

「阿赤阿赤。」小藍又喚了兩聲,但仍是沒有接下去的說話。

「真懷念,妳這小鬼很久沒有這樣喚我了。」阿赤笑了笑。

「阿赤……」喚名字大概用不著連喚幾次吧。

「妳沒事吧?」阿赤再問。

那邊沒有回應。

「小藍,還在嗎?」阿赤緊張起來。

「沒有。」小藍的聲音終於再次給送來,「我也很懷念呢。」

「甚麼?」阿赤摸不著頭腦。

小藍沒在解說甚麼,只是跟阿赤約好時間地點,然後便掛斷線了。

阿赤把話機放回原處,仍然沒想到小藍所說的是甚麼。

「你的租客沒交租?」同事坐到阿赤身旁來。

「嗯?」阿赤對這位同事的好奇心,早已習以為常了。

「你的樣子很緊張,是緊張對方沒錢交租吧?」同事理所當然似的問。

「我情願她別硬是要交租給我。」阿赤胡亂地說。

「那麼,我明白了。」同事說。

「你明白甚麼?」阿赤奇問。

「原來你是以住宿還債,你欠對方很多錢嗎?要不要我幫忙?」同事理直氣壯,似是掌握了真相一樣。

「我欠她?」阿赤哈哈大笑起來。

「你的樣子就是在說你欠她呀!所以才寧願不收租。」同事見今次沒有討個沒趣,愈說愈多。

「如果我有甚麼欠她的話,那一定不會是錢。」阿赤笑,心情似乎真的太好了,連帶跟同事寒暄,也沒有平常的抗拒感呢。

證券市場收市後個半鐘才是小藍的下班時間,阿赤跟同事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談了一小時,才帶著輕鬆的心情赴約去了。

到達約定的地點,阿赤正想搖一通電話給小藍時,手機先一步響起來了。

「赤,我來不了。」是綠凝,聲音帶著重重的失望味兒。

「不打緊。」阿赤想了想後說:「要趕回家?」

「猜對了。」綠凝的回應中透出了苦澀。

她的丈夫是管得她太緊吧。阿赤很清楚,綠凝根本不是一個願意受到約束的女生。那為何她要嫁給那人?雖然彼此間已有默契地把他們的關係維持在單純朋友的層面上,可阿赤仍然很想知道綠凝跟他分手後這一年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為何像是急急的結婚了?又為何結婚的對象是一個似乎不太適合她的男人?

然而,阿赤沒有問。當然,綠凝也不會自己說出來了。

「別擔心,他只是有點神經質而已。」綠凝補充似地說:「他是個很沒安全感的孩子。」

「妳呢?」阿赤問:「妳感到幸福嗎?」

「或許。」綠凝似是而非的答,然後再說了一遍曾經以短訊說過的話:「對不起,謝謝你。」

掛掉線後,阿赤有點悵然若失。

他知道綠凝有很多事不願跟他說。又或許不是她不願意,而是不敢,或是不想……

「阿赤阿赤,我們起程!」小藍揹著兩手,踏著輕快的腳步來到阿赤面前。

「綠凝她來不了。」阿赤揚了揚手上的手機。

「噢!」小藍面上閃過了失望的神色,卻又一瞬間回復了輕鬆的笑意,說:「那也沒辦法,她丈夫很纏人的。」

阿赤想起了昨晚的那個夢,歪頭望著小藍,問:「妳跟綠凝為何變得那麼熟稔了?」

「嗯?會嗎?」小藍笑著反問。

「妳跟她不是應該不曾見面?」阿赤愈想愈奇怪。

「怎麼會?我跟她當然見過面呀!大概比跟你初次見面還要早呢。」小藍似是而非的說:「噢!忘了。阿赤阿赤,我們回家吧。」

阿赤望向小藍。本來因為她的答案而給弄得摸不著頭腦,然後給她的提議弄得啼笑皆非。

回家便回家吧,甚麼忘了呢?

「妳們何時見過了?」坐上回家的巴士時,阿赤又問。

(#07 100%)未完待續

(每星期一、四更新。不定期加更)

如果喜歡了,別忘了大聲告訴全世界!所以,拜託拜託,別忘了 [訂閱、按讚、分享、留言] 呢!

川字房: 傳送門01 傳送門02 傳送門03

前文列表: #01 #02 #03 #04 #05 #06

20220224 川私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06 回家吧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05 鑰匙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04 <許願>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