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林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蘇軾 - 定風波

夜更作者

發布於
小小說,有點長,鬼故事,慎入

小倩正在埋首創作她的文章,幾個月前她加入了一個寫作平台,發表她的文章,分享她的感受,雖然自覺文章寫得不太好,但得到平台內多位著名作家的熱心鼓勵和支持,她獲得前所未有的滿足感。

到了農曆七月,也就是俗稱”鬼月”的日子,寫作平台舉辦《鬼月徵文比賽》,小倩也蠢蠢欲動,嘗試參與。

由於疫情關係,小倩已於半年前失去工作,現在都是宅在家中,無聊時就是上網看劇看新聞追蹤娛樂,也在社交平台寫文發洩情緒,偶然看到一個關於寫作的平台,就加入,提起久封的文筆,幻想成為一位作家。

為了達成夢想,她每天都在寫,也每天跟平台內的作者交流互動,前些時間的東京奧運,她就天天追蹤奧運的比賽,網上搜尋相關項目的資料,也在奧運的討論區跟多位大大交流,將所知所想都寫成文章,於寫作平台發表後,獲得”奧運作家”的稱號,得到高度評價、收藏、甚至轉載。雖然日更寫作辛苦,但小倩已經沉浸其中,覺得她找到了她的人生方向。

這天,小倩看到一個剛開帖的網頁,雖然只有題目綱領,但作者已經將未來一個月每晚定時發佈的文章題目都羅列出來。例如,第一篇是《新人來了》,第二篇是《與人交往》,……,第三十篇最終章是《明年我會再來》,雖然題目普通,但吸引小倩的是,作者自稱將在鬼月的每個凌晨都發表一篇有關鬼的文章。於是,小倩就標籤了這個網頁,看看這位夜更作者如何將一個主題像她一樣每天發文。

作者發文的時間到了,小倩開啟第一篇文章《新人來了》,原來寫的不是介紹文,而是一篇有關寃魂在找新人作替死鬼的故事,小倩覺得故事吸引,凌晨閱讀也是毛毛的,跟她自己寫的好像拼湊而成的文章不同,於是,她在看過文章後按讚及留言,寫道:

「文章很精彩,感覺還在毛毛的,我正在參加《鬼月徵文比賽》,想搜集一些這方面的資料,大大的寫作很好很真實,你是如何找到資料,得到靈感呢?」

當按下”ENTER”鍵一刻,對方就好像已經知道問題,很快就有回應:

「你對鬼有興趣?」

「是」

「我寫的都是真實的例子,你會怕嗎?」

「不怕,真實更好!」

「你想知,我就給你見識一下。」

雖然作者回應有點冷,但小倩覺得問對了,她總是這麼幸運,每次都有各方面的大大幫助和鼓勵。就這樣,小倩跟作者一直網聊至即將太陽初升,大家都累了才停止。

第二天凌晨,小倩又再次期待著新的文章發表,雖然跟作者通宵聊天,還有日更寫作,已經令她久未操勞的身體有點累了,但她還是興致勃勃的想跟作者交流互動。

第二篇文章是《與人交往》,不是人與人之間的交往,而是鬼與人之間的交往。原來鬼曾經為人,早已看透人心,故更懂得與人交往,更具吸引力。小倩也被這位作者深深吸引,除了交流寫作,也想去認識他。

「你這篇雖然不是毛毛的,但寫出了鬼如何成功吸引人的一面,題材很特別,很喜歡,謝謝分享啊!(一個心心眼的表情符號)」

如昨晚一樣,作者很快就有回覆了:

「你喜歡就好,我會更加努力,希望能夠繼續吸引你!(一個鬼臉符號)」

作者的回應不再冷,他們又再次通宵聊天。

如是這,第三天,第四天,……,他們每晚都在發文後聊天,小倩因為太累,已經難以維持自己在寫作平台的日更寫作,在平台交流互動也只是一言片語,没有了當初的興奮心情,每天等待的,就只是凌晨的互動。

來到了第十四天,他們的互動又再開始。由於不想別人看到他們的聊天內容,每篇文章都有另外一個隱藏版本,只開放給小倩,方便他們討論文章及私聊。

「小倩,初認識你時,你不是說正想參加寫作平台的《鬼月徵文比賽》嗎?已過了差不多半個月,寫作進度如何?」

「都是跟你聊天惹的禍,累得我寫不出來XD」

「很可惜呀,看你這麼認真地搜集資料,卻給我拖累了>_<”」

「不會啦,我自己分配時間不好,不關你的事呢!」

「你還缺什麼資料嗎?讓我給你補補腦。」

「其實看你的文章,我真的發覺我不能寫得比你好,你說你的是真人真事,但我好像都未曾聽過,而且有很多不同風格,真的大開眼界。」

「又在逗人高興了,你看我,發了這麼多文章,除了你經常按讚和留言,可没有幾個讀者。」

「網頁才開通半個月,未有人知道吧!你去我的寫作平台,一定可以得到更多人的讚賞和交流。」

「我怕見這麼多人。」

「你開號又不用表露身份,怕什麼? 不少人還有分身,小號呢!」

「不,跟你聊天就夠了,我只想跟你一起。」

小倩的打字給停頓了,忽然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她想了又想,打了又刪,感覺是毛毛的,但不是恐懼,是心動了。

「你寫鬼多了,在鬼扯什麼?」小倩終於寫了一段試探字句。

輪到另一方在停頓,小倩被逗樂了,但又怕是不是當若無其事較好,是不是令他不敢進一步表白,還是他只是在說笑。

「你想跟我一起嗎?」

告白了,小倩的雙手離開了鍵盤,掩住了口,像是不讓對方看見自己偷偷笑起來。

怎樣?下一步怎樣?接受他嗎?跟他認識只有半個月,連碰面也没有,就要接受他嗎?他會不會只是無聊貪玩?會不會是什麼工程師,是詐諞案嗎?

小倩雖然內心高興,但還是有點理性,心想著好的,也有壞的打算。

「為什麼?」小倩反問。

「我就是個孤獨鬼,在虛無的網絡世界找到了跟人的聯繫,遇到你,原本冰冷的世界,再次感受到人的温暖,只有你,能給我曾經擁有過的温暖。」

真會鬼扯,只有我嗎?但小倩被迷住了,不理會什麼騙案,反正還没有叫我投資什麼,盡情享受甜言蜜語,網戀也有成功的例子,相識一天也可天長地久,這正是她經常上網看到別人的例子,現在即將在自己身上發生了!

「那麼,我們可以在一起嗎?」他又再問。

「我們還未見面呀,會不會見面後就不想一起呢?我只是個普通的女孩,樣子不美。」

小倩仍在試探他。

「可以一起就夠了,你就是我要等待的人,我喜歡你,只要你願意,我們就可以一起。」

面對對方的直接告白,小倩最終就是抵拒不了,於是在留言板寫下了這兩個字:

「可以」

按下”ENTER”一瞬,小倩隨即倒下來,死…..了!?

此時,在留言板上曾經出現過的文字, 一字一句地重現:

「新人來了」

「對鬼有興趣」

「不怕,真實更好」

「我就給你見識一下」

「你喜歡就好,我會更加努力,希望能夠繼續吸引你」

「發了這麼多文章,除了你經常按讚和留言,可没有幾個讀者」

「我怕見這麼多人」

「跟你聊天就夠了,我只想跟你一起」

「你想跟我一起嗎」

「我就是個孤獨鬼,在虛無的網絡世界找到了跟人的聯繫,遇到你,原本冰冷的世界,再次感受到人的温暖,只有你,能給我曾經擁有過的温暖」

「那麼,我們可以在一起嗎」

「可以一起就夠了,你就是我要等待的人,我喜歡你,只要你願意,我們就可以一起」

「可以」

網頁消失了,黑了屏。

突然,屏幕再次出現幾個大字:

「明年我會再來」

噼啪一聲,電腦出現火光,燒著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