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L

我是女巫L,可以直接叫我女巫或是L,L代表Language。 (網站:https://witchlina.mystrikingly.com/)

繪畫 / 耶路撒冷

(edited)
落霞相映的耶路撒冷。

前言:

L一直對古蹟、遺址之類的地方很有興趣,所以準備畫一系列的古城,再替他們寫上一個短短的故事,在學習內容的同時,也用自己可以理解的方式來鞏固這些知識。

首先,參考的內容是繁星多媒體出版的世界十大必訪古城。其實這本雙語書已經在家裡很久了,但一直沒有看,一是因為內容較為枯燥,二是因為為了學英語才讀的話,會變成壓力。所以也趁著這次機會,來把這本薄薄的書啃一啃。


目前篇目:

第一篇:繪畫 / 泰姬瑪哈陵

第二篇:繪畫 / 西安

第三篇:繪畫 / 吳哥窟


耶路撒冷 Jerusalem


耶路撒冷

繪畫內容:落霞相映的耶路撒冷

1948年以色列獨立建國,是猶太人回到他們的應許之地,也是以巴衝突的開端。

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第一大城,有三個主要宗教:

1. 猶太教:猶太人--哭牆

2. 伊斯蘭教(回教):阿拉伯人(穆斯林)--圓頂清真寺

3. 基督教:基督徒--聖墓教堂、苦路


創作故事:戰爭與和平

耶路撒冷,以色列的首都,希伯來文的意思是「和平之城」。

但這裡真的和平嗎?

事實上,耶路撒冷的舊城已經有4500年的歷史,而和平這兩字,從來與它掛不上勾。

但今天,至少對於身為觀光客的我,耶路撒冷是和平的。

在我們面前的是,十六世紀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時期,所建立的大馬士革門。這是舊城北側的城門,而這古老石牆圈圍的近一平方公里的區域,便是耶路撒冷的舊城。

城門進來後是喧擾的阿拉伯集市。這裡販售各種蔬果、小吃、服飾、工藝品。五顏六色的攤販,讓我有些眼花撩亂,我們緩下腳步,在這逗留了一會,買了杯的果汁以及有名的阿拉伯烤肉串後,才又繼續前進。

市場過後的舊城風貌,就像是走進一段凍結的時光。

一邊是石牆,另一邊則是充滿阿拉伯風情的地攤,原本對狹窄巷弄反感的我,卻意外的喜歡這緊密的純樸熱鬧。

「我們今天就這樣隨便在小巷中走走好嗎?」他突然真摯地詢問。也許是舊城的頹廢感讓他有所感觸,想拍照的手蠢蠢欲動。

「好啊!」我沒有多加猶豫,旋即點點頭,收起準備好的旅遊手冊,準備親自摸索這座舊城。我想或許這樣的地方,拋開旁人的眼光以及自己的成見,才能感受到最原始的城市生命力吧。

就這樣,我們花了大半天的時間,並肩走過每一個街道,穿過房屋下方一個又一個短隧道,經過一個又一個商鋪,我們隨意的轉彎、前進,又隨意地停留。經過了幾處異常狹窄的街道,發現上方掛了一排排以色列的國旗,也參觀了傳統服飾店、飾品店、手工藝品店、茶壺店以及水煙店。

悠閒的我們,有足夠的時間遊覽城市的角落,不再急急忙忙地趕行程。

在一家甜點店中,他為我拍下挑選甜點的照片。

「很棒!我喜歡這種旅遊的感覺。」我笑著說。

「我也喜歡。」他笑得比甜膩的阿拉伯甜點還甜。

這是第一次,我們沒有跟著原定的規劃,去拜訪所有列在上的景點,而是自己一步一步踏實的參觀。我想,也許我走過耶穌走過的苦路,或經過祂被釘上十字架,並埋葬的聖墓教堂,而不自知。

但這又何妨呢?

這是我們的旅遊,如果都跟著別人說好的行程走,不是就少了點樂趣嗎。

走著走著,周圍的街道似乎氛圍有些改變,大概是到了舊城裡的另一區了。

「你知道耶路撒冷的四區是哪四區嗎?」我雖然知道舊城里劃分了四區,但不太確定到底四區的分類是什麼。

「嗯?我想想......穆斯林、猶太、基督、和亞美尼亞區吧。」他在拍攝街景的同時,抽空回答我。

又一個轉彎,我們看到前方的以色列士兵,正在檢查遊客的隨身行李以及服飾,而周圍陸續出現身著黑袍的人。

「這裡應該是猶太區。」我恍然大悟。

「大概是要到哭牆了吧!」他放下手上的相機,將我上下看了看,「長褲很好,走吧。」經過檢查哨後,我們慢慢地跟著人群,往哭牆移動。

終於,眼前豁然開朗。此時,在我們面前是一群頭戴白色圓帽,身穿黑色長袍,手捧聖經,虔誠禱告的猶太教徒。

「有種被歷史包圍的感覺,對吧。」我看著廣場前高大的哭牆以及人群,感嘆地說。

哭牆也叫西牆,是原本用來支撐第二聖殿的擁壁,高約20公尺,長約57公尺。猶太人重返耶路撒冷後,總是在這裡哀悼已經被摧毀的聖殿,哭牆也因此聞名。

我們穿著輕便的休閒服,手上甚至提著剛買的甜點,有些格格不入。彷彿特意闖入歷史,卻又不願參與,只是如旁觀者般地置身事外。

接著他抬頭,伸手指著哭牆後方山上的建築。我也跟著他往上看,只見那建築的金色圓頂在夕陽下反射出燦燦的金紅光。那是圓頂清真寺,是穆罕默德夜行登霄,一路往上至天堂見到真主之處。

「穆斯林輸了以色列這塊地,但卻在耶路撒冷的高處蓋了他們的聖殿。你不覺得就像故意在高處俯瞰哭牆的猶太人嗎?」他被這裡的氣氛感染,難得嚴肅了起來。

而他的這番話,讓已經探索一天的耶路撒冷,瞬間變得矛盾了起來。

一種衝突的美迸發,只因我突然意識到,今天走過的這些地方,是真正建立在前人的悲痛上,而那些宗教間的鬥爭、國家間的戰亂,在這一刻頓時清晰了起來。

「有沒有可能......是以色列特地讓他們蓋在這座山上的?就像是彌補或是......施捨。」我愈說愈小聲,「畢竟以色列已經擁有了耶路撒冷這塊寶地了啊。」

「為了和平?」他突然看向我。

「為了和平。」我眨了眨眼重複。

在略帶粉紅的斜陽下,我們相視而笑。

耶路撒冷,是以色列、巴勒斯坦、猶太教、伊斯蘭教、基督教爭執紛擾的開端。但同時,這裡也是個聖地,是朝聖者一生一次要來一次的地方。

就像今日的晚霞充滿了特殊的色彩一般,民族、文化與宗教的不同,顯得耶路撒冷既神聖又壓抑,但也許這就是它的魅力吧。


猶太人基本上都是穿全身黑的長袍,所以小圖裡在哭牆禱告的猶太人也都畫黑黑的。

因為耶路撒冷的歷史性太強了,其中還有很多宗教的故事。L沒有辦法全部了解,也怕自己多說多錯,所以只從觀光客的角度切入,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寫得很像旅行書的介紹><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繪畫 / 泰姬瑪哈陵

繪畫 / 西安

繪畫 / 吳哥窟

2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