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帝國邊陲講故事

20
HKD / month
澳門學16號

澳門90後|社會科學碩士|財經媒體|澳門研究| 生活瑣事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各位爐友大家好,

因為有大家訂閱支持,又有多一個商戶合作,就系澳門的「享咖啡」!!!

但因為功能問題,只有 Patreon 會員才享有商業折扣(訂閱費用與Matters相同),有興趣的爐友歡迎轉往 Patreon(亦歡迎兩邊都訂 ❤️)



Patreon 連結:https://www.patreon.com/empire16

另,可能有些爐友不知,我們與澳門著名獨立媒體論盡推出聯乘訂閱,現在只要每月55元,就可以一次支持兩個媒體!!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新文預告‼

早前澳基會公布了一年一度「澳門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優秀成果評獎」的結果,那就如澳門人文社科研究的奧斯卡(亂講)。

因其接受中英文學術作品報名,評審委員會也大多由學界人士造成,算有一定參考性。

結果著作類一等獎之一,由我們多次介紹其作品的港大盧兆興教授新書,Casino Capitalism, Society and Politics in China’s Macau獲得。以為我們今次要介紹此作品?非也,因為書太長未睇完。

該獎亦有論文類別,一篇論文才2, 30頁,符合經濟效益,故我們今次便挑選其中一篇一等獎作品介紹。

這篇作品亦相當有趣,研究者分析了一個很重要卻常被忽視的政治文本:特首每年發表的「施政報告」。施政報告很重要,但鮮少有人認真讀完,甚至拿歷年報告來比較。

下篇新文,我便要介紹研究者如何透過分析十多年來,上百萬字的施政報告內文,洞察多屆政府領導人的施政風格,與暗藏在字裡行間的「秘密」。

請留意 #在帝國邊陲講故事 第 ​​​​​​​​​​​​​​​​1️⃣3️⃣7️⃣篇新文:

<分析十七年來的「施政報告」用詞,到底發現了什麼?>

-----------------

👇我們的故事|Podcast|免費電子報|Patreon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本文為澳門獨立媒體《論盡媒體》特約轉載:

「這是一種菩薩顯靈式的幫助」:本地城劃師談「參與式規劃」|《論盡》精選專訪系列

即使受客觀條件限制,近年澳門從環保到藝文,仍然有不少新的民間倡議組織與活動。這類由專業工作者發起的倡議行動,大概澳門的城規師群體不是第一也是最經驗豐富的一群。這篇2018年專訪中,曾是城規會委員但在2020年「被篩走」的資深城規師林翊捷,很好地回顧了其十多年來的「參與式規劃」工作。

林翊捷對參與式規劃的理念發起、落地執行到成果反思,亦是澳門典型有民間力量參與的社會改革的縮影:既受政治結構限制,也受公民社會薄弱的問題影響。而受訪者來自前線對施政的觀察,如得出「他可以甚麼都不諮詢你,亦可以甚麼都諮詢你」等評論,亦相當到位且有趣。值得一讀。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各位爐友,第136篇文章出爐,本篇爐友專屬:

賭定唔賭?清末廣東政府的兩難決擇

//今時今日澳門地,大概不會有人跳出來大聲疾呼禁賭,全因澳門命運緊扣賭業興衰,禁賭等同把澳門送入墳墓。但曾幾何時,即清末時,賭還是不賭,對廣東而言是一個極為艱難的決定,而這個決定還與當時葡國殖民地澳門有密切關連。

清末廣東為何開賭?澳門在當中又扮演何種角色?今天就介紹學者何漢威另一篇研究,讓我們了解當中微妙的故事

沒有麵包的愛情不能長久

清朝一直嚴格禁止人們開賭,視賭博為一大陋習,任何人膽敢踏雷池一步,都會遭到重罰。然而廣東賭風熾熱,用重典也禁之不絕,甚至出現官員收受贓款,包庇開賭之事。但大體上賭博只能地下化,偷偷摸摸進行,直到道光後期。

道光後期,整個社會變得越來越動盪,天地會起事、太平天國事件等,都分散政府對禁賭注意力,也讓地方財政變得越來越緊絀,皆因需不斷調撥資源至軍事方面平亂,同時動亂擾亂了商業活動,使稅收減少,又令政府更加沒有資源禁賭。此消彼長下,地下賭博變得越來越猖狂,促使政府思考是否延續禁賭政策。//

👉我們的故事|Podcast|免費電子報|Patreon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新文預告‼ 

近日洗米華案再度受全城熱議,他一句「全澳門包括賭牌公司的貴賓廳均有賭底面」,可算是澳門地下賭業的最佳註腳。

矛盾的是,「賭枱底」既讓每年萬億國內資本外流,中央對此恨之入骨;同時澳門多年來的經濟發展,卻又是和這些產業共存共榮。

可以說,賭業之於澳門和內地關係,本身便具相當大張力。

澳門開賭數百年,這些張力自然也非回歸後產物,而可以上溯自更久歷史。

下篇新文,我們作者阿恆又來講賭史,透過介紹清末時期廣東禁賭史的研究,一窺當時南中國各方勢力對賭與不賭的各種考量,有趣的是這些問題至今似乎仍困擾著北方主人。

情況如阿恆文中所說:「廣東越努力禁賭,澳門就賺越多。」

請留意 #在帝國邊陲講故事 第 ​​​​​​​​​​​​​​​​1️⃣3️⃣6️⃣篇新文:

賭定唔賭?清末廣東政府的兩難決擇


-----------------

👇我們的故事|Podcast|免費電子報|Patreon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各位爐友,第135篇文章出爐,本篇永久開放:

長治久安的迷思:港區「國安法」的制度效應與其啟示

//近期特區政府正就修改「維護國家安全法」進行公開諮詢,雖然社會上不乏對修法的疑慮,但一般預料「國安法」仍能順利完成修訂。在不論政府官員、議員或社團代表的說法中,皆指出新「國安法」能更有效地防範在國際環境下潛藏的國安隱憂,並同時確保特區在制度環境上的穩定。

雖然新「國安法」的生效似乎就能確保特區的長治久安,但制度的實行卻並非一目了然。制度能否收其設計原意之效,需視乎其所引起的社會效應。在許多情況下,這些效應受多重因素所影響,並不盡然能於制度生效當初所能預見。

換言之,制度的設計與實行,事實上並非直接了當。

就此一關係而言,澳區「國安法」恰好存在著一個可供借鏡的案例——香港...//

*本文亦同時刊登於新一期《論盡媒體》紙本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各位,第134篇文章出爐,本篇永久開放:

故事、混沌與中國─周浩的紀錄片

//說起「中國」,你會想到什麼?

中國共產黨、天安門、毛澤東、義勇軍進行曲、鄧小平、改革開放、《基本法》、北京奧運……還是拱北、人民幣、自由行、太二、喜茶、《國家安全法》、大灣區?

就像是軟硬天師那首《中國製造》的歌詞一樣,全部名詞放在一起後,你看得懂每個字,卻無法明白到底代表了什麼意思。

長久以來,中國所以難以被理解和描述,一方面固然因為它確實複雜,另一方面更為重要的原因,在於官方宣傳和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之間存在太過明顯的間隙。

前者的宏大敍事說得太多,後者的茶米油鹽卻乏人問津。那廟堂裏的中國和尋常百姓裏的「中國」如果可以被彌合的話,也許只能通過一個又一個活生生的故事,周浩就是那個紀錄故事的人...//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各位,第133篇文章出爐,本篇永久開放:

存在主義式反諷在澳門的呈現:以本地YouTuber為例|投稿 #12

//近日,以諷刺時弊聞名的澳門影像製作公司FreeDream飛夢映画正式推出YouTube收費會員計劃;然而,諷刺的是,YouTube竟然不容許澳門地區IP的使用者登記為收費會員,令網民必須用代理伺服器用香港或海外IP「翻牆」才能支持本地創作。

同時,另一以惡搞出名的本地YouTube頻道「膠街架精神病院」,作風愈趨「主流」和大膽,推出改詞歌曲《小心犯法》嘲諷澳門「相對靜止狀態」種種措施的荒謬。

雖然,或有人會認為「打擦邊球」的飛夢及「直線抽擊」的膠街架只代表澳門少數聲音;然而,本文認為,從哲學角度來說,「反諷」在澳門網路媒體界的興起,或能喚起澳門社會主體性的覺醒,實有正面意義。

或者你會覺得這種說法太誇張:飛夢只不過是不斷用「王家衛藝術風格」進行惡搞和擦邊球,膠街架則只是用通俗易懂的方式直線抽擊種種社會荒誕現象,跟「主體性」這種高深的哲學概念有何關係呢?

然而,從齊克果(Søren Kierkegaard,1813-1855)的立場來看,西方哲學史正是始於反諷引發的主體性覺醒。故此,本文從存在主義哲學角度大膽推斷反諷對澳門「主體性覺醒」的正面作用,實非誇張。

本文先解釋哲學上反諷的定義及其與哲學史發展的關連,再回到澳門的社會處境,推論其對社會可能帶來的正面作用...//

澳門學16號@macaology16

各位,第132篇文章出爐,本篇永久開放:

網格化管理:中國基層社會治理新高招?|投稿 #11

//如今新冠疫情已經進入第三年,世界各地已經大體探索出一套適合自己的方法來應對疫情。而中國隨著上海疫情的落幕,亦成為現今極少數仍堅持“清零”的國家或地區。

這些年關於中國防疫模式的討論有很多,其中常被提到的一點,便是其強大的基層動員能力,在疫情甫一爆發之時,國家衛健委便指示全國各街道、鄉鎮和村社實行網格化管理,發動社區網格員等基層力量參與防疫,而有關網格員挨家挨戶給隔離在家的居民送物資、測核酸的報導,亦成為典型的官方防疫敘事。

但當某個城市進入封城狀態,在社交媒體上又常能看到一些位於被封禁小區物資斷供的苦況,所以,在這種矛盾之下,究竟網格化管理是何高招?又是如何在基層落實的?便值得好好研究一番。

何謂“網格化管理”?

在介紹網格化管理之前,首先要介紹一下中國政府的行政區劃。

如下圖所示,以地級市為例,中國目前有293個地級市,每個地級市以下,一般設有縣或者區,再往下便是鄉鎮和街道,鄉鎮是中國最基層的行政單位,有同級的人大,街道則只是區政府的派出機構,再往下走便是村和社區了,名義上講,負責村事務的村委會和負責社區事務的居委會都是基層群眾自治組織,成員由村民或居民選舉產生,但兩者實際上依然承擔著來自上頭分派的繁重任務,是國家治理基層社會的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