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字房
浩川
主理
2 人追蹤
108 篇作品

《1314》#50 撒網

浩川

「你以前是哪間證券行的?」屠沁隨口問。他說了個名字,那可是敵對的其中一間公司呢。我向屠沁打了個眼色,她卻堅持的搖了搖頭。然後收市鐘聲響了起來,平安夜的半日市終於平安的渡過了。跟Cola說了聲抱歉後,在他滿面不好意思的表情下,我和屠沁把所有交易的記錄全部從印表機上拿下來,摺疊起來放進公事包內,然後跟經紀們說了聲聖誕快樂後,便離開這昔日戰場,現在卻風光不再的交易場……

1

《1314》#49 狠

浩川

我幾乎歡呼起來,在橋重新跟屠沁聯絡,也就是他已準備好了。他既然在台灣,一定計劃著如何拖垮連伯伯那幾間金融公司,那看來現在我們被大規模收集股份,也未必是壞事吧。「今天只有半日市,他們要在兩個半小時內收集到任何一間公司在市場上公開買賣的30%可說是絕無可能。」我跟屠沁一起邊走邊說:「妳拿電腦,我們去交易所。」跟秘書小姐海晴交代一聲之後,我和屠沁便起程,往這兩個月來因為風平浪靜而沒有到過的交易所大樓去…

1

《1314》#48 魔力

浩川

我看了看正跟鳴林互相笑罵起來的希嵐,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跟屠沁有一樣的問題?這個晚上,除了已經出現的茵和念晴外,還有暫時不知那裡去了的在橋和雪靈,其他一切就像回到十二歲時的光景。只是大家都長大了,小雨更是不會再喝兩杯便醉倒的小丫頭了呢。我知道茵也在這裡,好好感受著我們相聚的歡樂。可能念晴也是一樣也說不定呢……

《1314》#47 聚

浩川

【台灣變天後多次打擊黑金犯罪,現在已到白熱化階段…】看著電郵中附帶的這段報導大標題,我很自然的繼續看下去。是次的行動中牽涉到不同的層面,令人認識到當地新政權在掃除根深柢固的黑金文化一事上,的而且確是不遺餘力志在必得。身在台灣的在橋寄給我這個是什麼原因?類似的報導,他已給了我好幾遍…

返回全部

《1314》#34 只差一點

浩川

不知道是緊張還是什麼的?這一夜我輾轉反側就是睡不過去。茵沒有再現,大家也早就寢了,然而我卻仍像聽到吵鬧的聲音。我張開了眼,看見了一個人,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雖然我看不見他的容貌,卻就是知道他在我心中舉足輕重。會是誰呢?四周都是人,是醫護人員。那人全無反應的躺在擔架上,這是醫院的通道。他們不停報著他身體狀況的讀數,情況緊急…

3

《1314》#32 舊地

浩川

這一頓飯氣氛仍然很好,雖然我倆都想起了很多往日舊事,當中也的確存在著很多開心和不開心,但跟對方說了出來後就像同時放下了一些一直揹著的東西似的。到後來在我和希嵐的笑聲中,便連那一點點愁緒也再找不到了。而我心內取而代之的就只有在橋這情如手足,一起長大的友伴。我隱隱覺得如果當日外間趁機狙擊我們『宏圖』,他是有份參與,甚至策劃的話,便不可能那麼快便收手,也沒可能如此這般的服輸…

《1314》#29 失心瘋

浩川

祖父的交通意外,是因為另外有車子強行切線而引起的,報導中很多篇幅也就這事作出人為意外的揣測。我記得下機時接到有關方面的電話當中,對方也曾提及過同類的可能性。如果這猜想成立,『宏圖基業』中杜副主席和其他董事們的動作,想要趁這時候取締祖父職務的動議,就不是純粹的見機而行的事了,而是早有預謀。商業的世界,商業的決定,商業上的鬥爭竟然要用到這樣的手段?我仍然對自己的猜想難以置信…

1

《1314》#26 期待與祝福

浩川

希嵐正在以她自己的方式去放眼世界,去走她自己的道路。我想在橋也是一樣吧,我認識的在橋不是一個為了失去所愛便隨便找個代替品的人。輕鬆下來的屠沁沒再說她跟在橋的事,反而問起我找到遊子沒有。我倆相隔兩地自在輕鬆的聊了差不多兩小時,然後她也要回公司了。掛斷線後,我重新坐到電腦屏幕前,看著剛才打開了的來函……

《1314》#25 韆鞦

浩川

來到了紐約,根據希嵐告訴我的地址,我找到了當地一間華人開辦的雜誌社。希嵐的說法是「他們是我以前公司在美國的其中一個情報供應商。」希嵐說時更扮作神神秘秘的,令我聯想起特務片中的情節。我沒有想過我來這裡究竟是為了找尋遊子?抑或只是想一到她待過的地方?只是想到她來了這裡,我便很自然的決定要來這一趟了。在巴黎逗留的那幾天,我嘗試過跟小雨和子杰聯絡。但得出的答覆是,他們跟遊子一樣出國了…

《1314》#24 最好的禮物

浩川

遊子一手捧著油彩色碟,一手輕輕握著畫筆,若有所思看著放在她跟前的雪白畫布。她的右腳沒意識的微動輕踢著空氣,頭髮隨著輕微的動作飄動起來。那是從背後拍下的一幀照片,是曾經在我心頭掠過的一個畫面。我把相片一直拿在手中,像跟手心已連成了一體似的,放不下,也不想放下。「她總是說自己醜,怎樣也不願給我拍下她的樣貌。」希嵐在她的工作袋中掏出了手提電腦,按了幾個鍵,把它放到我面前…

《咫尺之間的牽掛》#24 曾經(刪減片段+後記)

浩川

細看場刊,她才知道這齣音樂劇,由本地某一傳奇樂團演出。她看過有關這樂團的報導,知道女主音與團長兼鍵琴手之間的愛情故事;兩人分隔兩地多年,各有自己的感情生活,直到前陣子,才再於本市重遇,然後重新戀上。作為音樂劇的編劇,他是否也知道這故事?想起了他,也想起十數分鐘前,跟他互通的一則一則簡訊,她沒有察覺,自己笑起來了。放下場刊,與好友閒聊數句,然後靜待音樂劇開演。

2

《1314》#23 仰起頭便找到

浩川

腦內一片空白,我跟遊子是沒緣分吧。屠沁這一次沒通知她我會來,我也想不出她還有逃避我的理由。來這裡前的一天,屠沁告訴過我遊子會留在巴黎的,可是現在…除了天意之外,我想不出可以解釋這失諸交臂的其他理由了。我無目的地跟希嵐結伴而行,到過協和廣場,也去了凱旋門,上過艾菲爾鐵塔,也走到香榭麗舍大街去。希嵐拍了很多照片,又在途中跟我解說那些地方名勝的故事典故,成為了我一個絕對稱職的導遊…

4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3 其後(最終話)

浩川

貝盈開始執拾家居,盡可能讓自己忙碌起來,讓已經夠累的身體,再累一點。快凌晨二時,大概打破了貝盈近年來最晚睡的紀錄。她安躺於床上,嗅到了自己剛洗澡過後的沐浴露香氣。忽然之間,竟想起來自樂熙身上的淡淡煙味和薰衣草氣味。原來,她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掛念他。看畢樂熙的第九封信,她再取出先前的八封,由頭到尾再看一遍。相比起從前他們越洋互通的書信,這九封明顯短得多。然而,卻把樂熙與她重遇後的心情,重新說了一次。

6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2 別委屈自己

浩川

上班裝束的貝盈,出落大方,然而纖纖的身形,在這有點寒冷的天氣下,讓她看來弱不禁風。樂熙很想走上去,把自己的大衣披到她身上。正當他想付諸行動時,便發現貝盈手上搭著她那件粉紅色大衣。彷彿要讓樂熙安心,她在下一刻,把大衣穿上。嗯,已不是小孩,也不是第一次出門公幹,貝盈可能比他更懂得照顧自己,根本用不著他操心。原來他可以做的,其實不多。他忍不住,傳了一則訊息給貝盈…

1

《1314》#21 失去後的鋒芒

浩川

「他們沽售一次,損蝕比我們多五倍。持股量愈少,他們愈擔心最終的收購價能不能蓋過所損蝕的。」我笑說:「何況如果在最低價時,我們一下子把他們沽出的都掃回來後,我們持股量剛好過了33%,可以以該價全面收購。買便宜貨,何樂而不為?」

9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1 不可以

浩川

就連樂熙的父母,也將會知道貝盈與文彥是未婚夫婦的身分。就算他們自己不提,那好管閒事的韓家澤也會代他們公告天下,誓要全世界也知道。樂熙對自己的大哥,由本來的不屑理會,變成恨之入骨。很無聊!但卻極具殺傷力。縱然他倆現在的關係,只不過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是昨晚大哥的飯局中,所宣佈的事?因為他那時候病得頭昏腦脹,所以沒有即時告訴他?所以,貝盈在簿子中寫下了那段留言…

2

【閒聊。回望】重新上路滿3個月,回頭是岸?

浩川

這是從蕉園的《川日誌》中轉載過來的。但卻覺得也蠻適合的…

4

《1314》#20 蘇遊

浩川

「有一天,我跟一個朋友路經一所銀行,內裡滿是買賣股票的人。有上了年紀的公公婆婆,也有二十來歲卻一副暴發戶模樣的年輕人。」我回想當年跟茵一起經歷的那一幕,說:「然後,突然之間,有幾個人推開了一位婆婆,走到櫃台前大聲吼叫:『我說買一千股,你怎麼給我八百股?』然後那個櫃員平心靜氣的解說:『先生,剛剛我也跟你解說過,這股份是以四百股為一單位的…』」

2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0 最溫柔

浩川

你答應過我,我沒忘記之前,都會一直等待我。記得嗎?那是我收過最溫柔最美麗的承諾,可後來卻變成沒法兌現的空口白話。為懲罰你,所以我原諒你,同時亦已棄權。你早已自由了,知道嗎?有關你的一切,我永遠會記在心裡面。我們或許總是出現在錯的時間,但我確信,我們都是對方找對了的人。因為,我們總能在對方面前,坦然相對,暢所欲言。不用擔心對方怎麼看自己,不用擔心對方會忘記自己。

《1314》#19 有趣的女人

浩川

手上拿著以數碼技術放大成原有大小,給安放在畫架內的油畫相片,我大刺刺的穿過滿是員工的走廊,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內。「跟你說過很多次了,你是部門總經理,這些工作不用自己做的。」我的秘書先生,總覺得他娘娘腔的文奇像教訓頑劣小孩的長輩般跟我說。我總是裝不出一副威嚴的模樣來,是個一點階級觀念也沒有的上司吧。「奇少,你是部門秘書,是否應該由你開始給我一點上級下屬的觀念?」

5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9 一定能夠見到我

浩川

樂熙簡單介紹二人之後,始覺氣氛有點尷尬。或許跟蔚羚的關係,在分開後卻愈來愈像親人,所以樂熙根本不覺有何異樣。然而,卻太理所當然地認為,貝盈會不介意這種情況下,見到他的朋友。反倒是蔚羚,罕有地善解人意。她把東西放下後,笑著說:「我男朋友在下面等我,先走了。」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8 某人

浩川

自從與文彥名義上雖仍是未婚夫婦,實際上卻已分開了之後,家人朋友送來一大堆鼓勵和支持,卻總化成無形的壓力。大家似是送上祝福和好意,卻都好心做壞事。有時候,貝盈會在想,要不是旁人,她跟文彥之間的事,大概早已解決。要不,就不需要理會任何人的意見,再次走在一起。要不,便用不著介懷別人的期望,乾脆解除婚約,一生一世做親愛的好朋友。可惜,所謂兩個人的關係,從來不是只要兩個人有所共識,便真能得到完滿結果…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7 戒不掉530

浩川

她還覺得這上司不發飆時,人還算不錯。但不知是否受樂熙影響,她開始發現,家澤果然要做全能上帝,無論他的態度怎樣,他目的只有一樣,就是要把身為下屬的貝盈,置於完全掌握中。不單止工作上,連私事也要管,所以他對文彥與她的事,才會如此熱心。沒有樂熙的訊息相伴,貝盈根本沒心情跟上司計較,只想靜靜地處理工作。可家澤的行為真夠詭異,讓人難以安心專注。貝盈差點沒抓狂…

2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6 知道這代表甚麼嗎?

浩川

她仍是站在原處,目光依舊投放在樂熙離開視線的那一點。彷彿能夠感應到,樂熙還在不知哪一個角落看著她。她不想再次讓他目送自己的背影離開。每次想到,樂熙總是以兩眼追隨自己,然後轉身走只有他一人的路,貝盈便覺不忍。之前,知道貝盈會擔心,樂熙每到某一地點時,總會以訊息告知他已安全抵達。天空下著雨時,他的訊息會來得更頻密;天朗氣清時,他的訊息會寫得比平時長。以後,是否再不能收到這些了?

《1314》#15 著想

浩川

記得那時從屠沁口中,我知道當年遊子離開的原因。也是在那時我才知道遊子不但是一個出色的急救員,還是畫藝出眾的箇中能手。在我昏迷的期間,一個名為畫藝協社的機構向她招手了,而其中一個最吸引的條件是那團體會給她一個入讀巴黎國立藝術高級學院的機會。在以為自己不能代替茵的情況下,遊子選擇了協社提供的這個機會。這也是我只在等,而不直接跑到法國去的其中一個原因吧。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5 再見

浩川

將來是否一定會出現他們所想的壓力,全屬未知之數。可他跟她彼此的心意,卻已清楚明瞭。樂熙無論如何沒辦法說服自己,因為未知的不好,先行否定已確定的美好!然而,如果是貝盈的決定,只要是她的意願,樂熙知道自己只有好好配合。於是,看著咬著下唇、神情無奈的貝盈,樂熙只能強迫自己,把想說的都吞回肚子裡去。「對不起……」貝盈舉起手,想伸前輕撫樂熙的臉龐,卻只能呆在半空。彷彿,進或退,同樣艱難…

1

《1314》#13 再見是…

浩川

醒來時,茵已走了。她可能會到一個完美的國度去,默默守護著我,然後到一天我們會在那裡再見。又或者有一天當我再心灰意冷,情緒失落時她便會再如昨晚一樣出現,喚回可能給我忘掉了的「積極」。終於,站在姚家大宅的陽台上,鳴林開始告訴我那段我不在香港的日子以來,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3 終回

浩川

樂熙這時候才發現,本來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問題,原來早已擴大至他的世界中每一個角落去,叫他再沒辦法視若無睹…怎麼從來沒想過?貝盈跟大哥一樣是做宣傳規劃的,既然大哥因工作關係,接觸電台的人,從而變成朋友,那貝盈也一樣呀!更不用說她與文彥的關係了。之前,樂熙因為對九年前的事慚愧不已,一直在躲貝盈。在那段時期,她卻已無聲無色地走進他的世界…

魔音樂土

【構思。存在】《隱形》

浩川

前言:有著一堆構思,卻總是有更多的故事,然後慢慢地構思依然只是構思,放在一角封印起來,沒有增多減少。沒有活起來,那就是死掉。我覺得,或許可在這裡都發文說說,或許會遇到有心人?可領她回家讓她成長?又或許可能願意共同聯合撫養,把她養大。

《1314》#11 遊子杰

浩川

已經過了不知多久,本來全無感覺的身體開始有點兒痛楚了。然後我看到了很多兒時友伴。茵在跟鳴林追逐中,還有很久沒見面雪瑤的弟弟雪靈;我12歲那年從曼克頓回來後,便和連伯伯一起消聲匿跡的在橋和鳴林的兩個可愛的妹妹。這是我們小學時的片段。『Jin!Jin!』茵嘻嘻笑著的跑向我,為何那時她總是叫我Jin?『雷姐姐又找幫手!』鳴林的大妹思敏抗議著,然後小妹思慧輕拍著她的背安慰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