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小說
白鷺
主理
2 人追蹤
23 篇作品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5 再見

浩川

將來是否一定會出現他們所想的壓力,全屬未知之數。可他跟她彼此的心意,卻已清楚明瞭。樂熙無論如何沒辦法說服自己,因為未知的不好,先行否定已確定的美好!然而,如果是貝盈的決定,只要是她的意願,樂熙知道自己只有好好配合。於是,看著咬著下唇、神情無奈的貝盈,樂熙只能強迫自己,把想說的都吞回肚子裡去。「對不起……」貝盈舉起手,想伸前輕撫樂熙的臉龐,卻只能呆在半空。彷彿,進或退,同樣艱難…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1 不要開始

浩川

那是樂熙第一次送花,也是貝盈第一次收花,縱然那一支玫瑰,只能被偷運回家,悄悄收在房間裡。情景大概有點老掉牙,但貝盈接受那朵紅玫瑰時的那抹笑容,他至今仍然忘不了。回家的路途上,同樣是坐公車,卻是二人首次並肩而坐。因為朋友另有節目,那程車也是整個約會中,唯一讓他們單獨相處的時間。彷彿等待了一整晚,樂熙正想說些甚麼時,貝盈卻搶先一步開口。「我們,不要開始,好嗎?」不要……開始……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0 不會怪你

浩川

貝盈的睡眠質素本來便不好,乘搭長途航機更沒多少次真能睡過去。今次也沒有例外,閉上兩眼卻沒有真正休息。熬過十數小時的機程後,重新腳踏實地時,她只感到一陣暈眩。當她與妹妹一起步出機場時,寒冷的天氣才讓她稍稍清醒過來。洛杉磯室外的氣溫,在這清晨的當兒,只有攝氏三度,雖不算最寒冷,卻已足夠叫貝盈牙關打顫。然後另有意想不到的發現,令貝盈更加清醒了。眼前,來了個披著大衣的一個男人,臉上掛著讓人感到溫暖的神情。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9 直至妳忘掉我之前

浩川

貝盈立即讀出樂熙的回應。同時,也學著樂熙,望向鏡頭,說著無聲的話。後來,貝盈索性甚麼也不說,只用眼神和手勢示意。無聊的玩意,聽不見的說話,卻伴隨聽得見的笑聲。其實,我有個秘密,想告訴妳。貝盈點點頭,示意樂熙說下去。我看來……「看不懂呀!你在說甚麼?」我看來,重新…「看不懂。韓樂熙,你直接說吧!」貝盈抗議。

返回全部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8 這個笑容好

浩川

貝盈心血來潮,開啟電視,再往遙控器上按,讓屏幕停留在住宅入口大堂的閉路電視畫面上。住宅大樓正門外,有抹熟悉的身影。樂熙呆呆看著手機,似猶豫應不應該接聽。這幕,就像他跟她重遇第一夜的某一幕一樣,透過電視屏幕映入貝盈眼簾。也給深深沉進她的腦海裡。貝盈關掉手機,打開家門。回頭,再瞥一眼電視上的畫面。樂熙仍呆頭鵝般佇立門外。這個姿勢,差不多一分鐘後,當貝盈出現他眼前,他仍是一直維持著。「你真夠呆。」她笑。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7 大哥

浩川

沒有誰不喜歡被關愛,沒有哪個人不想被寵。尤其付出那些的,是韓樂熙。才不過一星期,貝盈已愈來愈能夠感受到,樂熙對她有多重視。訊息當然可以同時發給不同的人,亦可能是空餘沒事幹的另類娛樂。可貝盈願意相信,每則來自樂熙的訊息,都裝載著他出自肺腑的關懷。因為,只不過重遇了一天,那個晚上,她便親眼目賭樂熙不單只是發訊息…也因為,他跟她,已認識快半輩子。多年的書信來往,還有最初的認識,讓她很願意,也樂意信任他。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6 請別對我好

浩川

樂熙根本不懂反應。已離貝盈的家很遠,她就算有特異功能,也沒可能在這種遠距離看穿他的所思所想吧?雖然,樂熙自小愛幻想,卻怎也不致於真的認為貝盈擁有特殊能力。只是,就像他能感應貝盈情緒起伏一樣,她此刻彷彿隔遠看穿他的心事,除了神奇和難以置信之外,樂熙實在想不到其他形容詞。應該怎樣回覆?抑或視而不見更好?「突然好想你,你會在哪裡──」呃…明明是電話鈴聲,明明是阿信的歌聲,怎麼聽起來,卻像貝盈跟他說的話?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5 第一時間

浩川

在樂熙的所知範圍裡,會正式舉行訂婚儀式的,除了非富則貴,就是背景傳統,遵從一切習俗的家庭。看那些照片的排場,樂熙確信貝盈的情況兩者皆是。再細看照片中她的笑靨,不難感受到她的幸福。貝盈的畢業,應該是上一年吧!那她理應已是凌太太,為何現在卻在這地方獨居?又為何,她如此不快樂,卻沒有未婚夫在身邊?

《1314》#04 我的一生一世

浩川

「我三年來的夢魘就是她終於也離去。直到半年前,噩夢成真了。」我記得很清楚當日知道她已離開後,所有過去日子中的感覺像全給倒瀉出來一樣,使我幾乎沒頂,也願意絕對給淹沒。但我始終仍是順從了她的遺願…「那時我收到了雷叔叔代她寄給我的信,她直到離開前也沒有忘掉我,要我振作。我從來不會逆她意的,這點沒有人會不知道。」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後記

浩川

記憶之中,似乎在不同的地方也都說過了,但既然是後記,也不免俗在這裡說一下。其實《咫尺之間再戀上你》這個名字,有個直接得毫無誠意的前身就叫《初戀情人》。而在《初戀之前》,這個故事其實只不過是一篇blog上的超短篇,甚至本來就只一篇。當中的他與她,沒有名字,就是男孩與女孩。

《咫尺之間的牽掛》#04 從來沒說是好人

浩川

貝盈看著這明顯在哄她的訊息,苦笑。她,早已不像當年。現在的她,不再是純真的小女孩,也不再是單身等待愛情來臨的女生。她要比那樣子的自己,複雜得多了。本來,她已是別人的太太,如今卻又一人獨居。當中的原因太荒謬,故事太長篇,那一切事真的可以向樂熙暢所欲言嗎?或許,她跟他一樣,實在不想破壞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印象。或許,她害怕失去這個老朋友,遠多於需要一個聆聽者……

盤點席絹言情小說的經典女性形象

白鷺

言情小說作家的作品被稱爲“冰淇淋”文學。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席絹以穿越小說《交錯時光的愛戀》出道,風靡兩岸,成爲新生代的偶像,其作品構思獨特,風格清新,開創了言情小說的新篇章,從而成爲言情界領軍人物。作品大致分爲2個時期,早期以唯美活潑、輕鬆詼諧爲基調,文筆清澈陽光,字裏行間透出...

2

《咫尺之間的牽掛》#03 妳活得好嗎?

浩川

改期通知,一般不是約定時間之前發出嗎?之後才傳這一則訊息,是忙昏了,所以時間觀念混亂?抑或跟他一樣,根本忘掉他們原來約好?又或許,是有人失約,對方等得久了,卻諒解地主動提出改期?是因為不想失約的人慚愧?有這麼複雜嗎?樂熙苦笑。他所認識的康貝盈,的確是會顧慮別人感受到這種程度的女生。她總會揭穿一切好事。然後把所有會令人不好受的,一一收藏起來。或許因此,他才會更忘不了她。

《咫尺之間的牽掛》#02 失約

浩川

他跟她認識很多很多年了。時間久得偶爾憶起二人昔日相處,腦袋裡的片段也會模糊不清。不過,樂熙記得很清楚,貝盈是他這一生之中,第一個喜歡的女生,縱然他跟她當年的關係,在互相剖白過後便行人止步。原本舉家移民洛杉磯的貝盈,近幾年已返回本市生活。他跟她,早就應該有很多重逢見面的機會。然而,樂熙卻總是藉詞爽約,使重聚一再告吹。這樣做的原因,很重很重,沉重得此時此刻想起,樂熙立即便後悔剛剛跟貝盈約定了午餐再聚。

【浩川。連載】以1437為藉口

浩川

真實世界裡的小藍,早已教會了我另一組同樣含義的四個數目字「1437」,那是"I Love You Forever"的意思。我初時聽見她這種說法便喜歡,老早已根深柢固了。於是,在我眼中,好多時「4」="Love",「3」="You" 。然後,我發現今天是我微退休復出跑上網四處亂開帳重新開始連載故事準備迎接MVAD《魔音》擴充重啟的第43天!Wow!找到了藉口,當然就要來一個「愛你」小總結了!

《咫尺之間的牽掛》#01 突然好想你

浩川

韓樂熙有兩個不知算好抑或壞的習慣。首先,就是不愛直接通電話。本來三言兩語,前後不到三十秒的通話,他寧可花一兩分鐘打訊息。除此以外,差不多十年來,他都總愛乘搭公車。他就是喜歡公車,如非別無選擇,絕不會另選別的交通工具。打訊息,尤其像此時此刻,正在坐公車的時候,記不起何時開始,成為樂熙的上佳娛樂。然而,他願意發訊息的對象,其實一點也不多......

《咫尺之間的牽掛》#00 別離演習

浩川

特意為重新連載而製作的專屬封面圖韓樂熙站在港鐵月台上,舉起手,大力揮舞。「再見!」 已站進鐵路車廂的康貝盈,靠在車門旁,沒好氣地斜睨他。「再見!再見!」樂熙像個頑童,動作浮誇得可以。「你只有一程車時間喲。真的在這裡說再見嗎?」貝盈差點沒翻白眼。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7 一手造成

浩川

等待的時候從來也是如此這般的磨人…他檢起日子排在最前頭的一封,那是三年前的某月某日,接下來每兩星期小藍也會寄來一封給綠凝的信。兩年來,幾十封信,每一封也提及阿赤,依照小藍的回覆,也能推想綠凝寄出的信中,也同樣訴說著有關他的一切。一直一直的看,阿赤的過去就像給翻來覆去一樣。慢慢地,他發現…曾經他以為美滿非常的日子,原來在綠凝眼中卻是千瘡百孔…曾經以為給背棄的初戀關係,原來是自己一手做成!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6 綠藍紅

浩川

我最清楚阿赤了,就是知道我們也一樣,最不想看見或聽見的就是對方哭起來。我知道阿赤一定仍在想究竟我們第一次見面是甚麼時侯甚麼地方,趁現在多給你一點提示吧。那時阿赤戴著深藍色的厚框眼鏡,只是看鏡片上的圈圈,便知道阿赤是大近視眼!每次我和綠凝說起那時候的阿赤,也總是笑到不行呢。哎呀!忘了已經讓綠凝把信都給你,看過後或許你會立即想起來也說不定。很想很想你,今晚不能跟你吃夜宵,又不能抱著你睡,不知會否失眠?

解讀渡邊淳一《失樂園》中情愛與倫理的困境

白鷺

《失樂園》海報日本小說作家渡邊淳一的《失樂園》傳達出與衆不同的情愛觀念,即對於極致愛的推崇。對於人生的求解,一直是一個永恆而深刻的話題。男女主人公企圖用所謂極致愛來支撐自己的人生,但是,這種愛只限於肉體本能,根本無助於解決人們的精神困境,這樣的人生求解註定是虛妄的。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3 尋找失蹤兒童

浩川

「你不是說在找失蹤兒童嗎?」小藍理所當然的說:「現在找到了,不是嗎?」現在找到了…阿赤不知怎的,從簡單不過的這幾個字之中,似乎聽到一些別的意思。「現在找到了,」小藍重複似的說:「那要怎麼辦?」要怎麼辦?阿赤感到自己在被引導,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向小藍走過去,同時也像在向十年前走去一樣…腳下水花四濺的,街燈淡淡的黃光下,一直在笑的小藍彷彿圍繞著微細卻耀眼的光芒。怎麼今晚的小藍變得不一樣了?

1

張恨水寫的是言情小說還是言錢小說?——對文學大師的重新解讀

白鷺

《金粉世家》劇照長期以來,張恨水都被作爲現代文學史上的言情小說大師來認識,但事實上,他的言情小說大多並不是通常意義的那種海誓山盟、生死不渝、兩情相悅式的愛情故事。如果細讀文本,我們會發現張恨水小說中的“情愛故事”中發揮重要作用的情節因素首先不是兩性間的情感而是金錢。

從鴛鴦蝴蝶派小說看民國都市愛情觀

白鷺

民國都市鴛鴦蝴蝶派小說是近代華語文學史上重要的文學流派,其中保存的鮮活生動的當時社會的風俗、世情,有利於對我們理解當時都市男女的愛情觀。陳思和認爲:“在現代都市文化形態下,生活其間的居民不像農民那樣擁有固有的文化傳統,也沒有以民風民俗的歷史遺物來喚起集體無意識的民族記憶,都市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