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紀細工
亞紀細工
maintainer
1 Followers
74 Articles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九)

亞紀細工

高忠曄在情場得意後,又回過神來思考,還是得找個盡量合心意的工作,開始工作,前半夜的胡鬧後自己卻失眠了,望著埋在被裡的妻子,他的精神很好,忍住心裡想作怪的念頭,打理好自己之後先行下樓。廣大的落地窗己漸顯亮白,客廳裡早有幾人坐在那泡茶聊天。「王董!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八)

亞紀細工

今日放映的地方放了三塊板子,紅綠色彩用毛筆書寫了電影名稱,陳揚看了看3樓A廳B廳場次己開始放映,最後和徐千惠選了4樓藍廳來觀看電影。人潮一如陳揚想像的多,入場後最後只在最後一排找到一個位置,只好拉著徐千惠的手,兩個人站在最後看著電影也好...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七)

亞紀細工

正當兩人吻得忘我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邊熟悉的聲音,強叔端著餐盤走在他們身不知多久了..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六)

亞紀細工

高忠曄突然間想起了家裡牆壁上釘著的百寶藥箱。那賣藥包仔定期來訪家中,把家庭常備藥品補足,用多少藥就算多少藥,沒有用的藥就先寄在家裡,只有用掉的藥要付錢。不知道為什麼懷念起寄藥包仔爽朗又陽光的笑容...

Back to All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五)

亞紀細工

窗外黑板樹花期綻放的氣味,就算窗戶緊緊的關閉,仍不時可以聞到從縫隙聞來的濃郁味道。窗外的落葉紛飛,如同躺在床上的自己,只能賴在病床上迴繞著各式的儀器。也就是現在了。再慘應該也不會比現在更糟了吧?陳亞紀再次轉到病房的時候,聽母親在門口抱怨著,一盒水果花了幾千塊。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四)

亞紀細工

「任何一個男人在面對事情都不該用逃避的方式去面對,讓一個女人獨自承受壓力,更何況奶奶是什麼樣的人,你自己知道,這些年媽沒被奶奶逼瘋,我都很佩服她。」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三)

亞紀細工

夜風吹起陳揚的瀏海,泛紅的眼眶裡有著後怕。著徐千惠的手直到她上了計程車,他又吸了吸空氣,再度慢步地走回醫院。醫院裡的護理師對他笑了笑。「不是說要回去休息,怎麼又跑回來醫院了?」 「擔心她的狀況,所以還是回來了。」 「也好。」 開門的那瞬間,母親意識清楚的將目光移了過來,想說些...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二)

亞紀細工

有的男人看著不起眼,但有擔當,有的男人看著特別好,但不懂放棄那片花花草草。徐千惠在醫院大廰看到陳學任和陳揚一起搭電梯出來,這才知道原來那天幫她忙的男人是陳揚的爸爸,一臉笑意的和兩人打了招呼,陪著他們一起出了院區,準備前往南門市場買些水果來吃。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一)

亞紀細工

人生中第一次進行手術,不清楚身體的疼痛甚麼是正常,甚麼是不正常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十二)完

亞紀細工

「千惠,我真的錯了,我以後一定會好好保護妳,這陣子我想了很久,我真的不能沒有妳,妳真的是個很特別的女孩子,我跟她只是玩玩沒有認真,是我沒有拿揑好分寸…」 身強力壯的蔡文龍在醫院門口雙手捉住她的兩隻手,激動的說著。「說話就說話,沒動手動腳的。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十一)

亞紀細工

半夜的急診大廳似乎比白天更加熱鬧,陳亞紀和她在護理長說的地點等待,「籲~那裡來的小護士?」熟悉的聲音讓徐千惠全身的汗毛一下子豎起,眼前一晃一點緩衝的時間也沒有。 「好久不見,渣男。」徐千惠恨恨的說著。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八)

亞紀細工

這邊動靜鬧得這麼大,護理師都跑過來瞭解狀況,一邊勸說這邊是醫院,麻煩探病親屬保持安靜,不要造成其他病人的困擾。幾個女人沒說話,只是和林靜互相瞪著,目光通紅的互不相讓,大有魚死網破的驅勢。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七)

亞紀細工

呼吸罩才一套上去,心裡才數不到一秒,陳亞紀就這樣暈暈乎乎的睡了過去,耳邊還聽得到各種器具叮叮噹噹的準備聲,「嘩啦啦…」有一種被當待宰的感覺。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六)

亞紀細工

右腳好像被人抓住了,後頸傳來溫暖的有些發熱的感覺,倒過去的速度在陳亞紀的眼中像稍微放慢了速度的影片,出現了很多己經遺忘很久的記憶片段。 人生就如跑馬燈一樣的形容詞,真的很貼切。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五)

亞紀細工

「亞紀,如果你是唐小雲,妳會原諒林雅婷嗎?」 上完必修課之後,整個心思都沒在線的陸美娟又湊了過來,突然間好奇的問著陳亞紀。「說不上什麼原不原諒的,野溪邊也有一些樹枝,可以讓她丟過去讓唐小雲抓著,但是我真的不是她也沒辧法說些什麼,被救回來之後應該對林雅婷心寒了吧,應該以後不會搭理她了。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四)

亞紀細工

林雅婷的爸爸以前就是溺水走的。 單獨帶著七歲的林雅婷到大豹溪旁烤肉,遇到孩子溺水就跳進水裡救人,結果孩子自行上岸了,林雅婷的爸爸卻沒回來。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三)

亞紀細工

朝著交誼廳走去,忽然間暼見角落的黑暗處站了個人,在光弱處若有感應的將視線望了過來,夾雜著水氣的風從窗外飄進來。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二)

亞紀細工

花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一群男生就綁好了縄子跳進水潭裡,水比想像中的深,也不是清澈見底的水質,其他人打了電話之後也在旁邊焦急的等待,還好不到五分鐘系草就從水裡拽住腳被卡在石頭縫細的唐小雲。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一)

亞紀細工

烈陽如火的烘烤了一週,迎來了期中考,從沒有空調的教室走出來,每個人都滿臉通紅,除了額頭直冒汗外,每個人的後背都濕了一片。自從上次那場意外(https://matters.news/@callme6912/259770-亞紀的校園鬼話系列-山路裡的學長-bafyreif6bz6xm...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十一)完

亞紀細工

「走了,你會回來嗎?」肌膚上清楚的感覺的到他的呼吸,引發一陣細微的顫栗。王錦誠下意識的緊閉雙眼,拼命把臉袋裡的想法平息。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十)

亞紀細工

看着窗外小孩明媚的笑臉,突然特別懷念自己當初年少的模樣。青春路上陽光明媚、歡樂悲傷,也有苦澀難忘。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八)

亞紀細工

每當我敞開一點心貪戀著一點點家庭的溫暖,也許有的家庭根本就沒有溫暖,像千百隻螞蟻在咬我的心一樣,疼痛難忍,衝動的答應婚事,想過好一個你說了不算的人生。

1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七)

亞紀細工

你欠的這些錢,我幫你還二十萬,寫個借據給爸媽,再多就沒有,也沒有下次....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六)

亞紀細工

我幫你解決醫療費的問題,你入贅,做她肚子裡孩子的父親。給你一棟樓,一個月給你二十萬,直到孩子十八歲。如果我女兒要離婚,你不能不放手,可以的話我們可以馬上簽協議....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五)

亞紀細工

稲埕上鬧了二個多小時,高忠曄工作的電話仍然沒辦法撥通,一堆人聚集在這邊看著笑話,也把陳金榮和陳明樂兩兄弟吸引了過去,隨意的探聽之後,陳明樂笑了出來。這人呀!心怎麼能這麼偏呢?「婆婆呀!說實話搬來這邊幾個月,就你家工作回家都沒歇歇,然後就跑去農裡忙活了,聽說你有3個兒子,怎麼都沒看見呢?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四)

亞紀細工

想要有錢?可以慢慢累積收入。想要他留下來?時間卻不等人。羅幸興煩躁地在溫水游泳池裡邊游邊想著,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能力這麼不足。噗通,噗通。接連聽到了兩聲落水聲,回頭一看,就看到陳揚和王錦誠在另一頭的泳池比賽著。完全沒意料到的放空腦袋,幾乎是無意識地就開始往泳池邊游去。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三)

亞紀細工

陳學任和林靜一大早又兩人手牽著手,往八德的大湳市場跑去了,週末一大早兩人看過報紙上的電影播於場次,時間差不多了就在附近逛著,在附近的魯味攤和旁邊的飲料店買著小吃和飲料,陳學任提著紅白的塑膠袋,一手攬著林靜的肩,慢慢地走到戲院驗票口排隊等候A廳入場。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二)

亞紀細工

週六兩三個拉著行李箱回來的中年人,正大聲談論著紡織工廠上發生的趣事,跨過小溪剛一抬頭,就瞧見了大熱天裡,還在溪邊豬舍裡乾活兒的人。「喂!高忠曄!」 一個人往右側小溪邊的豬舍走去,一邊掏出口袋裡的煙,抽出一根遞了過去。高忠曄上半赤裸,下半身穿著沾染異味的工作褲和雨鞋,抬起頭走到一旁...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一)

亞紀細工

一個跨年,發生了一些事情。回到學校後身邊的人,都能感覺到這兩人間的氣氛都和以往有些不同,羅幸興更常來教室找王錦誠了。流言傳到了家裡,王石清回國後聽到後在餐桌上看了兒子一眼,他感覺父親的眼神像是要把自己活生生吞下去一樣,王錦誠呼吸一促,像是被摠住命門的小動物,低著頭乖的不得了。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十三)完

亞紀細工

從一大早睡到下午五點多,直到肚子響起咕嚕的叫聲,王錦誠終於睡飽睜開眼,只見羅幸興一臉玩味的望著他,王錦誠心裡一頓,面上紅了起來,連忙否認道。「不是。我沒有睡著。」 腦羞成怒的推了推他。「時間也不早了,我今天先回去了。」說著說著就要下床,羅幸興抓著他的肩不讓他爬起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