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

杨占青

关 于追责渎职官员并成立“新冠肺炎补偿基金”的提案建议

一、案由 新冠病毒作为一种新型病毒,潜伏期长,且有无症状感染者,传播速度快,防控难度很大;加之武汉市卫健委等部门故意隐瞒疫情信息,“疫情吹哨人”遭医院监察科约谈和警方传唤、训诫,造成公众前期无任何防护措施情况下工作生活,甚至参加万人宴那样的群体性活动,导致从武汉开始出现群体性爆发,随后蔓延到全国。

透图哥

我们可能真的错怪“武汉敲锣女”了,反责方方或为“自保”

底层的人们,也会互相伤害的。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但遇见比他更凶的凶兽时便现羊样,遇见比他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鲁迅 《华盖集·忽然想到·七》武汉敲锣女,因为母亲得了新冠肺炎住不了院,只好在自家阳台敲锣呼救,许...

杨占青

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 Wuhans Wunden

Wuhans Wunden(德国法兰克福报:武汉之殇)In der Stadt, in der die Corona-Pandemie ihren Ausgang nahm, haben viele Chinesen einen schlimmen Verdacht: Musst...

Wallman

公民运动——口罩行动

我在此宣誓,武汉疫情不彻底追责,网络防火墙不彻底拆除,我不会摘除口罩!我不能让自己忘记武汉的悲剧!不让说话,我就罩住自己的嘴!这是无言的抗议!认同者请接力,谢谢!

楚天白

生命的现场:从清零到解封,我的武汉见闻

编前语:武汉解封将近半个月,整个中国也渐渐复苏。除了冰冷的统计数字、治理能力反思与公共卫生教训,疫情总要给人们的生活留下一些感性的记忆。官方的标准化宏大叙事令人疲惫,一些自诩为自由派的笔者也无法克制地在个人见闻里掺进同样令人疲惫的普世价值。

1号床

评论|方方“交代”被删:造谣可以,辟谣无门

聽取另一方之陳詞 Audi alteram partem.——自然正義的基本原則我对谣言的态度一向很明确:若非有明确的主观故意且造成严重的后果,否则公权力不应当肆意干涉。关于这一点,我在先前一系列关于吹哨人的文章中已经解释过了。

透图哥

湖北应城近百人聚集事件后续:煽动者被批捕,但“质疑”声仍在!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道者,不可令其困厄于荆棘”。3月14日,本号曾发表《湖北应城: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不顾交叉感染冒险聚集维权?》一文,关注湖北应城某小区近百人聚集事件。

Sichin

“辟谣”与“谣言”,是言论互动的过程还是权力支配的展现?

注:本文写作于二月底始至三月初结束,受当时的事件背景限制,文章讨论的范围也仅限于分析应对武汉疫情公共危机时暴露出的问题,并未涉及世界范围的横向讨论。本文存在大量引用、借鉴,初次写作这类文章,若有对观点的指正及改进的意见还...

杨占青

是谁让人民在养家糊口与夺命疫病之间艰难选择?

作者:谢燕益律师 2020年3月30日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发布“封城令”,此前为了应对疫情,俄政府宣布,俄罗斯人享受一个月的带薪休假。穷困如缅甸,其资政昂山素季也于4月6日宣布,1610万低收入人口疫情期每月发放大米、肉、菜、盐,免除水费、电费。

孜且非

疫症时期的一个早晨

做了一个铁锈味的梦,舌头都酸了。睁开眼,被电钻穿墙的声音吵醒,不止一家在装修。它们好像有自己的交响乐,或远或近,或急或缓,此起彼伏。起床第一件事,解锁手机,检查过去睡眠中的几个小时里,社交动态又有了哪些更新。讯息是看不完的,我迟早要学会接受,在这个时代里,它不可能是那摆在餐桌上的,一个个可数而又具象的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