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

royhung111

言論自由

這次武漢肺炎的事件,可以算是人禍和天災的結合。人禍可以直接的控制,天災只能減低傷害並接受,而討論天災的部分,科學講的話一定比「知性」大聲,例如健康的人要不要戴口罩或傳播方式、病毒起因,這其實都是科學家的工作,所以我不想往那方面去討論,要加強資料正確性就看科學論文。

MaryVentura

书评•评书 |《永久记录》

昨天读完了Snowden的《永久记录》(English Version)。三百多页的一本书,并不难读,即便对于我这样对互联网、电脑懂得不多的门外汉,也是深入浅出,很棒。读的是Snowden在Twitter上发布的简体版本。由于大陆地区的审查制度,Snowden的译者把被删除的地方还原,并用下划线标出。

謠言档案

謠言档案一:医生逝世时间

——“谁的?” ——“李文亮医生。” ——“为什么不写清楚?” ——“大陆社交媒介已经不怎么再提到他了。本文再频繁提,总觉得是在吃‘血馒头’,‘消费死者’。但是又想提……所以,如果有人觉得确实是在‘消费死者’,抱歉,请在下面评论表达吧。

胡啟敢

右翼獨派領袖和中國小粉紅只是幸運的精蟲!借武漢肺炎來牟取名利!

武漢肺炎的吹哨人李文亮病死,有一些關注中國人權民主的組織舉辦悼念會,立即引起一些右翼獨派的惡毒攻擊。果然,右翼獨派力證他們的水平和中國的小粉紅沒有分別,他們的文化上血統其實師承中共國人,只是用民主、自由、港獨等等假大空的外皮來包裝自己。這裡不是誇大地歌頌李文亮是人性光輝和民族英雄,他之前對港台的態度和意見的確值得抨擊。

Jake

参与李文亮联署后喝茶

在很多渠道看到,网友因为参与了李文亮关于恢复名誉的联署被警察叫去喝茶了,据传还拿到了“八百多人”的名单。大概我也在那名单里,因为负责我的国保已经联系我了,要我跟他见面,了解一下情况。现在联署人数大概过两千,不少用的是自己的名字,各位要做好心理准备接受“训诫”了。

天气之子

给大家提个醒,不要在matters里面发布或转载有实名登记的信息

这篇名单和文章我自己是没有看到,但根据网友的描述,可能是联署名单在matters上面扩散后引起了网警的注意,并导致其中签名的八百人的信息被警方掌握。虽然事情不严重最多签个保证书什么的,但是被查水表的经历我想肯定是大家不愿意的。那些愿意实名支持李文亮医生的网友令人敬佩,但我想在此呼...

小菜hi

要让李文亮事件不再发生,我们个人可以怎么做?

2020年2月7日凌晨,李文亮离世。他是最早就武汉疫情向公众发出预警的一批人之一,因为被当局训诫,又感染肺炎去世,成为了舆论焦点。近期关于李文亮的讨论非常多,在看到梨视频采访李文亮父母发出的相关报道中,我注意到李母对儿子的评价。李母说:儿子从小就很「听话」,打不还手,遇事能忍。

黑色之聲

黑觀點 - 李文亮帶來的啟示

#黑觀點 關於 #李文亮醫師過世 帶來的啟示 📰武漢醫生李文亮帶著訓誡書離世:民間「吹哨人」的評價難題和維穩爭議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51410924 隨著李文亮醫師的過世,也引爆了中國最大的矛盾,#維穩與吹哨。

1
謠言档案

[抢救性转载] 社会不需要更多李文亮

作者:秦小明 原文链接: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接相关投诉,此内容违反《互联网用户公众帐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查看详细内容 微信公众平台运营中心李昨晚,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消息一发出,我就和很多中国人一样,感到无比痛心和惋惜。就这个事,我发了很多次朋友圈,几度哽咽。

海之露珠

我羞愧(J'accuse! )——写在李文亮大夫头七之日

我羞愧 你说了真话 却背负着造谣者的罪名 我羞愧 你说,这个世界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你可知,当权力成为真理 这世界哪还容得下其他种声音 我羞愧 我渴望自由 却从未张开口 我羞愧 我从未被警察训诫 恐惧已对自己训诫千百回 我羞愧 17年了,这里一点都没有变 我羞愧 为了今后的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