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

我講我城

我講我城 - 002. 疫情背後:我的自由與哀悼

今年2月北京通惠河畔,有人在雪地上寫下「送別李文亮」的字跡。(網路圖片)經過三個月的隔離生活,我們是否已將疫情視為一種「新常態」?回首過往三個月,有人因疫情無法與親人相聚,有人因疫情而經歷生離死別。

野兽爱智慧

“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对李文亮医生的缅怀与有关思索|何与怀

野兽按:第一次读到何与怀先生的文章是在独立中文笔会,《方方日记:一场惨烈人祸的现场实感》,她说,武汉现在是在灾难之中。灾难是什么?灾难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小区必须通行证。

10
鹿馬

全国默哀,如果非要说点什么的话

打开国内的网站,处处黑白。我还以为是我电脑坏了。后来发现原来是4月4号全国默哀,打开微信,一半人在默哀。我有一种直觉上的不适感,与其说这是一种全体国民自发的默哀,不如说更像一场国家主义的狂欢表演。

DaviontheDK

哭,都给我哭: 论有组织的祭奠

先看几张图不同视频下的先后截图如果说祭奠是为了表达哀思的话,那么有组织祭奠,特别是公权力自上而下组织的祭奠,基本上与哀思没什么关系。二者的区别,就在组织这两个字上。组织虽然是人的集合,但当组织本身行动时,便有了和个人不同的,自身的逻辑。

WillOng

得意的中国人,作秀的朋友圈

我的朋友圈被刷屏,被“此生无悔入华夏”刷屏了。同时也被不要担心欧美国家刷屏了。我感到恶心,发自肺腑的,生理和心理双重意义上的恶心。你们真的在乎那些人,那些事,真的无悔入华夏吗?一个看到别国大爆发沾沾自喜的国家,一个引发世界级大瘟疫而毫无反思和悔过的民族。

远风拂面

4月4哀悼李文亮

清明节,想起李文亮的死亡,非常难过。调查结果不痛不痒,抚慰金倒很到位。2.7,他们驱逐在医院集结,自发哀悼的群众。4.2,他们称你为烈士。没有吹哨人法案,没有放松言论管控,你走了快两个月,太阳底下的一切还是陈旧的。李文亮,既是一个医疗工作者,也是一个普通人。

无隅

疯子给死人的挽歌

作者:疯蜥蜴疯子来了!我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但我看院里的护士给我们换了一套新的病号服,是黑白色,我就问,今天是不是清明节啊?护士说是。我说,是不是要哀悼什么啊。护士很疑惑,你怎么知道的?

8
GtrouChi

不再是遭训诫案底 李文亮评为烈士了

图为被训诫医生李文亮感染武汉病毒急救中生前照片 网络照片已逝的武汉中心医院医师李文亮因披露疫情而遭训诫,被公众视为“吹哨者”。湖北省官方今天将李文亮等14名在防疫期间殉职的医护人员、警察和社区工作者评定为“烈士”。

謠言档案

《環球時報》自刪的一篇文章裡透漏了多少資訊?

简体版: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3/端木沉香|《环球时报》自删的一篇文章里透漏了/ 本文格式有修改,並有註釋原創 端木賜香 端木小小香 2020-03-17 我專門訂閱了《環球時報》公眾號。

謠言档案

官方404:武漢市中心醫院醫護人員吐真情:疫情是面照妖鏡

按:本文爲《環球時報》報道,已自行刪除。簡體版:https://archive.vn/2isMJ「我身邊很多醫護都曾產生過疫情結束之後就辭職轉行的想法。」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劉潔對《環球時報》赴武漢特派記者說,「這一次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