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7 人追蹤
40 篇作品

真相的稜鏡

慕雲

每個月的最後一天,街道上明顯增多的神情空洞的爪牙,都提醒着我們,2019年8月31日在太子地鐵站發生的無差別襲擊。伏在地上被壓頸拖行、血流披面的臉容、跪下哀求的市民的身姿,明明沒有刻意去記憶,卻已無法忘記,那些反人類的罪業。畫面仍然鮮明,仍然憤甚至恨,但這回我想訴說的不是情緒,不是過去,而是屬於我們的未來。

1

最後還未來

慕雲

2019年的香港發生的翻天覆地,促使我去發掘可以推動改變的行動。其中一個找到的途徑,便是成為某個國際組織的會員。猶記得當時懷著緊張的心情遞交申請,過了好些日子仍未有回音,心忖大概是不行了,卻又收到總監的電話。我既驚又喜,悄悄地溜出辦公室,向總監介紹自己,並解釋希望入會的原因。

1

折磨

慕雲

假如你們的苦難是我的寫作動力,我只想你們都過得好好的。然後我們一同嬉笑,做個單純甚至淺白的人。

dear my friend- 2

慕雲

今天是你在高牆內的XX日,時間過得飛快。通勤路上急不及待地讀着你的信,周遭太多人了,唯有把難堪的表情隱忍在口罩下,耳邊換上輕快的音樂。低下頭按手機的瞬間,又瞄到隨身攜帶着的旁聽你的座位票。以前會覺得人們存起座位票的行為好古怪,我總是隨手就丟了。

少年 (之壹)

慕雲

時代的洪流中,或許你會感覺被遺忘,但在這片土地上,有人願意做注定被遺忘的紀錄,去講講你的故事。一起被遺忘,大概也是一種愛。

寫信以外還有很多能做的事!給所有有心做點甚麼的朋友 (2)

慕雲

寫給所有有心做點甚麼,但不太知道可以做甚麼的朋友,希望在看似黯淡無光的日子,能鼓勵大家不忘初心、繼續行動。文章列出的行動都很基本,大家都充分有能力做到的。

1

從電影《被消失的公義》剖析「仇恨」的本質(精簡版)

小信差

近月因著上主感召,看了一套電影《被消失的公義》。筆者想承接之前《上主如何轉化我枯乾的靈魂(lll)》再探討「仇恨」,分析造成「仇恨」的原因、被「仇恨」束縛的代價,帶出人類根本無法依靠自己終極處理「仇恨」。

受害者有罪論

Petrichor

大約兩三年前,我的電腦在大學寢室被偷了。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大學的寢室是六個人,寢室門是那種門禁卡,即刷卡開門。我都是平時帶好門禁卡,並隨手關門的。但是別人我控制不了,有的同學嫌帶門禁卡麻煩,就要求別人不要關門,要麽就是借別人的門禁卡用導致別人很不方便,要麽就是到寢室就敲門,讓別人給開門。

專訪: 社工 Helen – 與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同行

李斯

在大角咀的天橋底,角落中有個男人跟我說: 『是聖誕嗎? 我還不知道呢。』我給他禮物,但他沒有收下。於是我學到一件事: 原來真正的社工服務並不是送東西給有需要的人士,而是與他們同行。

堅盧治《翩翩愛自由》Jimmy's Hall:奏響先驅的輓歌

慕雲

Alice 的話贏來掌聲,卻換不來兒子。Jimmy最後被遞解出境,身上僅餘的零錢成了他的路費,終身禁止回家。心碎的結局迎來最後的高潮,Jimmy的同伴不畏連坐,駕着單車飛奔送別 Jimmy。汽車罕見的年代也有送車師,原來人類的良善也很相似。看着他們堅毅而活潑的笑容,我浮想翩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