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言论

青弓

纪实|在美国大学发现冠状病毒派对怎么办

作为一名中国留学生,一边心系祖国为牺牲者哀悼,一边目睹美国大学生酗酒嘲笑冠状病毒(COVID-19),谁能无动于衷,谁不奋起反抗?2月17日周一,我在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学生政府(Student Associatio...

空心二胡

【兩岸】你恨台獨不是友陸台灣人的責任:論大陸仇台這件事

老實說,這件事情我已經在意很久了,只是因為對我友善的大陸人非常非常多,我們還會互相寄明信片送禮物,所以即使我有時候會氣,但是我會為了對我好的大陸人而假裝沒這些事情。而看到同樣玩大陸網站的台灣人被大陸人懟了,我還是因為對我...

清議

新冠抗疫與香港人身份認同建構 ---- 我們真的要走向種族主義嗎?

網絡圖片:各國對中國旅客實施旅遊限制或強制檢疫"I feel like if I wore a surgical mask in public, people would freak out." 在英國做交換生的時候,認識了一個來自德國的華裔樓友。

Sun

面對分裂的社會,仇恨言論不應該受限制嗎?

本文首刊於澎湃思想市場 (2017.3) 上週三晚上,美國堪薩斯州發生一起槍擊案。在一個小酒吧里,白人疑犯先對兩名印度移民進行口頭上的辱罵,然後,在其他顧客和工作人員人員將其請出酒吧後不久,持槍重新進入酒吧,大喊一句「滾出我的國家」(「Get out of my country」...

C计划

他们都该去死吗?|蓝方专栏

暑假里,我和一群五六年级的孩子一起读了一本经典童书,《佐贺的超级阿嬷》。这是日本著名的相声演员岛田洋七的回忆录。战后他的父亲因原爆症去世,母亲一人无力抚养,而将他送回老家佐贺与外婆相依为命。

自芳

仇恨言論是否言論自由:從性別平權小蜜蜂看「自治」的風險

看到matters開始「自治實驗」了,我很擔心。因為,我曾經見證過一場「自治」的失敗,我害怕matters會重蹈覆轍。我在此,怀着沉痛的心情,写下以下的文字。(文長不看版:重點在最後。

C计划

为什么我们会如此仇恨一个陌生人|蓝方专栏

注:本文首发于《财新周刊》2019年第29期。网络让一切都变得便捷起来。包括仇恨。当人们隐匿在屏幕后方,没有社会身份、基本礼节与同理心的羁绊,任何的不满与愤怒的情绪都可以口无遮拦地肆意发泄。

我不是貓

為何罵人為「蟑螂」會使你失去人性

圖:立場新聞 ( 2019/8/4)由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把示威者稱為「曱甴」(蟑螂) 開始,何君堯、前線警察和他們的支持者也漸漸習慣「曱甴」這說法,更把對象擴大至與他們意見不同者。

C计划

歧视和仇恨言论也受“言论自由”保护吗?

编者按: 上个月,C计划主创蓝方作为嘉宾录制了《别任性》的第20期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歧视如何定义?歧视言论和仇恨言论是否应该受到审查?什么程度的审查?科学研究就一定中立和客观吗?

C计划

我们的教育不是让你对巴黎圣母院说“活该”

历史教育不是仇恨教育。巴黎圣母院大火,你可能会诧异怎么有人说“活该”,但这样想的人并不只是一个两个。(@Benoit TessierReuters) 4月15日巴黎圣母院起火,塔尖倒塌,建筑损毁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