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

DrThankYouC

哀歌。。。關於湖北導演一家四口全染病亡

看到這一則消息時,實在不知怎樣回應。原本這幾天,希望不再談肺炎事情,談一些其他的區塊鏈的事,也談談Tron買了Steemit引起大風浪。希望將自己從這個暗黑的心情抽出棧,更希望內心有一些積極及正能量,讓自己能重拾力量走下去,與及想一些長遠的事情。

張雨嫣

我的父母在湖北(五)

香港这两天都在下雨,雨时而大,时而小。看了看天气预报,今天父母所在的城市也降温了,但是我除了提醒他们加衣服,什么都做不了。昨天晚上,妈妈跟我说,爸爸已经开始吃我在家的时候买的热干面了,我心里其实有点膈应,不太想他吃跟武汉...

陈昊天

七古 春节感怀

旧年一去不复返, 爆竹声中忆久长。己亥寰宇多事秋, 乾坤骤变云飞扬。牛马车舟嘶鸣远, 威加海内归故乡。上苍欲问瘟神事, 安得猛士守荆襄。

陈昊天

蝶恋花 送瘟神

荆楚旧地江水岸。自经病乱,叹民生多艰。三国周郎赤壁处, 洒向人间都是怨。仲景难奈伤与寒。万众一心,医者少睡眠。天若有情天亦老, 安得九州俱欢颜。

JoeWang

我的疫症生存报告:一定不能忘记

1. 你在哪座城市?2020年的除夕,你是怎麼過的?我在四川省南部县,西南地区的一个小县城。2020年的除夕过得和以前一样,吃完午饭就和家人回老家烧纸祭祀。唯一不同的就是舅舅给我母亲说叫我们帮他带点口罩回去,我们家当时也只有我在网上买的30个N95,分了舅舅10个。

15
DrThankYouC

相爭必缺,相分必餘@口罩之亂

香港最近因為口罩缺乏事件,亂了大半個月,更出現了多單劫案。劫匪不是劫錢財,而是劫口罩。今天朋友傳給我一張新聞截圖,報導指有人劫去了160個N95口罩。我之後問朋友:「160個N95口罩,需不需要10000港元?

削肩企鹅

用无私口径收割人头 论中国宣传式俘虏观众

武汉肺炎起始至今的一月内,在这场逐步瘫痪人口、城市及言论的双维灾难中,中国宣传部背靠政党桅樯,引导官方媒体*以吊诡的把戏,透明的代码,以及拙劣的文字,游走抽离在这场浩劫之中。它们是胡狼,拣雄狮吃剩的人头残肢,这不仅是上级赋予他们的宣传要求,也是他们存在的根本目的,直到人民发现为止。

張雨嫣

我的父母在湖北(四)

从大年三十至今,父母已经有十九天没有出门,终于在今天有了些许按耐不住。母亲大清早给我发微信,说她听说有买菜送菜上门的,要我打听一下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她想买点青菜回来。我又一次制止了她出去买菜的冲动,然后又被她拉到一个...

朱丽娜

我的疫症生存报告:未知限期的被迫失业

1. 你在哪座城市?2020年的除夕,你是怎么过的?除夕前一天,我从上海坐高铁返回位于浙江金华的家中,那天凌晨武汉宣布封城。我戴着口罩全副武装地坐上高铁,几乎全部乘客都已戴上口罩。

鹿馬

民间悼念李文亮是吃“人血馒头”?——语言的滥用导致思维的混乱。

《1984》中的新语稍微修改,重发。这个“病”,远比不明白是不是吃人血馒头严重的多,普遍的多。先就事论事。对于一个不知道什么叫“人血馒头”的人,看到这个题目时的正常的反应应该是问:什么叫人血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