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故事
Matty
主理
11 人追蹤
32 篇作品

原創小說|我們的故事(下)01

金大刀

下卷是關於分手多年為何又復合的原因。

原創小說|我們的故事(上)07

金大刀

這一天,好情緒化,我永遠都記得,是2006年的6月27號。合上日記,感覺還是很不真實。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六   扶手電梯與升降機

馮子緣

星期一至五,阿晴帶兒子上學都會乘坐地鐵,因為丈夫上班的時間比較早,所以無法乘坐丈夫駕駛的車子。由於兒子的書包實在太重了,最少都有四公斤,有時甚至有五公斤,經過累月的肩膀疼痛,阿晴終於覺得需要購買一部小型手推車來承載書包。自從,阿晴每次搭車,左手拖着兒子,右手拉着手推車。

新人打卡 | 二氧化碳

可可化碳

我想允許自己,再做一次夢

返回全部

【孕育二部曲】之《育記》(連載小說) 第二十章(最終章) 幼稚園畢業典禮

馮子緣

替兒子選擇了這所幼稚園,是最正確的決定,因為無論是校長、老師或工友,對小朋友都照顧周全,事事以小朋友為本,考慮小朋友的身心發展需要,老師會與家長定期溝通,匯報小朋友在校內的情況,因此我也很放心讓兒子在這所學校上學。兒子在校內結交到不少朋友,老師也十分關愛他,因此兒子也非常喜歡上學。

魔音樂土

【構思。選擇】《亡式》

浩川

前言:有著一堆構思,卻總是有更多的故事,然後慢慢地構思依然只是構思,放在一角封印起來,沒有增多減少。沒有活起來,那就是死掉。我覺得,或許可在這裡都發文說說,或許會遇到有心人?可領她回家讓她成長?又或許可能願意共同聯合撫養,把她養大。

魔音樂土

【構思。逃亡】《流浪者驪歌》

浩川

前言:有著一堆構思,卻總是有更多的故事,然後慢慢地構思依然只是構思,放在一角封印起來,沒有增多減少。沒有活起來,那就是死掉。我覺得,或許可在這裡都發文說說,或許會遇到有心人?可領她回家讓她成長?又或許可能願意共同聯合撫養,把她養大。

魔音樂土

【魔音。從前】矛盾得閃閃生輝

浩川

他把足跡踏到一個紛紛擾擾的動盪亂世,那已是一個容不下活人的恐怖地方,因為人心已經扭曲。可是他卻堅信那個曾經最美好的地方,一定可以變回最美好的地方。於是,他找來了最強而有力的伙伴,陪他一起戰鬥:一群最複雜卻有著最純粹、最真摯的心的人──魔音樂團。在昏暗得看不見前路的夜幕,他們就算只剩下一個人、一把嗓音、一支吉他,也要聲嘶力竭地耗盡自己的力量,去把烽火變成祝福…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8 咫尺之間

浩川

小藍來到本市生活是五歲的時候,搖著一頭短髮,活像野孩子般四處亂衝亂撞,大概同一公寓的住客,沒有一個對她的笑聲感到陌生。語言天份高,一時英語,一時顛三倒四的廣東話,偶爾說一大堆身邊新認識的人全然不懂的家鄉話,然而還是她清脆明朗的笑容笑聲最能吸引別人的視線聽覺。她跟她,八歲時認識對方。自相識那天起,綠凝成為小藍的中文小教師,小藍成為綠凝的玩伴和遊樂指導……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7 一手造成

浩川

等待的時候從來也是如此這般的磨人…他檢起日子排在最前頭的一封,那是三年前的某月某日,接下來每兩星期小藍也會寄來一封給綠凝的信。兩年來,幾十封信,每一封也提及阿赤,依照小藍的回覆,也能推想綠凝寄出的信中,也同樣訴說著有關他的一切。一直一直的看,阿赤的過去就像給翻來覆去一樣。慢慢地,他發現…曾經他以為美滿非常的日子,原來在綠凝眼中卻是千瘡百孔…曾經以為給背棄的初戀關係,原來是自己一手做成!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4 早已見過你

浩川

這是他跟她第一個清晨,也是小藍第一次在睡醒後一張開眼便看見阿赤。十多年前,當他們還是一對公認甜蜜得叫旁人妒忌的戀人時,小藍曾經夢想過很多很多次,究竟躺在阿赤懷抱裡睡會怎麼樣?到底早上起來便立即看見他感覺會如何?然後,各自分開渡過了十年後,她終於知道答案了。那答案讓她慶幸自己當初決定回來。她實實在在的感受到,自己重新擁有阿赤的愛,而且比十多年前更濃烈更熾熱,足以讓她在他面前溶化掉...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13 尋找失蹤兒童

浩川

「你不是說在找失蹤兒童嗎?」小藍理所當然的說:「現在找到了,不是嗎?」現在找到了…阿赤不知怎的,從簡單不過的這幾個字之中,似乎聽到一些別的意思。「現在找到了,」小藍重複似的說:「那要怎麼辦?」要怎麼辦?阿赤感到自己在被引導,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向小藍走過去,同時也像在向十年前走去一樣…腳下水花四濺的,街燈淡淡的黃光下,一直在笑的小藍彷彿圍繞著微細卻耀眼的光芒。怎麼今晚的小藍變得不一樣了?

1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十七   電話號碼 (連載單元小說)

馮子緣

瀏覽網上留言,很多人仍然沉醉在手機號碼廿年沒更換一事中,這的確是一番美談,阿晶也覺得此事十分有趣。談起多年沒聯絡、電話沒有更改的事,阿晶想起了當年沙士發生的一件事:話說沙士過去不久,有天,她接到一通電話,對方是一個很久沒有聯絡的人,事隔多年,她也忘記了對方當時跟她說了些甚...

魔音樂土

《咫尺之關再戀上你》#12 重新開始了嗎?

浩川

「知道我們之間是真正的完了,我當時的眼淚都是真的呢。」綠凝收起嬉笑的表情,換上了一點點落寞,幽幽的說:「畢竟我們一起那麼多年了……謝謝你。」綠凝說:「對不起,我不辭而別。」「對不起…」阿赤認真地說:「這應該是我要說的台詞吧。」綠凝沒說話,靜待阿赤把話說下去。「再見妳,跟妳說起從前,我想起來了。」阿赤苦笑說:「我知道妳為甚麼要離開我,為甚麼要以那種方聲跟我道別,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十七   寒流與暑假

馮子緣

連日下雨,半夜也是嘩啦嘩啦地下過不停。醒來的阿晴下床察看兒子的被有否蓋好,同時摸摸他的小手,最後決定給他再多蓋一張薄毛氈。「每天只得七、八度,本來寒冷已經夠討厭了,再加上連綿不絕地下雨,又溼又凍的,真教人受不了!」阿晴心想。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十五    請勿衝入車廂 

馮子緣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十五 請勿衝入車廂 早上,阿晶如常乘坐地鐵上班。在列車尚未到達前,她已抵達月台,並且站在幕門前的位置。列車抵達後,她便坐下來。「列車即將開出,請勿阻礙車門關閉!」廣播如常地響起「嘟嘟嘟」的聲音。忽然,一個女人強行在車門關閉之際衝入車廂,...

《孕育二部曲》之《育記》第十六章 學前班的選擇(連載小說)

馮子緣

【孕育二部曲】之《育記》(連載小說) 第十六章 學前班的選擇 「你現在才在找學前班的資料嗎?太遲了!好的幼稚園是要在bb還未出世前,已經要登記排隊了!」朋友在電話的另一端說。「不會吧!這麼誇張!其實我只是想有人陪伴兒子玩耍,讓他認識其他小朋友,唱唱歌,吃茶點,每天開開心心地度過幾個小時。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十三   有天門鈴響起來

馮子緣

多年前某天下午,有個四十來歲的短髮女人按了幾下阿晴家的門鈴,當時阿晴放假在家裡休息。當年那間房子是她跟男朋友一起購入的物業,而阿晴距離成年的歲數已經有好些年。阿晴在防盜眼內見是一個陌生女人,於是打開了門,隔著鐵閘問道:「請問有甚麼事?

【孕育二部曲】之《育記》(連載小說) 第十四章  成長 

馮子緣

隨著兒子漸漸成長,扮演著「母親」角色的我亦越來越「似模似樣」,就連帶著兒子外出的時候,已經不再像以往般緊張了。兒子每天帶給我的驚喜是無窮無盡的,某個平凡的早上、下午、黃昏或晚上,他會突然懂得翻轉身體、坐下來、站起來、發出單字的聲音,甚至在口腔內突然長出了牙齒。

你的手還是那麼冷

月諸

血緣的問題始終難以一筆帶過。

初見回憶

月諸

「我是天下第一……」魄在我耳畔放慢語速,一字一字地說著:「那妳就是天下第一的夫人。」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十二(下):看醫生 

馮子緣

《三個女人的瑣事》單元十二(下):看醫生 終於等到暑假,阿晴的兒子不用上學,可以暫託給家人照顧,阿晴便可以放心去照腸胃鏡,看看是否腸胃內有惡疾,令她每天不停感到痛楚。進行檢查前一天,下午六時左右便開始禁心食,然後要在三小時內把一千毫升的瀉水喝光。

冷水澡

月諸

我再一眨眼,他已經來到我面前。

酩酊大醉

月諸

魄拎起酒瓶,倒滿一高腳杯,遞給我。「喝光它。」魄的嗓音溫柔。

睡前故事

月諸

「我想聽你說睡前故事。」我眨了眨眼,頗有以牙還牙的意味。

發現信件盒子

月諸

我的確不是個愛寫信的人,有什麼話,我更喜歡直接面對面溝通。

學會了你擅長的事

月諸

魄說,這是母親教會他的第一首曲子。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月諸

我想起自己對魄其實是一見鍾情。

壓力爆發/感覺迷茫的時候

月諸

我一開始還有些不好意思,後來也融入了這片歌聲之中。

習慣性吻別

月諸

花開的那天,正好是我們結婚10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