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ZOEA

北美女权群事件复盘感想:反思“标签”的力量

疫情之后,网络不幸成为了我们除了immediate家人之外唯一的“现实”, 微信群对话的性质决定了矛盾和张力一旦诞生,很难消解,而且容易升级。500个人的群,让矛盾不断升级甚至只需要一个人。所以要理解这次事件,不能脱离群里对话的具体语境(有些啰嗦,可直接跳过,从粗体字开始看反思部分)。

FrankCDB

我的盆友圈2020年6月“合订本”

<<<续《我的盆友圈2020年5月“合订本”》 时间的每一刻都容纳了之前的全部时间,是否可以这么说?至少这一年的6月让我有这样的感觉。我感觉6月初包含了之前的31年,而6月底则包含了之前的23年。

FrankCDB

我的盆友圈2020年5月“合订本”

<<<续《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四月》 此前做过一组2020年1-4月的“盆友圈合订本”(又名“武废时间线”),觉得很难再遇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几个月了,应该把那段时间保存下来,即使仅仅是一鳞半爪也好。

smog_again

隔离+圈养:被GFW与微信毁掉的兲朝科普翻译

很偶然地读到一位网名“三蝶纪”的科普作者写的文章《从新型冠状病毒源头谈基础分类学的重要性》,文中力陈分类学不受重视导致的恶果,说得非常中肯。但是我想在这里换一个角度,从科普翻译方面探讨一下这个问题。三蝶纪老师文中提到的那种蝙蝠“Rhinolophus sinicus”,虽然本人不...

AnnyMo

上車買票

今天早上看到豆瓣的一篇文章《被公共汽車拋下的人》網頁鏈接,其實寒假回國搞不清楚狀況的我,也經歷了類似的情況。因為快兩年沒回國,我打算這次回去好好拜訪一下在北京和上海的朋友們,最後再回到家鄉。乘坐了十幾個小時國際航班的我,落地上海浦東機場,航班上的外國旅客一下子稀釋在中國人的人海中。

zooman

如何避免腾讯监控你的聊天记录?

微信的“黑科技”越来越让人恐惧。一位朋友在群里聊了几句离婚的话题,不一会就在刷到“百合网”的广告;另一位朋友,在微信上聊了一下电器,结果朋友圈马上就有相关的产品推荐;也是细思极恐了。

LukingMao

微信的文檔過濾:隱私和信息安全何在?

早在2016年,「端傳媒」就有文章稱:針對中國大陸用戶,微信(WeChat)會對使用者聊天過程中的敏感資訊進行「關鍵詞過濾」。所謂「關鍵詞過濾」,就是微信會將用戶正在發送的信息與敏感詞數據庫進行比對,屏蔽部分資訊,導致其無法由A用戶發到B用戶。

土木坛子

尝鲜体验开通微信视频号

很早以前我用过抖音APP,玩了两天后,我说这玩意儿有毒,太浪费时间,卸载了。最近微信出了一个叫视频号的功能,粗看起来也和抖音、快手差不多,也是走短视频的路子。我的账号很奇怪地在测试阶段获得了抢先试用功能。

我的名字叫红

二零二零年代

2019年12月12日摄于伊斯坦布尔公元1620年,在中国历史上是极其特殊的年份。这一年八月的三十一天内,明朝历经祖孙三代皇帝,可谓啧啧称奇。八月十八日,万历皇帝朱翊钧驾崩。驾崩后第十天,太子朱常洛在迎来38岁生日当天登基,年号泰昌。

杨大狗ydog

沉在“水底”的公众号们

今天盯着自己的星标微信公众号,点进方可成老师的“新闻实验室”,发现已经是赫然写着“违反规定被屏蔽”了。突发奇想,那些很久没有更新的公众号,还有那些被突然封停的公众号,都因为不能更新而沉入到了关注的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