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口竜介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2 人追蹤
4 篇作品

影評 |《Drive My Car》的悼亡之旅

EchoAfterEcho

這是一場延後完成的悼亡之旅,映襯著廣島劫難後的小島風情,在在詮釋著如何越過死亡的陰影繼續生活。

1

歡樂時光遮掩了人際關係內在的虛弱

Richmond

一次精彩的圓桌對談中,多位影評人在「《歡樂時光》到底是贊同、還是否定『對話』的意義?」上意見分歧。對於我來說,電影從開始到結束之間,人們通過事件接觸到對於自己來說真正重要的問題,儘管動盪了生活,卻在真實意義上往前走了。所以我覺得「對話」是有意義的,它持續進行──不管我們是否真正傳遞了想法──讓我們撐出新的自我認識和人際關係。或許,某種意義上我們可以說電影中轉變或被鬆動的是常規,而非個人切身之事。

人生也好、劇場也罷——重訪《睡著也好醒來也罷》

甜寒

天花板有一個拴著玻璃球的燈具,其下有人。許許多多的人們各自吃吃喝喝,多數站著交談。我沒拿相機,在腦中描繪眼前景象變成照片的樣子。若用相機拍攝,就只能拍到視野中心的一小部分,我則想如實拍攝肉眼所見的全部景象。沒有前面的時間、亦沒有後面的時間,就那一瞬間變成照片,若能印在那一張扁平相紙的表面上就好了。

睡美人的夢境,魔性迴路:《睡著也好,醒來也罷》

黃以曦

濱口竜介的新片《睡著也好,醒來也罷》,女主角朝子曾遇到一名讓她一見鍾情的男子麥﹙Baku﹚,交往半年後麥卻不告而別了,兩年後,朝子遇到長得一模一樣的亮平﹙Ryohei﹚,她和亮平穩定交往數年,論及婚嫁,可此時,麥又出現了,現在的麥,成為了大明星,突然出現在朝子面前,想要復合。像是部少女漫畫,就算有苦澀,也必定甜美吧。或者似乎並非如此?幽緩的電影中,似乎貫穿著如刀子般銳利而殘酷的自私,以及對這...

返回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