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有成为的”小说
籽|zi
主理
1 人追蹤
12 篇作品

籽|zi

试着写一个短篇

彼岸|第一部分:当彼此沉默(五)/(第一部分完)

籽|zi

当彼此沉默,爱就不言语,而爱不言语的时刻,纵是美好的夏季,有着的都是阴冷的天空。

彼岸|第一部分:当彼此沉默(四)

籽|zi

小说第一部分的第四节

一周记

籽|zi

生命中未完的一周。

彼岸|第一部分:当彼此沉默(三)(Rewrite)

籽|zi

一直觉得上一回写的太差,重写了一遍。

野猪的城市

籽|zi

那里是一个讲着广东话的城市,但那里并不属于发明广东话的人类。虽然讲着广东话的人们来的比英国人更早,但不会说话的野猪比讲广东话的人来的更早。它们一直都在那里,这座城市是野猪的城市,它们将这座城市同它们以外的所有分享。因为野猪从不宣称自己是什么东西的主人,但讲中文的人总宣称自己是所有东西的主人。

祖母的草浪

籽|zi

I 说来有些可笑,也没有人会相信,但我家族里故去了的那些女性们,其实都住在同一颗星球上。我是在梦中到了那里,虽然还不到我该去那里的时间。我得以一窥那个世界的美好大概得益于睡眠呼吸中止症。我不记得是如何到达那里的了,只记得我的外婆坐在一颗石头上,嚼着一棵长得吓人的芒草水润的根,对...

籽|zi

她坐在窗边的灯下读一本小说,脚踝却有瘙痒传来。掀开袜子,发现踝骨下方有一粒不自然的肿起——是蚊子——挠过以后皮肤的小麦色上添了一丝鲜红。她正等着一个人,等待让她的心也隆起了肿块。心里面的瘙痒要多于脚踝,不过她能够挠到的就只有离自己更远的那一处瘙痒——一使劲,破皮了。

火车

籽|zi

1988年,夏天,缓慢地蜿蜒在群山之间的是一列不吐烟的火车;忽然,它停下了。车长沿着车厢,一节一节地传递着一个消息:前面的铁轨被山上崩落的石头挡住了,今天走不了,下一站不远,有急事的可以走去下一站问问还有没有其他车可以坐——只是别走铁轨,那不符合规定。

彼岸|第一部分:当彼此沉默(二)

籽|zi

(二) 男孩从半途折返是为了拿留在了教室里的耳机,但他从教室里捡起的东西却比那更多。有一种心绪忽然停在了心脏周围,包裹着它久久不能平复。他不能描述眼前的究竟是什么,即便他的眼睛看见的东西是那么平常,他的大脑却无法理解,在那一秒一切都失去了形状,整个世界只剩下一个坐在暗处的瘦小女孩,面朝光芒。

彼岸|第一部分:当彼此沉默(一)

籽|zi

我的志向一直都是以文字为生,这是我第一次写长篇小说的尝试,写完了就会放上来,这是第一个部分的第一个小节。

碎石堆

籽|zi

阳光下的碎石堆异常灰白,一个个小小的石丘连在一起,像是海面上的波涛。一些生活垃圾——大概是撤走的工人们留下的——卡在碎石间的缝隙里;破旧的板房里已经长出茅草,这里大概很早之前就已经停止施工了,最近的无以为继,大概只是泡泡浮上水面被人看见的那一个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