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勞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3 人追蹤
9 篇作品

澳洲打工最艱困的時期?從落地到找到一份工作穩定下來的那段時間

PatrickWong

萬事起頭難:「燒錢的陣痛期」以及「環境的適應期」

1

家裡的門鎖壞了,跟維修員聊天讓我心酸。。

四十歲的自由上班族

聽著他這樣說的時候,我突然好像去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1

【德國來鴻3】短時工作制和短時工作金——情況介紹和分析

全球化監察

編按:上次我們刊登的《新冠危機下「體系攸關性工作」——對於員工是福是禍?》一文中,提到了短時工作制和短時工作金。這是德國有特色的社會福利制度,但面對新冠危機似乎並不足夠。「勞工世界論壇」在德國的積極分子在本篇文章中進一步解釋了這一制度及其在當下的不足之處。

【德國來鴻2】 新冠危機下的「體系攸關性工作」 ——對於員工是福是禍?

全球化監察

編按:西方發達國家的新冠疫情仍然嚴重,但危機也帶來了新的社會思考和爭取公平的鬥爭。我們將陸續刊發「勞工世界論壇」在德國的積極分子撰寫的一系列文章,向讀者介紹這種趨勢的發展。本篇提到的「體系攸關性工作」,其實在中國也面臨同樣的問題:疫情期間做出奉獻和犧牲的許多關鍵勞動者——比如醫護...

1

【德國來鴻1】新冠病毒下的外判工人待遇:肉類加工業和通尼斯公司——情況介紹和分析

全球化監察

編按:德國肉聯廠爆發的新冠病毒聚集感染,讓該國的外勞問題再次成為焦點。身為發達國家的德國,仍存在血汗工廠,東歐工人的境遇也讓人想到中國的農民工——付出辛勤勞動,卻不能享有和本地人同樣的權利。但這封致勞動部長的言辭犀利的請願書,又讓我們感受到了工人超越民族和國籍的團結力量。

在澳洲打工的我們,處境與行為跟在台灣的外勞沒什麼兩樣

PatrickWong

從澳洲打工回來後,對於外勞的處境,非常能感同身受 這標題不是在貶低自己人,只是單純分享在澳洲打工度假時,發現一些關於澳洲當地新聞媒體對背包客的一些觀感,或是背包客自己的行為,就跟台灣人看外勞,或是台灣媒體看外勞的觀感,有異曲同工之妙。這篇文章,就來分享一些我在澳洲體會到、回台灣能感同身受的外勞處境。

破除澳洲打工度假的迷思《四部曲》:沒有落地就有工的好事

PatrickWong

澳洲政府只負責簽證,不負責落地後的工作很多台灣人對打工度假的理解,就像是來台灣工作的外勞,是由當地仲介跟台灣仲介相媒合,然後到台灣來工作。相對於外勞付錢就媒合好工作,雇主安排好住宿;澳洲打工度假則是澳洲政府只負責發簽證,其他的生活起居、工作安排都是自己處理。

【時事】問題不是讓不讓移工在車站席地而坐

空心二胡已停更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個性比較冷漠的關係,所以我其實不是很喜歡跟別人跟風談論一些時事,所以如果不是因為我朋友頻繁的一直討論移工在台北車站席地而坐的事情,我根本就不會想去討論這個問題。當然也因為我是台中人嘛,能去台北車站的次數很少,大概一年只有一次而已,所以不是本地人就更加冷漠了。

菲律賓經濟起飛,移工即將消失地表?

Yun

在台灣,去年底藍領外籍勞工數量已經超過70萬人,想想2年多前人數還不到60萬,就知道這是多驚人的成長。今年二月份,在科威特遭虐並棄屍冰箱的菲律賓家務工裘安娜(Joanna Danie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