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影
木影
maintainer
1 Followers
72 Articles

預祝母親節快樂!

木影

這個星期畫了一幅很溫馨的粉紅色小花,預祝各位及各位的母親母親節快樂。

極地謊言 37. 她不與任何人深交

木影

綠區的居民主要是富商和高級公務員。他們要是滿身血污的走進去肯定會被抓起審問。幸好唐惜有私人碼頭,可以讓他們直駛進去泊岸。王黑明到舺板去說兩句暗號,守住碼頭的人連忙喚人過來把傷者抬去客房,讓另外幾個醫生去看他們。「羅小姐,唐小姐請你去見她。

極地謊言 36. 她的價值

木影

你要有價值才會有人接納你、重視你。這是羅綺伊的爺爺從小教導她的事情,所以她加入赤烏之後毫不猶豫地用培訓奬金讀書當醫生,成為世界少數的中西醫雙修,且懂得做換機件手術的天才。之後事情的發展超乎她想像,唯獨不變的是,她醫治的人愈多,會傷害她的人便愈少;因她而死的人愈多,聽她話的人也愈多。

極地謊言 35. 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木影

正當葛瑋倫帶著羅綺伊邊走邊藏那樣逃去曜日區盡頭的河道時,曜音殿的逃亡亦來到尾聲。通訊器一恢復,在曜音殿救人的人便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惜能逃出來的不多,像阿豪那樣被砍中幾刀的人亦不少。一直護住楊菁的許奕生也受傷了,被楊菁扶著逃往河道。這情景讓她想起他們小時候亡命生涯的往事。

Back to All

極地謊言 34. 為那種人,不值得

木影

曜樂殿的頂層來了好幾個保安。走廊一如監控系統顯示那樣的安靜。其中一個保安戰戰競競地敲上貴賓陳先生的房門問:「陳先生,你沒事吧?」 沒有人回應,只依稀傳來呻吟聲。他們對望一眼,另一個保安問:「我們聽見玻璃碎了的聲音,請問需要幫忙嗎?」 呻吟聲更大了。

極地謊言 (三十三) 屈辱

木影

(節錄) 灰區看不見日落。每日黃昏前是空氣污染最嚴重的時間,能見度不過數米。胡幫和青龍幫在車站廝殺的消息傳了開去,很多人不敢出門,卻有十人暗暗從不同方向潛向曜音殿的天台,另有五人潛伏在附近預備接應。街燈準時在六時亮著。這才是曜日區的一天之始,就算今天不甚太平,還是有不少人在這兒尋歡作樂。

藝術自習計劃 小劇場 #2 世界

木影

你說你有兩個世界,一個有我和我們的小狗,另外一個,你一個人拿著筆對著紙張,畫著畫著就去得到。我拿著筆對著紙張,以為我怎麼畫都只會是你,結果我畫來畫去全都是黑。紙黑了,我的手也黑了,我唯一的世界,都是黑。

極地謊言 32. 不做廢人

木影

葛靖倫表現的時機很快便出現了。擔架一晃,負責抬擔架右下角的保安被殺。餘下三人加把勁走,腳步卻不得不慢了,被屋簷上的人愈追愈近。那人擲出鐵索,好幾次幾乎把鐵索套到楊菁身上。許奕生看得害怕,轉移目標先向屋簷上那人射去,就這麼一窒讓他本來的射殺目標抓到擔架。

藝術自習計劃 #15 葉子練習

木影

本來香港四季分明,春天潮濕、夏天悶熱、秋天乾燥、冬天陰冷。這一年,天氣都亂了。我們的三月好像趕著把一年四季經歷個遍。天氣亂了,世界都亂了,萬物仍在努力活下去。世界不同角落的你們安好嗎?我們一天一天的盼望曙光,一天一天的......

藝術自習計劃 — Week 14

木影

這個星期嘗試畫漫畫,對上一次應該是小學了。畫完之後(參考網上圖片,之後找不到原圖,只知道應該是某遊戲的桌布),覺得好難,然後就又回去練人像素描了。

極地謊言 30. 骨氣

木影

(節錄) 唐惜車廂裡沒有楊菁想像的綺旖風光。唐惜眼前是酒和電腦,再對面才是許奕生。她聽了他的來意,默默看著他為她點煙又倒酒才問:「你知道狐先生是誰嗎?」 「不知道。」他說謊。她緩緩地抽幾口煙再說:「他掌握了全球七成的藥物,是胡沁背後的老闆。

藝術自習計劃 Week 13 心意咭2

木影

這個星期還是心意咭。心意咭沒有魔法,寫的祝福不見得會成真,只是希望畫的時候,寫的時候,當中灌注的感情能讓收到的人帶來一點力量、信念與溫暖。

極地謊言 29. 這件事你不要管

木影

歡樂列車的貴賓車廂八成都是大床,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個放滿情趣用品的小櫃和放置行李的空間。饒是如此,這是楊菁這輩子住過最豪華舒適的房間。不過她不稀罕,因為這只突顯了她和情敵,不,是前男友的現任金主的差距。然而她不得不感激唐惜。光憑唐惜肯為她們跟狐先生作對,她還能對唐惜有什麼不滿?

藝術自習計劃 Week 12 - 幸福

木影

幸福就是身邊有一個可以隨心提要求的人然後相信對方會盡量滿足你。我女兒在生日一個星期之前對我說:你記得預返時間畫生日咭比我啊!然後這就成為我今個星期的其中一幅自習習作。Week 12 - 生日快樂

他變了,她那份保險推銷計劃再也拿不出來。

木影

風格寫作@新性感雜誌 , 我也來試試看。

1

藝術自習計劃 Week 11 - 少女花

木影

愛我, 不愛我, 愛我, 不愛我...... 誰試過用瑪格麗特花占卜?都是騙人的,真摯的是那青澀的暗戀和期盼。

藝術自習計劃 week 10 - 情人

木影

認得他是誰嗎?參考來源是某電視劇的海報。

極地謊言 26. 他唯一可以賣的

木影

接二連三遇到麻煩事,唐惜的心情糟透了。她叫保安把斗膽在她的車上偷竊的小賊押去保安車卡,迫他們跟她對賭。小賊甲看著桌上的骰盅和啤牌,結結巴巴地說:「我……我不會。」 「不會?」唐惜盯著他,一雙畫有長眼線的鳳眼尤如毒蛇。她緩緩地說:「那我們賭更刺激的。

藝術自習計劃 Week 9 - 修補容易還是重新開始容易?

木影

在修修補補與砍掉換畫之間,我通常都是選擇後者,但總有一些時候會割捨不下。這幅畫的油彩裂了,放著礙眼,我看了又看看了又看,最後還是不捨得扔掉,於是便重新再改,順道把畫得不好的位置也改一下。一改,改了好幾個月。這次還是裂的話,會扔嗎?

極地謊言 25. 攔路的窮小子

木影

「歡迎乘搭歡樂列車。現是是清晨七時零六分,還有十五分鐘就日出了!車廂氣溫約十度,最適合去我們的表演車卡欣賞熱血沸騰的表演。還冷的話,歡迎使用座位上的服務系統租借電毯或美男美女。我是車長美美,很高興為大家服務!啾咪!」 頭戴車長帽的美美才關掉米高峰,列車便突然急停。

藝術自習計劃 Week 8 該斷則斷

木影

這朵花我畫了四次,畫到第四次其實也不是很滿意,不過不想再畫了。不想再畫,不是因為氣餒,而是我看著它,看著原圖,想到其實從一開始我就不喜歡這顏色配搭,不喜歡這朵花。那一直畫下去會畫到完美的一天嗎?好像不會。所以,該斷當斷,下個練習又是一條好漢。

藝術自習計劃,Week 6 - 走,自有路

木影

畫這幅畫的時候,香港再次實施防疫措施,很多事情都泡湯了。我心浮氣燥,一不小心把還沒有乾的紅色擦到界外,索性把紙全弄濕了,模糊邊緣,效果也不是很糟。我是個討厭意外的人,所以常常自我催眠 — 每個危機都伴隨著轉機,只要正面走下去,總會有得著。尤其面對不可抗力,人無從計較得失,就繼續珍惜每一刻,每點資源,每個吻。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八) 長髮西裝男

木影

盪過來又盪回去,夏爾跑回三樓看見幾個嫖客在騷擾蘇靜詩,還有人想對她毛手毛腳。她一手擋住往她胸口伸手的男人,想踢過去,但有人摟緊她的肩把她挪開。她抬頭看見赤胸露體的夏爾,預備好的過肩摔沒有施展開來,臉色卻跟剛才對著那些嫖客沒有兩樣,是極度嫌棄他的懷抱。

極地謊言 20. 聖皇山上

木影

皇宮正殿的地板都拋了光,中間舖有長長的紅地氈。屋檐、柱頭、玻璃窗框和牆上的大神像都是鍍金的,極盡奢華。侍從把霍慎名領到皇座的石階前約三米外,示意他跪下來向座上的男人請安:「主上安好。願主上福壽綿長,永享天年。」 和見韓莉雅的時候不一樣,今天主上戴皇冠穿皇袍,袍內是一套金色套裝。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七) 追蹤半喪屍

木影

這大半個月以來,風毅帆每隔一晚便會拿著一個小方盒四處奔走。方盒放著上次凶屋的床褥碎片,浸滿屍液,也沾有半喪屍的怨力。只要半喪屍在附近,裡面的怨力便會增強,轉換成熱能令小方盒發熱。這小方盒和小圓球也是夏寧皓的發明。相比起他,夏寧皓更像他爸爸的繼承人,連樣子也跟他爸爸一樣俊朗。

極地謊言 19. 塔的主人

木影

韓莉雅在遙遠的石床上,意識漸轉清醒。她感到喉嚨和胸腔有什麼頂著,連郁動嘴巴也覺得不適。「你醒了?」一個短髮齊蔭,身穿麻布衣的女人捧著托盤過來,上面放滿針劑。頭髮對女人而言象徵貞潔,就算沒有明文規定不能留短髮,女性都留長髮,而且會好好打理,但這個女人的頭髮很乾,皮膚也乾。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六) 纓雪醫館

木影

「咒力?」病人夏寧皓坐在床上說。醫生徐纓雪和夏爾坐在兩邊床尾。他們三個人拿著碗筷,邊吃邊談。「對,我肯定最後彈開我的是咒力。」夏爾說。「可是怨咒師不是全死了嗎?」徐纓雪夾起青菜說。「我爸說過他們有一個兒子,討伐戰那天不在場。」夏爾一貫的漫不經心,徐纓雪看他的眼神卻帶了點憐憫。

極地謊言 18. 背德的理由

木影

回到已關門的總教壇,霍慎名直入正殿。燈光映照在他身上,忽明忽暗,照出他的徬徨與不甘。他跪在蒲團上唸經,每唸一段便對神像叩頭三次,求大神讓韓莉雅回到他身邊,讓一切回復本來模樣。他應該相信大神有衪的安排。他是總天師,不能被任何事情擾亂思緒。他是總天師,有他在,總教壇和他的家裡不應該亂,可是現在連女兒也忤逆他、看不起他。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五) 治癒之血

木影

山姐駕著白色小型客貨車,載著一上車便睡死了的夏爾和兩個新人去郊區。王家麒看著城巿的燈火漸遠,心裡愈發不安 — 夏寧皓受傷的地方是巿中心,送來這兒幹什麼?他想著風毅帆那聲嘆息,看見車子駛過墳場靠近一座不知道是龕堂還是義莊的建築物。其時已經日落,樹影幢幢,他只能看到建築物上有『纓雪』二字。

極地謊言 17. 忤逆

木影

總教壇裡,紅葉凋零。雲層厚厚的不見一點藍,映襯得庭院更加落寞。往年這個時候是霍曉至最清閒的時間。玉盤祭過去而年末祭未到,考試又已經結束,大家都一派預備放假的模樣,包括袁民皓。她會約他去中央巿邊緣在一地菊花上野餐,而他會帶她登高看銀杏。可是今年她忙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