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極權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4 人追蹤
8 篇作品

社區活動|從今天起我要改變:實踐篇|「過程記錄」為自己閱讀(10)

陳伯軒

只是很可惜的沙丘沒有時間看完,讓我有點扼腕,畢竟本來就是為了這系列才開始看書的,只能說有時候就是如此,越想做得越沒有做到,倒是其他書本都看完了,比我上上週的預計結果好很多。

1

枯枝敗葉與錚錚鐵骨——讀《The Responsibility of Intellectuals》

9樓C室

面對極權專制管治,要毅然放棄優渥的身份地位,甘願成為政權的眼中釘絕非易事。古往今來,人性的光輝從來只有在危機和苦難前才得彰顯。知識份子的錚錚風骨正正守護着自由人的尊嚴。

十六、《緬甸政變 : 參與緬甸在台的受害者祈福活動》

tingju_Huang

第一次參與了緬甸在台的受害者祈福活動,親眼見證了緬甸在台人們對於軍事政變的激動與痛心疾首,現場的敲鑼打鼓、大聲呼喊,為了在家鄉犧牲的示威者們,他們想讓大家看到緬甸正遇到的艱難。

極短|總結近兩年觀察亞洲人權和民主運動

於琛琛也是捲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我們以為啟蒙時代以來天賦人權是理所當然的規則,我們也以為文明走到今日絕無反璞歸真的可能,但是,我們忘記這是一個人吃人的時代和世界,如果不能強悍的保護自己,甚至張牙舞爪的吃掉對方,就會被吃掉。很無奈,可是生存沒有僥倖,誰都不應該活得太軟弱。

逃亡與再生

黃牛山人

二月上旬及上週末,我從系統數據觀察到用戶註冊量大規模地躍升,經過調查後證實第一次是因為吹哨人李文亮醫生逝世而掀起的#我要言論自由浪潮,第二次是因為「騰訊大家」公眾號被關掉了。兩次事件都觸發了大量中國內地網民「逃難」到牆外的自由網絡。霎時間博客社群百花齊放,不同的思想互相激盪,好不熱鬧。

瘟疫與極權體制

豆瓣難民

在這篇短文裡,我將盡可能簡單地闡明瘟疫爆發與極權體制之間的關係,並且指出極權體制本身就是滋生大型瘟疫的溫床。瘟疫與普通傳染病不同,這是因為瘟疫自身包含有傳播因素在內,也就是說,只有當傳染病在短期內迅速擴散到一定傳播面積才能稱之為瘟疫。因此,在瘟疫進行大規模擴散的時候,我們對於瘟疫...

比敵人更可怕的,是自我分化

思考

不分化,不公審;共進退,一齊贏。曾經非常擔心區選會讓過去反建制力量的分裂再度回歸,但很興幸大家打了漂亮的一仗,整體而言不同組織在選擇過後仍然能夠為同一目標繼續前行。早前在《無論你是哪個位置的同路人,請别鬆懈》一文說過,與建制以及背後的中共對抗只是開端,這抗爭肯定是漫長的戰事,需要長期持久的參與,繼續發揮創意去發掘機會。

亂世雜記(一) 從暴大攻防戰到二次罷工的平行時空

WrightFu

過去的數天,對香港人來說,又是一段悲憤莫名、驚心動魂的時刻。周梓樂同學的離世,觸發民眾透過堵路促成「三罷」,然後出現了星期一早上在西灣河連開三發實彈的事件,及昨日在中文大學(暴大)儼如六四屠城的慘況,而來的多區激烈開花。從某個層面來說,我也稱得上是一個「受害者」,但在如今大是大非的情況下,就絕對不應該介意這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