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
阿特拉斯耸耸肩
主理
1 人追蹤
14 篇作品
阿特拉斯耸耸肩

知识分子掌握了1%的知识,然后说其他人拥有的99%不是知识

以下文字,取自《索维尔|知识分子与社会》微信公众号:保守主义评论。括号里是我的感想。---- 被看作“知识渊博的”那些人通常会有一种特殊知识,也许那会是学术知识,也许会是其他种类的尚未被大众广泛掌握的知识。那些在寻常事务(比如铺设水管、木匠活或打棒球等)方面掌握有很多知识的人们,...

21
MuxSansCulotte

[代发]“社会主义者”的奶嘴

作者:陈觞Shawn人生在世,不为别的,就为了找一个奶嘴。奶嘴是一种对母亲乳房的模仿,找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奶嘴,就像回到家一样,这就是一种幸福。即使是自诩为社会主义者的人,也仍然需要奶嘴。他们固着在某些对象上,然后便认为这些奶嘴是“社会主义”。

MuxSansCulotte

[代发]雄性学者们的现代“性”焦虑

作者:陈觞Shawn 注:本文极度菲勒斯中心主义,如有不适,作者概不负责。另外,敬请对号入座——如果你觉得是描述自己,那就是你。有人说,现代社会应该给学者一点犯错的余地,正如成龙说:“我只是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这些学者除了在做飞黄腾达的美梦,还在做酒池肉林的春梦,这就是一...

flag

你認可的中文世界知識分子有哪些?

國籍不限,不必是學術界專業人士。但應該在某專業領域有一定成就和聲望,在公共議題上發表過相關的討論。若提名藝人,則藝人應通過作品表達對現實議題的關切。純粹的藝術表達型藝人\藝術家不在本次討論範疇內。鄙人拋磚引玉,提名: 饒毅 - 生物學家,北京大學終身講席教授 鄭永年 - 中國政治...

江上小堂

知识分子为什么会挨整?

“改革”前,中国的知识分子饱受折磨,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屡遭打击。这在中国历史上非常少见。以往,新政权上台后,大都会重用知识分子。即便他们过去效忠于旧政权,只要他们表示拥护新政权,新政权就会既往不咎,反而受到重用。

素朴

通过知识能获得德性吗?

《真君子与伪君子》,张维迎教授的一篇近作,笔触真诚。18年秋季学期,我去北大旁听了张维迎教授的《经济学原理》课,收获颇丰。「大多数知识人只是把学问当成饭碗。」此言不虚,跟我观察到的也相近。

江上小堂

中国知识分子与民众的分离及其影响

时至今日,中国仍未从根本上接收民主自由的价值观。一百多年来,中国对西方文化始终是按“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来加以应对的。对科学技术,自然是为我所用;对思想观念和社会制度则是在中国固有的传统之上为我所用。

江上小堂

中国知识分子要抛弃“以天下为己任”的致命情结

中国知识分子素有“以天下为己任”的悠久传统,这也算得上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大特色吧!关于这一点,中国历来的志士仁人有过多重的表述: 孔子的说法是,“士若怀居,不足为士也”,意思是说一个士人,如果他总是想到家乡,想到为家乡做事,而不考虑天下,就算不上一个士人了。

xunger

如何做有机知识分子?来自项飙和朱健刚教授的回应

内容来自5.17“后疫情时代的青年”沙龙,提问环节,在此感谢组织活动的同学和朱健刚老师。问题由笔者提出,得到了项飙老师和朱健刚老师的回应,内容由笔者记录,未经老师审核。问题:怎样做一个有机的知识分子?就像前几天周濂在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的讲座中提到的,是非黑白颠倒的时代,偏爱才是真...

不明飞行兔

何谓知识分子之我见

在我对《现在,到了对一些批评者的标准进行检验的时候》一文的评论里,好几个人一直拿我所说的知识分子四个字来嘲讽,却不真的问我一下,我所使用的知识分子一词的含义和语境。@yfz和@郝佳林 最后提出了这个问题,我做了回复,把回复的文字贴在这里,与大家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