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6 人追蹤
17 篇作品

哈萨克斯坦:革命运动与军事干预

中国劳工论坛

现在是否有可能在民主基础上的加强在扎瑙津的组织并将其长期化,以及将工人运动扩展到全国?现在是否有可能用社会主义方案(这需要首先在哈萨克斯坦形成一个坚定的革命社会主义组织)使工人运动政治化?国际社会主义道路认为,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它们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绝对必要的。

哈萨克斯坦政府违反民意进口中国疫苗引发媒体质疑

卡扎克

虽然国民接种辉瑞疫苗呼声高涨 但哈卫生部却大批量进口了一款在哈国无人知晓的中国疫苗

假设你是1900年出生在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人

卡扎克

假设你是1900年出生在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人。十岁的这一年,你正式的在自己世代生活的土地上成为了一个少数民族。在你16岁时,哈萨克斯坦全民反俄大起义爆发了,你也拿起武器加入了起义大潮,不过起义很快被镇压了,你侥幸没死。20岁这一年,共产主义政府开始在哈萨克草原推行军管制度,所有的...

鬼打墙:她在新疆的镇压中幸存 [下]

迪普埃尔

大规模羁押监控主导着中国维吾尔和哈萨克人的生活之下,一位女性为自己的自由而抗争。

鬼打墙:她在新疆的镇压中幸存 [上]

迪普埃尔

大规模羁押监控主导着中国维吾尔和哈萨克人的生活之下,一位女性为自己的自由而抗争。

鬼打墙:她在新疆的镇压中幸存 [中]

迪普埃尔

大规模羁押监控主导着中国维吾尔和哈萨克人的生活之下,一位女性为自己的自由而抗争。

绣鹰——《新疆故事集》之二

雪地撒野

1 你是否在山上看过冬天的乌市?太阳落下,温度骤降到零下,从山上吹下来的雪星子撞到脸上,改变方向继续向下飞驰而去,脸上留下细小的灼热,寒气逼人,在唇须上结出冰霜。黑蓝色的幕帐升起,白色的雾低低地在城市上空聚拢,巨大的蘑菇状烟柱直通天际,灯火和星光同时在其中闪闪点点。

【译文】”直到你和你的子孙后代都变成中国人”:新疆拘禁过后的生活

小银

原文于2021年1月6日刊登于 SupChina:‘Only when you, your children, and your grandchildren become Chinese’: Life after Xinjiang detainment - SupChina 作者...

1

鷹獵文化(3):觀光與現代鷹獵的困境

廖珮岑

「這次應該是真的獵到狐狸了吧?」 阿格拉手上的鷹正以華麗的身姿,如風一般快速飛向山谷,腳爪準確地落在一隻可憐的獵物身上。阿格拉堆滿笑容,轉頭看向我,瞬間駕著他的馬直直衝下將近70度的陡坡,下馬迎接他的鷹和獵物。我坐在馬上,往下看,一陣暈眩。

3

鷹獵文化(2)—狩獵者與草原

廖珮岑

強勁的風夾帶少量沙塵而來,我忍不住閉上眼。再度睜開眼時,眼前一望無際的草原,一點一點零星的羊群,後面騎馬趕著羊群的牧羊人,蜿蜒曲折的河流,破碎塊狀的雲層如冰山懸浮於地平線之上,上空是近百隻黑鳶盤旋,夾雜幾隻草原雕。一名鷹獵人在峭壁上丟石頭,試圖驚擾山谷中任何獵物。

5

新疆的人口重组运动 - 两位历史学者的对谈(上)

小银

翻译整理了前不久这场专题讨论的内容,分成上中下三部分发,有些地方稍有省略。原视频在 YouTube 上可以看到:A Case of Demographic Re-engineering: Religious and Cultural Repression Campaigns in...

中亞伊斯蘭教如何練成? — 蘇菲派導師與帖木兒式建築

廖珮岑

突厥、騰格里與蘇菲伊斯蘭教 (終)「如果你沒有時間也沒有錢可以去麥加朝聖,你可以來突厥斯坦朝聖三次,這樣就跟去麥加朝聖一次一樣喔。」D站在人來人往的亞薩維陵墓庭園正中間,抬頭望著陵墓。「突厥斯坦就是中亞的麥加。」我對突厥斯坦 (Turkestan)的第一印象,有點類似沙漠中綠洲的...

3

騰格里信仰與伊斯蘭教的融合—阿爾斯坦巴巴(Arystan Baba)陵墓

廖珮岑

突厥、騰格里與蘇菲伊斯蘭教 (2)車子一個轉彎駛離主要道路,路邊的英文指標寫著:Otrar。奧特拉(Otrar)是中亞地區重要河流錫爾河流經的綠洲城市,是古代絲綢之路其中一個站點,如今已經沒落。這個城鎮除了是古絲路的驛站外,同時也是中亞草原定居社會與遊牧民族的分界點,是民族衝突之地,但同樣也是文化交會融合之地。

距離烏蘭巴托30小時—蒙古的長途客運

廖珮岑

「safe traffic!(祝你搭車平安)」腦中響起為我送行的哈薩克族朋友最後一句英文,他微微上揚的嘴角,還有那輕鬆看待生命的語氣。這不是我第一次搭蒙古長程客運,上次是15個小時的車程,只記得那次就是一直睡,睡到腰酸背痛,終於抵達目的地,而這次,我感到手腳發軟,這次需要30個小時。

1

【转载】一位前新疆集中营工作人员的爆料

中華民國遺民

来源: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028 我在集中营干过,现在主要对付知识分子,维族知识分子,万一哪天有变化,可以很平滑的独立并治理国家。再加上有海外关系的你,你老爸不进去谁进去?曾经在看守所看人,全是教育系统的人,图书管理员,校长之类的。

一篇关于热依扎、网络暴力和新疆的旧文

卡扎克

这是写于2018年的一篇旧文,一开始发在知乎上,后来我自己清空了知乎(虽然注销程序操作到一半知乎把我封号了),前段时间热依扎在微博上又一次成为话题时,“不过春节”这个事情又一次被人提出来过。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回看这篇旧文,很多写到的东西其实一点都没有改变。

哈萨克国际通讯社记者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所见所闻

卡扎克

本文原文发布于2019年1月9日,系哈萨克斯坦国际通讯社Kazinform(哈通社)驻华记者,受中方邀请对新疆进行的访问期间记录下的见闻。出于两国之间的明面友好关系,该报道基本没有明确写出记者的个人观点。以下为全文翻译: https://www.inform.kz/kz/ek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