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學

李斯

專訪: 鄭周鳳 - 理論與現實

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生、【五夜講場 – 哲學有偈傾】節目主持 約阿鳳做訪問和拍照,先讓她挑地方,她選了中大未圓湖。湖中心有一個中式八角亭,名為「獅子亭」。我不是中大人,去年夏天才第一次到訪,以為亭名或許來自一個跟獅子有...

thatsmylife

留港日記

11/15/20190200-0430 跟同住酒店的朋友激情聊天 他說第一次見到我就覺得我是「痴線佬」 想要認識我 我們忍不住感嘆命運 歷史的機緣巧合 我說 我覺得香港是一個由無數偶然創造出來的奇蹟 而我不忍在有生之年看到它消失 1700 為數不多還留在書院的幾個朋友也告訴我她們...

3
bananabro蕉哥

【Matters新人打卡】中大輟學生蕉哥,在香港的成長經歷

大家好,我是蕉哥,來到Matters已經是一段時間了,也不算太新,最初是在Medium開始自己的寫作,本來【自學編程日記】也是在Medium開始。從Medium到Matters可是,日記在Medium沒有觀眾,於是就想隨便找個平台張貼,找到了Matter。

Siutong

暴大之路 12.11.2019

暴大之路 上午,一條斜坡路上。「同學仔,小心啊!」她抱著一箱東西迎面走來。我只是碰巧穿了黑色衫,戴了口罩。傍晚,這條斜坡附近的電梯。「唔該,請問宜家下面係咩情況?」 我愣了一下,忙說:「Sorry,我唔知啊……」 還好戴著口罩,我的臉一定紅了。

譚蕙芸

有燈就有人

中文大學被防暴警察攻入那個下午,引發晚上萬人空巷衝進校園支援的場面,警察於11月12日深夜撤退,校園經歷了4日3夜的動盪,山城由一間學校變成了抗爭者與警察對峙的留守陣地。中文大學地理上獨特,它位處郊外沙田,佔地過百公頃,...

盖比徐

看著他們的眼睛,我一點也不害怕

在香港中文大學成為硝煙彌漫戰場的後一天,我看到克里斯托在FB說有沒有人要一起去中文大學或沙田法院。我想去!我跟克里斯托和霜霜說,但全城交通癱瘓,中文大學那邊道路更是無法過去。終於下午地鐵站有所恢復,我們決定去自己的學校看看,中大「戰役」後,浸大也許要開始。

昆仑明月

为什么不能认可反送中 | 港中大事件思考

笔者注:之前发了一篇文章, 此篇为重新整理后。因为香港反送中事件,特别是港中大遭攻击,已近失控。这个我当年梦寐以求的学校遭此羞辱,令我彻夜难眠。我决定开始鼓起勇气,讲出我内心的真实话语。我怕再不说,真的就没机会了。同样,作为内地人,我谨代表我自己。

透图哥

旧文|谨以此文纪念港中大的学生们!

百年前,风云际会时,未闻有军警入大学抓捕之事; 今天,却可以明目张胆地攻打校园,抓捕师生。百年前,鲁迅尚可以写下传世之作,纪念逝去的学生; 今天,却发声不易万马齐喑,甚至连小渔村的名字都不敢提。

benla

原來香港中文大學是這樣對待女工和弱勢者

這幾年作香港傳媒研究,也到香港中大當過訪問學者,中文大學是我拜訪最多的香港大學。許多敬重的朋友畢業於此,或這裡教書。2016年拜訪中大時,跟邱林川教授一起早餐,之後就作了這篇簡單的報導。

睡之

留駐獨家村

11月11日,星期一,清晨大約七點半,我被窗外的警車聲吵醒。打開窗戶一看,大半個吐露港已經明亮,對岸慈山寺的觀音像照常佇立在我的視野最中央,公路上看似來似乎與往日無異。對於中大,五個月來,我始終有一種自相矛盾的心理:我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