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知識份子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4 篇作品
龔克的功課

沦为控诉对象的《我控诉》,与永不落幕的德雷福斯事件

德雷福斯案是场苦涩的剧目,历史的当事人被命运之手无情操弄,所谓的同仇敌忾,其实充满纷争;所谓的沉冤昭雪,其实颇多缺憾。纵然如此,它的深远意义却无法否认。两个甲子之前的1899年,对于中国意味着什么?

學展

公共討論的兩個疑惑:某某價值為何重要?雙方對概念的定義如何達成共識?

昨天跟兩個朋友分別討論了兩件事,兩件都是台灣最近的輿論熱點,這過程讓我想起 @彭捷 幾天前發的這篇上游文章。一是與一位平常沒這麼跟上政治時事的朋友解釋管中閔案。二是與一位政治立場偏向「現狀獨」的朋友解釋,我為何不能接受「柯文哲說兩岸一家親」這件事。

彭捷

【拋磚引玉】大家平常關心什麼公共議題?為什麼關心那些議題?

我相信進入matters的大家,都是有興趣進行公共討論。但大家通常是關心什麼公共議題?為什麼關心那些公共議題?大家有無這樣的焦慮:很想盡量瞭解所有知識與公共議題,卻發現自己總是miss了很多公共議題、無法追上新的知識。我就常常有這焦慮與困惑。

Oliver Ding

谈谈对Thought Leadership/leader的认识

有位朋友问起我对thought leadership/leader这个词的印象和理解。这取决于你在哪个领域,选择什么立场。我把它看成类似中文语境中的[知识网红]。年中践行 [马特焕新+国际友谊日] 活动时,我在30天内分享一本友谊之书,第18天分享了The Ideas Industry给友人倪考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