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法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3 人追蹤
8 篇作品

劳动仲裁结案一年后,你问我过得怎么样?

元気田支店長D

概述: 2020年,我经历了4个月的劳动仲裁案。我被当时任职的公司辞退后,公司拒绝支付经济补偿金,于是我申请劳动仲裁,想要回属于自己的钱。整个劳动仲裁的过程颇为曲折,从填写申请材料、搜集证据、了解相关法律法规、到仲裁庭开庭,之后拿到裁决书,其实并未结束,因为对方向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结果,没办法,只好法院上见。

两年多过去了,反996的口号还能继续喊下去吗?

恰帕斯东风电台

8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最新发布的《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第二批)》中指出,“996”严重违反了法律关于延长工作时间上限的规定。这一消息很快得到各大媒体转载。结合前段时间字节跳动、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一些部门宣布取消“大小周”的消息,我们似乎容易得出结论:长期...

法庭上的外卖员:外卖平台的劳动关系的认定为何如此多变?

多数派Masses

为何在骑手的用工关系判决上,地方的司法判决有如此的随意性?大陆的司法判决中代理商公司承担了大部分的用工方(劳动或劳务)责任,但是平台是否可以就此免责?国家是否应该成立专法来对待新型的平台劳资关系?

转载|无故被公司告知“不能胜任”后,我是如何正面刚到底的

多数派Masses

编者按:多数派一直尝试分析当下社会的劳工问题,然而从分析到行动并不经常是自然而然的,实际的反抗会遇到资本大大小小的反扑、忽悠、威胁。就像以下故事的主角,从拉锯到下定决心跟公司撕破脸,老板会PUA、公司会用各种话术贬低你,这些都是资本到最微观层面的力量。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聆听他人的维权历程,学习如何走出来自我解放,这样的豚骨拉面真香。

2

深圳改开四十周年 | 《劳动合同法》被架空后,劳动者还能自救吗?

多数派Masses

10月18日,中央文件指出深圳将开展特殊工时管理改革试点,10月20日,广东省高级法院认定华为与其员工签订的《奋斗者协议》(协议内容包括“自愿加班、放弃加班费、放弃带薪休假、接受公司淘汰”等等)生效,身为改革开放试验田的广东有意挣开《劳动合同法》的束缚,为用尽员工创造新的法律依据。

“四方获利”、算法宰制与中介谎言:关于平台经济劳工困局与解法的探讨

无隅

作者:邢麟舟 近日,一篇名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深度报道再一次引起了网络空间关于外卖行业与平台经济的大讨论。文章点出的现象并不算新鲜:因受算法宰制、平台剥削和用户共谋,外卖骑手们面临着艰苦、危险的工作条件,平台、乘客的巨大压力,以及因合法雇佣关系缺失而导致的工作不确定性。

1

马云捧上的鸡汤,我看还是不要喝了吧

C计划

​996不是你的福份,是对你的剥削 关于996的争论尚未停息,马云老师又来添了把火。“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996?”“我不要说996,到今天为止,我肯定是12x12以上。”…… (马云谈996工作制)马老师在阿里内部交流活动上分享...

劳工权利意识的觉醒与法律制度——从最低工资标准说起

Freiher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