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原點
尤黑
主理
5 人追蹤
19 篇作品

笨拙的问题们(笨拙的自己)

鮭 • シャケ

“不能选择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吗?” “ ... ” 或许习惯把问题归于他人 而常看不见自己问题的存在 “你知道的!你懂的!” 被友人这样告知时很不知所措 知道吗?好像都知道 懂吗?好像都懂 还是很迷茫... 友人说我又Over thinking 了 Erm,是那样吗?

婷駐妳心人生相談室

若Likecoin匯率回到原點,你/妳還在寫作嗎?

射手媽咪婷婷

這世界太不平靜,而生活也總是處處與我們作對,又該當如何是好呢?

T for Trauma

山地

這小書很精練,由定義、機制及對應方法,也配以圖表闡明,是我這段日子我愛不釋手的其中一本書。一開始,已很震撼,說:「創傷與暴力總連在一起,暴力引發創傷,創傷若未療愈,一樣引發仇恨、種族主義等暴力,叫社會更不安。」

2

S for Somatics

山地

也曾分享,今年我立志愛惜自己的身體,找了骨骼調整師去檢查這副勞損的身軀,他問了一個今天我仍不懂回答的問題:「你怎樣跟自己的身體溝通?」後來,他介紹我上一個至今仍叫我一頭霧水的課程:「費登奎斯方法」(Feldenkrais method),把我推進一個陌生的身心領域。

P for Powerarchy

山地

人際相處中,即或是好友間,也難免有互相比較,自覺或不自覺把別人數落;毒舌、羞辱、凌霸,背後是貶低他人,同時抬高自己。當這種power over有社會系統的加持,滲入文化、敍事,甚至制度時,就成為結構性的壓迫

O for Oppression

山地

我發現浸淫在社會文化中這個身體,早已embodied 了主流價值,我的操作不全是由自己理智操控;用槍指著別人腦勺的快感,叫我驚嚇,反問壓迫是否已內化,體現在情緒和心理上?如此,壓迫者與被壓迫者是否如此簡單二分?

N for Nonviolent Communication

山地

粗口可以說得流暢,但提起「愛的語言」,心理上就抗拒,生理上毛管直豎,行為上感到得​​蹩扭。難道前者就是不加修飾的真情,後者就是裝模作樣嗎?

1

M for Mindfulness

山地

​​​​Human mind is a wandering mind. ​​A wandering mind is an unhappy mind.

1

L for Loneliness

山地

如果世上有人類動物園,必須在籠外掛一個大牌,標註:「此人不宜獨居」。

K for Kindness

山地

人太忙,情緒空間太少,急於自辯,忙於控訴,又渴望被體諒,不自覺地陷入你錯我​​​​對的爭戰中,忘記了幼稚園便學的相處之道,Be kind to one another。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