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抑郁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6 人追蹤
21 篇作品

政治抑郁后的一缕阳光

希奥并不在乎时间

最近学到了一个新词“政治抑郁”。通常指某些人不满社会现状,又无力改变,最终导致的抑郁。当然,这种“富贵病”只会发生在资本主义国家,可如今世界是一个整体,病毒全球传播,政治抑郁也在蔓延。

PoliticoMinds(01)- 我与政治抑郁的缘起与抗争

J.S. Cheung

心灵的痛苦看不见,摸不着。我需要找到一件事来继续驱动我的生命,那就是写作。

【卒業旅行】Tag I - 火车旅行与边境检查让我陷入政治抑郁

Tingalein

昨天终于把毕业论文交上去啦。我没有得高分的自信,不过应该可以通过吧。从昨天开始,基本上可以放松到九月底了呢。因为朋友被哥本哈根大学录取,要去念她最爱的气候变迁硕士,我们四个人就准备一起去哥本哈根,帮她搬家,也顺便带上帐篷在北欧浪一圈。说起来,这也是第三次来北欧了。

CBD初心指南

Alfred Cheung

「我應該服用多少CBD油?」是常見的問題,卻沒有一個直接了當的答案。初接觸CBD時,對每日劑量有所疑問,是正常的。 一個人應該服用多少CBD,取決於一系列因素,包括年齡、性別、體重、症狀,和同時使用中的其他藥物 。我們很想直接告訴您應該使用多少CBD,但綜合這些因素,我們需要與您一起衡量。

政治抑郁中如何与自己和睦相处

CharChar

(1)放弃说服与自己不同立场的人。对方的立场不会因为我们举出的事实改变,并非对方故意冥顽不灵,只是人类的大脑还没有进化到这个阶段,非常遗憾。(《为什么事实不会改变我们的观点》,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7/02/27/why-f...

極權之下,我們的恐懼、抵抗與愛

張潔平

一、極權並非他者 6月30日深夜11點,跟很多人一樣,我在電腦上一行一行讀完了港版《國安法》全文。一邊讀,一邊在腦中翻譯那些強硬又模糊的詞句——彷彿回到以前當記者做中國報導的日子,強烈的時空錯亂感之餘,心中的荒謬與荒涼,難以言表。15年前,我剛到香港,做記者寫中國報導。

12

【讓愛發電】「等风计划」——从现实出发的读书笔记写作计划

鹿馬

我是一个怎样的创作者?我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大陆人,现居日本。人生中第一次发文章就是在matters,本人既不是文字工作者,甚至连业余的都算不上(除了写论文和报告,离在matters上写作之前最近的一次写作就是高考)。与很多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一样,我也正在用写作克服“自我表达不自由”的顽疾。

15

未来岁月,人类的未来岁月要来了吗

阿支哥哥

前两篇文章都是社论,社论多无聊啊,政治的东西争来争去。说说时事新闻吧。现在呢,我的新闻来源多来自社交媒体和新闻APP吧,这里推荐下,大陆的苹果商店里主流的国际媒体都能搜到,还是不错的。这两天刚下载了一个usa today,不用翻墙也能看(其实不用翻墙也能看的国际媒体还是不少,...

只想去覓尋 誰這夜亦亮了燈 | 少數的孤歌?

CHEZZA

這是關於「窗框裏軟禁」的少數群體的故事。不管是性少數,或是現今一牆之隔的政治少數,今日聽起來都特別應景。初次聽《同窗會》是HOCC的版本,當時便覺旋律、編曲和歌詞都不像是這個世代的風格,一查果然原唱是梅姐,實屬滄海遺珠。這首歌除了讓我想起Sleepless in Seattl...

神经错乱篇:关于国安法

Storm

我经常有自己神经错乱的感觉,因为对很多事情都有很大的疑惑或是无能无力感,而再看看周围的人,其中很多人都生活得很笃定的感觉,不由得想,自己怎么连日子都不会过了。比如说,最近针对香港的国安法。我的感觉是,这对双方都不是好事—大陆的战狼精神、大国策略的国际影响也就限于让他们自己和小粉红开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