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六月,我們書寫六四
Matty
主理
34 人追蹤
21 篇作品
信風吹拂冷角落

六四三二──致我們正在失去的不可描述

張蘊之

香港街頭,天橋上的每根柱子,一個個灰敗的、骯髒的、蒙塵的塑膠瓶,在風中搖晃,所謂「吊小瓶(諧音)」是也。在熾熱的艷陽下,像是未熄的煙蒂,在我的心裡烙下燙痕,一枚、一枚,又一枚。我曾經以為自己長大後可以像眼前那些時髦的都會女郎,步履輕盈地穿梭在香港的高樓廣廈間;然而那光燦燦的未來之夢,似乎也隨著血肉模糊的新聞照片,變得黯淡虛無。

4

在北京拍到的6和4

JV

手机相册里一直存放着几张照片,都是这几年我在北京街头巷尾偶然拍到的,关于六四想象的照片。每当六四将至之时,我都会想要将这些照片发布到一些网络平台,以示对卅二年前那场腥风血雨的祭奠,可每一次,我都在点下发布键的最后一刻前,毫无例外的退缩了。这种自我审查之后的退缩,已成了深嵌骨髓的直...

4

【多圖】法國小妮子因學習中文前往北京 偶然成為攝影師後記錄六四事件

顯影PhotogStory

法國攝影師Catherine Henriette的名字,很多人未必很熟悉,若你移步Getty Images網站搜尋這名字,便會發覺許多熟悉的六四事件照片,原來都出自她的鏡頭。

3

《尋找坦克人》(Chimerica):被輾碎的自由夢

I AM NOT A CAT

如果中國要有一個可跟Iron Man匹敵的超級英雄,那不應該是「中國隊長」,而是「坦克俠」(Tank Man)。誰是「坦克俠」?他就是在一九八九年北京六四屠殺翌日,挺身而出,在大街上以肉身擋住解放軍坦克的那個神袐男子。很多媒體直接稱他為「無名英雄」,也有人說他名叫「王維林」,但他的真正身份和下落眾說紛紜,至今仍未確實。

“六四”期间的波士顿

罗四鸰

1989年的波士顿

1

蠟淚

kay

民主派議員高喊過「我要真普選」,然後又因為本土思潮冒起而分裂,演變成2016起的「光時五革」、2019初夏標誌性的「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是沒用的」。最後,雖然有段時間不想承認,可是2019我們輸了。如此的結局,雖然有設想過,可是當設想成為現實,還是有一絲失望,甚至可以說是絕望。

1

塵封三十年的影像——謝三泰「廣場上的四十天」

顯影PhotogStory

現年63歲的謝三泰是台灣資深攝影記者,1987年在《自立晚報》開始攝影記者生涯, 1989年,胡耀邦逝世後兩天,他被公司派往北京採訪,在天安門廣場上拍攝四十天⋯⋯三十載過後,謝三泰在2019年出版《吼叫一九八九》,將埋藏多年的照片重現眼前。「顯影」得到謝三泰老師首肯授權,刊登序文及部份圖片。)

2

8964:進到我們心中的維園

TakTHHO

我們悼念六四的方式,其實已不限於香港的維園。政權縱然牢牢將這地方鎖住了,卻鎖不住我們「心中的維園」。我們仍然可以在自己的有形或無形的私人空間中點起六四的燭光,讓當日聚集在維園的燈火,擴展到全世界每一處有香港人的地方。正是我們面對著更大的政治打壓,香港人卻會更有創意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2

我們醒了,我們又睡了

TomLeong

「我們醒覺了!天下者我們的天下,國家者我們的國家,社會者我們的社會。我們不說,誰說?我們不幹,誰幹?」——毛澤東〈民眾的大聯合〉1989.澳門「割韮菜」「內捲化」「躺平即正義」,近日引起中國人熱烈的討論與思考。對這一代人所受的壓力與壓抑的成因亦是眾說紛紜,「一孩政策」「國進民退」...

流離城事慢半拍。

六四讀書筆記

捲氏俗女

年復一年,我們紀念、我們流淚、我們依然為之悲憤、我們說好永遠都不要忘記;然後,日復一日,我們懊悔、我們沉默、我們說好說歹地把日子過了、我們終究不再提起。謹紀念六四(和它在時光流轉中顯現出來的本質,那些在當時人們意識到的、和沒有意識到的時代精神。)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