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胎
多数派Masses
主理
8 人追蹤
8 篇作品

談談中國的“雙減”政策

王瀾

2021年,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教育部下達命令,實施雙減。官方聲明此舉措的目的是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規定中禁止了各種形式的月考、周測、限時測驗和學情調研,也要求學校放學時間不得晚於五點四十。但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卻出現了問題,各個學校對政策都是愛答不理的態度。

[轉載]加速土崩瓦解---中國社會仇女和低生育率讓這場加速踩上油門

新蘇聯研究所

鏈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2648 中國的低生育率不是什麼新鮮事,原因大家說了很多,我想從自己一個小城市出身的年輕人的體驗來看待這個現象 我自己家在江西,全省只有一個較大城市南昌,其他縣市普遍都非常落後,不管是基建還是教育,原因嘛懂得...

老齡化社會與地球的負擔

時間一直在流逝

2021年5月31日,中國公佈了三胎政策,容許一對夫妻生育三個子女,這個政策對某些家庭也許是好事,對某些女性而言卻可能是更多的痛苦(女性成為家庭和生育的犧牲品)。

航通社的朋友们

从“疫苗犹豫”看“生娃犹豫”

lishuhang

假设我们把所有该给的条件都给了,生育率就会立竿见影的提高吗?

反对三胎,不仅仅是反对三胎本身

StephenYeong

更是面对生育问题时,当权者所表现出的懒政

1

不聊生,聊聊人生

不务正业的旅者

关于三胎政策的各种调侃和段子里,我最喜欢“民不聊生”这个梗。“民不聊生”。关于这个词最早最深的印象,大概是中学历史书对“封建社会”的谴责吧。在对万恶的旧社会的鞭挞中,新社会的伟大和正义成为理所当然。压迫、苦难,“民不聊生”,当然只属于过去。

「哆啦A梦」伴我同行:少子化时代的父权复辟尝试

陆泓旭

我们能想象一种人口不那么急速增长的世界吗? ——傅适野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三胎政策下,我们对劳工、女性权利和养老的几个忧虑

多数派Masses

面对已然躺平的青年,哪怕是当下全面放开生育限制,很可能也无法将他们从地上拉起来,因为生活连婚都结不起,何谈生育。开放生育来提高生育率的算盘,极大可能打不响。有鉴于此,多数事务社尝试从劳工问题、性别不平等以及养老等多个方面对三胎政策提出忧虑和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