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义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6 人追蹤
9 篇作品

俄烏戰爭 - 為何人們欣賞普丁?

DrunkenDonkey

很多人已知道俄烏戰爭中,歐美保守陣營中有一票人們在危機前以及戰爭期間為普丁說話,保守陣營目前還在打架與分裂。而共和黨搞民調與政治策略的 Frank Luntz,也在 twitter 上問「欣賞普丁的人們,這是為甚麼?」。

3

中国新一代的“北方主义”

Noth Teke

“做题家”、围绕丁真或是谷爱凌的争议、中国北方经济的衰退、中国部分年轻人对左派的乌托邦式幻想,以及最重要的一点,现在很多年轻一定会不满于现行的资源分配,无论是在地域还是阶级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在中国控制下的互联网里就遇到了这些“忠诚的反对派”,他们的意识形态来源于农业被工业建构后的旧世代记忆,而他们的意识形态传播则有点像“农村包围城市”。这就是北方主义,我想聊的东西。

秘鲁:激进派佩德罗·卡斯蒂略赢得选举!

中国劳工论坛

秘鲁人民必须汇集自己的所有精力,超越卡斯蒂略提出的改革。这样的左翼组织必须打碎资本主义国家机器,推进工人政府的建设,在秘鲁和拉丁美洲其他地区建设社会主义。我们的国际组织ISA(国际社会主义道路)全身心投入这项令人兴奋的任务。

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会被取代吗?

flukyfish

来源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闻博 一场风波,将香港卷入动荡,连带着“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将被上海取代”的猜测甚嚣尘上。今天就和大家好好讨论一下,这一猜测实现的可能性有多大。凡是财货汇聚之地,总会跃跃欲试发展金融业,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

到底是民主还是民粹

科学探求者

虽然民主制度建立的初衷是为了避免独裁统治和寡头政治,这相比于君主专制制度和军事独裁制度而言都是一种巨大的进步,但它的缺陷也是非常明显的,即民主制度本身很容易受民粹主义绑架选出一些民粹主义领导人甚至是别有用心的阴谋家。

莫迪被迫两线作战:国际声援印度农民抗议,政府指控锡克族搞独立

arden

本文编译为主,写作对象原本是GFW墙内的受众。但我相信族群议题,对于海内外读者都有一定参考价值。①印度农民抗议持续数月,莫迪政府封网追责记者,已经引发各国元首到明星名流的批评谴责,印度爱国人士强烈表示反对“干涉内政”; ②此外,莫迪政府强烈抹黑抗议农民,受海外“追求独立”的锡克族...

班農等人到底有多危險

DrunkenDonkey

標題黨。說是 Steve Bannon 「等人」,是因為 Bannon 是最知名的一個,而且他的國師形象很突出,在將前大總統 Trump 拱上寶座一戰裏出力甚多,是右翼民粹的經典成功案例。但和 Bannon 和光同塵的人有一大票人,他們的想法和世界觀都是類似的。

民主也不能贪多:美国党派的初选实验路向何方

FullAutoNG

本文作者Jonathan Rauch,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Ray La Raja,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政治学教授。文章首发于《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杂志2019年12月期。正文部分今夏收看第一轮民主党总统初选辩论的美国人得以领略的奇景,在老一辈人眼中恐怕是一出荒诞剧。

大西洋月刊:美国正在经历暴民统治的噩梦

FullAutoNG

1787年赶往费城的詹姆斯·麦迪逊 (译者注:James Madison, 美国国父之一,美国宪法主起草人,第4任美国总统) ,心中想着的都是雅典。麦迪逊下定决心,要在起草宪法时避免重蹈这些“古代和现代邦联”的覆辙,他相信这些曾经伟大的国度,最终都败落在煽动家 (demagog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