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骚扰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6 人追蹤
35 篇作品

“你为什么支持弦子?”、女权主义者日常情感劳动与朋友圈管理

陈椰子

依照他们的逻辑,在公正的中国司法使他重获清白之前,朱军由于身处国家体制而不得发声、忍辱负重、失去工作。换言之,在“朱军胜诉”的这块,他们相信中国司法,而在朱军“忍辱负重”的那块,他们似乎不认为中国是法制国家,朱军——体制内人士——可以在没有(他们认为的)证据的情况下被撤职,丧失接受采访、为己发声的基本人权。如同女权博主@voiceyaya感慨,“这才是对国家的严重指控吧?”

弦子与“米兔”在中国

Lily

初识弦子,是在成都的一个活动中。她和其它朋友坐在台阶边,不注意可能还真发现不了。弦子给人的感觉,友善可亲,单薄瘦弱——与她内心的坚定与散发的巨大的能量,似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说我是做中国的MeToo研究的,能否加一个微信。她说好呀,有需要可以找她。我给了她一个拥抱,谢谢她所做的一切。

Series Report on Xianzi’s litigation 01

ravendavid

Background Information and simple timeline for Xianzi's case

2021年9月14日弦子在庭审后与大家的沟通

Blockflote

很多人都跟我说让我不要说出去,但是我没有任何有一天、任何有一秒觉得我不是一个性骚扰的受害者,我也没有任何有一秒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我即使拿到这个判决,我也依然还是要说:我就是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我希望大家也不要被这个判决影响,不是说对我怎么看,而是无论谁告诉你,你要怎么认定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当然不要被这个事情影响,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就和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一样,你是不会给这个事情改变的。

2

我们在校园里对性骚扰说“不” | 温州中学讲座实录

陈椰子

2021年8月22日,陈老师在八百人会议室为全体温中新生开展“对性骚扰说不”主题讲座,从定义、迷思、应对等角度给同学们科普了反性骚扰知识,辅以身边事例(如“壁咚”“阿鲁巴”等),现场笑声、掌声不断。讲座实录如下,后附校友实务组制作的反性骚扰手册,欢迎领取、传播。

Shyrism.News #2 每一个声音都很重要

Shyrz

从本期开始,我将尝试采用更简洁更结构化的写作方式,尽量缩减冗长的篇幅,给大家带来更好的阅读体验。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互联网公司成性骚扰的“重灾区”?

多数派Masses

互联网公司成了性骚扰“重灾区”的论调由来已久,事实胜于雄辩,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在互联网公司曾发生过的、或引起热议的涉及性骚扰的事件。

《中国米兔志(2018.1-2019.7)》后续进展更新

xuxiemituzhi20-21

续写中国反性骚扰档案,记录公共记忆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如果阿里有防治性骚扰机制,受害者根本不需要在饭堂自挖伤疤

多数派Masses

既然阿里时常自诩是互联网第一带头大哥,那么请在建立企业预防性骚扰机制上也做好带头大哥的作用吧。

1

吴亦凡事件:“顶流”的权力与新时代的荡妇羞辱|性别新闻简报10

陈椰子

‘想红’就是新时代的荡妇羞辱。本期简报聚焦吴亦凡事件与“女权男”周玄毅翻车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