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

Kun睏

我話我鄉—南崁

我的家鄉南崁地點位於桃園市的蘆竹區內,它非常靠近桃園機場和台北市,附近還有高速公路,所以真的算是一個非常便捷的城市,有很多北漂的人,會選擇在這邊紮根,因為物價和房租跟台北比較,相對低很多,而我父母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選擇在南...

風翔萬里

我話我鄉—雨港山城,暖暖

暖暖,座落在台灣頭、雨港基隆的市郊,這裡是去宜蘭、基隆、東北角熱門景點旅遊的人們,從鐵路、公路時常路過的地方。比起週邊區域遊人如織、名聲響亮的九份、十分,一個依山傍水、安靜美好的小鎮。

MonicaLee

我話我鄉︱想說的,蘇米恩替我說了

我的家鄉因為一支航空公司廣告爆紅,許多媒體認為這個鄉是台灣地方創生的典範。關於這裡的熱門景點,網上有太多資料,無須再言。我要說的,是多數沉默者心內的哀愁,是未被觀光客看見的另一片風景。

MonicaLee

月台與池上便當──家鄉的第一道與最後一道風景

本文曾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如今文中的受訪者,池上車站老站長范懷增老先生於去年當了天使,而他生前所住的那棟日式老屋,原為日本時代的鐵路員工宿舍,雖然結構狀況都還完好,值得作為臺灣東部鐵道史、建築史的見證,但這個月突然被拆掉,夷為平地。

tanlikming陈力名

我的家鄉

再写个序吧, 你喜欢你成长的地方吗?你有想过把要自己成长的地方描述出来吗?以下这篇是去年写在steemit写的文章, 我不打算修饰了, 纪念一下我成长时看到过的情景, 爷爷家大概是1981年才开始有自来水管的, 自小喝井...

夏偉聰

遠行

一個月前,我在太古看完《陽光普照》,回家那一路上,止不住地流淚,毫無來由,莫名其妙。戲尾父親走進了未知之境,母親坐在兒子的單車後座,在一片樹蔭下穿行,明明滅滅之間,似乎想要表達,有人需要陽光,有人依賴陰影,但若想都得到,要靠不斷前行。我小時候太愛坐母親單車後座了。

11
不知道小姐

縣城記

看完@陈纯的《故乡的沉沦》,想起很多往事。我來自潮州市區,後定居深圳,對文章里指出的「變化」感同身受。但也許是人們總會不自覺地美化記憶吧,我快十年沒有在家鄉生活過,也沒有和父母一起生活,留在記憶里的種種,反而多了一些溫情。放一篇舊文。五條人有一張專輯叫《縣城記》,那是他們專輯里最具本地風格的一張。

清如

那個遙遠的故鄉

故鄉漸漸遠去,故鄉慢慢靠近,故鄉的回憶還有多少若隱若現在眼前?三代人福建人,與同鄉人尋找著共同的語言,與異鄉人共用著於這城市中的回憶。他們究竟是福建人?還是香港人?也沒有人說的明白吧?香港這個地方就像一個無底的麻袋,把不同人的回憶袋入其中。

張淑瓊

童書裡的荒漠甘泉10月21日

10月21日的荒漠甘泉,經文是:「我們原知道,我們這地上的帳篷若拆毀了,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林多後書五章 1 節)在基督信仰中,我們都是在地上寄居的人,當寄居的日子滿了,就從地上搬遷回天上的家。

食芒果

重構「家鄉」,以抵抗宏大國家敘事

「前方列車到站,終點站,潮汕站。」 我已拖著行李箱,等在車廂一端。對面另一節車廂也候著幾個後生仔(潮語,「年輕小夥子」之意),其中一個用道地鄉音反復吟著「潮汕站」這個詞,仿佛把玩著什麽熟悉又陌生的玩意兒,又仿佛有無限慨嘆藏在那抑揚的聲調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