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顏韻腳詩
阿Q公民對談
主理
1 人追蹤
17 篇作品

三十字的靈魂 🤖

阿Q公民對談

眾神在星空下自焚 祇有失憶的末代機器人 在閱讀詩文 2019.10

南国

阿Q公民對談

本文完整版首发于我的个人公众号《南国》 如果生活失去信仰 如同潮间带 弥散性崩坏的一片片生态 心灵的沃土 愈渐干涸 龟袭 腐烂 溃败 精神的庙宇 被连根拔起地拆 仪式不复存在 在折叠后 悬浮着 趋之若鹜地 对着虚荣朝拜 一如膝状根 对翻腾的工业 下跪求饶之姿态 一如探照灯下 呆...

〔彈唱專輯〕自然醒的週末早晨

阿Q公民對談

5月初新冠疫情漸釋,智同公益在二沙島草坪組織了久違的聚會,終於有東風解凍之意; 葉貝貝帶來了他家一把蒙塵的夏威夷小吉他,之後變成了我在智同的解壓神器,我開始像多年前在樂清和北京租住時的空巢青年時期那樣,時不時用Ukulele錄制一些自彈自唱,以饗網友。

風中的燭火

阿Q公民對談

獻給哥哥 張國榮|Ode to Leslie Cheung 《風中的燭火》 大江東去 那漠漠紅塵中 壹撥又壹撥的 不是蓮花的開落 是浮生秘定的因果 和輪回中的竊竊訴說 訴說生命如流螢劃過 在夢與夢的交界 不可說者 何止是菩提 長恨者 又何止陰晴圓缺 妳倉皇路...

返回全部

夜行侠 | 原创歌词

阿Q公民對談

《夜行侠》 *原曲:Daniel Powter - 《Free Loop》(版权无授,商演必纠!) 点此视频本人弹唱演绎 🎶 站在人潮汹涌 熙熙攘攘的街头 川流不息的车 它们要往哪里走 是否有班电车 可以追上错过的 邂逅 繁体都市夜晚 灯火阑珊的路口 只有月亮跟着 我...

北國

阿Q公民對談

北國 歲末的雪 拂夜而臨 溢滿整個畫面 轉眼 傳說中的國度 業已豁然視野 冰雪釋不去熱情的容顏 卻肥沃了 純白如雪的心田 成熟事故 也能展露 孩提般的笑靨 原來 這富饒的民族 和我們使用的 不是同壹種語言 2007.12 把这首诗献给生态移民。

國家機器

阿Q公民對談

前天在微信群参加李文亮医生纪念诗会,我朗诵了自己写的《国家机器》这首诗,因小编认为内容敏感没有收入到公众号推文中,在此奉上。2013年末我人生中第一次看音乐节,歌手张悬在台上说了一段话:“希望你们永远跟说实话、真正公益的人或事情站在一起。” 这句话影响了我的人生轨迹。

銀色旅途

阿Q公民對談

銀色旅途 時間 在這裡被定義為 一種速度 根盤交錯的路 正高速運行著 一種殘酷 一如掌心的紋路 予命運直白的揭露 飛駛而過的樹木 亦或 顛沛流離的塵土 盤旋 交匯 歷經的風景不被記錄 穿山隧道外 光與暗依舊交匯得尖銳突兀 白線輪迴的步數 太過流暢的弧度 令所有關於靜止的事物 付...

從今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阿Q公民對談

從今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彈琴,寫詩,穿越宇宙 從今天起,關心家人與孩子 我有一座城市,依山傍海,花開不敗 從今天起,和每個讀者擁抱 告訴他們我的心事 那靈感的極光昭示我的 我將昭示生靈萬物 給每一片湖每一座島畫一封溫存的明信片 巡路人,我也為你祈福 願星辰裝點你的美夢 願世界...

白日夢的夏天

阿Q公民對談

《白日夢的夏天》 青春 一片關於綠色的 純淨原野 吞下禁果 我們讚美 沉醉 生命的甜 在天黑前 搭上逃離規訓的 欲望號列車 追逐日落前 最後一縷 塗滿自由的光線 守望懸崖邊 最後一片 無憂無慮的笑靨 純真的笑靨 播撒在 一望無際的田野 我們的田野 童年般栽種希望的田野 大雨將...

河流

阿Q公民對談

是否 還有一片 純淨如海的藍天 白雲深處 繾綣著 瑰麗如血的殘年 夕陽映在禾田 向遠山漫溯成天際線 綠日的微笑 業已豁然視野 是否 還有一片 茂密蒼鬱的叢林 附著逶迤的溪澗 於天地間 遊弋出 漫山遍野的依戀 山坳是風的堡壘 在丘陵背面 灌溉著神明們的 秘密花園 是否 還有一支...

樂清灣

阿Q公民對談

《樂清灣》 銀溪的終點 是山 山外圍的外潿 是一灣豐饒的樂清灣 一路向西的飛馳 這平原上的新市 有座小橋 像一道虹 穿越 逶迤蜿蜒的過去 繞過 晦澀澀的童年 那片季風撫慰著的 肥沃稻田 是我此生 無法逾越的彼岸 城際邊陲 被繁華淹沒的縣里 車水馬龍惶然若逃 唱晚的 不再是漁舟...

美好

阿Q公民對談

 温柔的风 拂过发梢  風中的懷抱 夢裡的歌謠  熟睡的襁褓 綻開開了笑  那笑容的名字 叫美好  自由的藍天 和平的綠草  無邪的孩子 乘風奔跑  候鳥飛越 彩虹的橋  這畫面的基調 是美好  仲夏的星光 璀璨眩曜  夜色裡的戀人 輕輕擁抱  甜蜜的笑靨 描述年少  那種感...

救救孩子

阿Q公民對談

·救救孩子· 據說在罪惡的未來 孩子都在桎梏下成長 嘴巴只用來乞討和吃飯 用四肢爬行才能存活下來 純潔被摧殘譭謗 天真被污蔑出賣 所有真實的聲音被赤裸裸的暴曬 一切原始的美麗被血淋淋的剝開 等待統治者的制裁 一遍又一遍的扼殺 一次又一次的鎮壓 無數屢敗屢戰的反抗 在地表以下...

這垮掉的村社

阿Q公民對談

夏蟬 不會在夏日退散前 停止忐忑只過夜生活的蛾 卻對光的熾熱 如飢似渴 竹林間飛舞著 螢火蟲致夜空的 行動失格 麻雀 不會和麵包蟲談論 亞里士多德 牛蛙只在天黑後才敢扮演 聒噪的演說者 這片農地唯一不受恐嚇的角色 只有蛇 螻蟻 不會在田埂裡發動 無政府變革 新蓋的樓房 錯落無...

玫瑰少年的心事👬

阿Q公民對談

攝 by 楊立德

玫瑰少年的心事🌹

阿Q公民對談

它們說 這在食物鏈中 根本就是 排不上號的角色 而妳依然選擇 納西索斯與湖水殉情式的 快樂 揪著公主的裙擺 自顧自在房間裏 旋轉 唱著歌 是妳唯一還堅守著 不被打擾的 剛正不阿 它們說 用單一的標準 黑與白來概述一切 就夠了 卻無法解釋 為何在二元對立的世界 還存在著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