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审查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9 篇作品
翁浚明

一件小事

今天收到父亲微信高三,最近的大考里写了作文。估计是爸在网上看成绩的时候看见了。说心中没有波澜是不可能的,也想到了小四 那么我要硬着头皮写赞文了,很悲伤,更要命的是人什么都能习惯 我也只是个二本线的普通人。

PostMeridiem

杂:20200413

一直存在的问题是这样的:愚民政策。◊国是害怕变革的,虽然在名义上掌权的单党自己也是造反派出身,但是政权到手之后无法很好的从其原本的革命性质中脱离出来,即乐于树立敌人,把所谓五千多年的内敛文化都给继承到屁股上去了。

PainSnow

“盛世”、“禁书” 与社会秩序

说明: “书籍引起了革命吗?” 本文为书籍史大牛达恩顿代表性著作《法国大革命前的畅销禁书》的书评。本文内容由于发表因素,在写作时进行自我审查去除了一些敏感表达。有些可悲。写作背景主要是面临日益风声鹤唳的表达空间有感而发。

11
Ooer

#大陆生活记录#疫情影响下,第一次封号和第一次割席

新型冠状病毒的事情大概从1月初就隐隐约约得知了。12月底刚好换了手机,两个手机过渡期微信还会来回切着用,时不时需要输入个验证码。有一天看到3个人的小群里传来关于疫情的聊天记录,随手转发到大群里看有没有交叉信源验证。之后在家刷好久没搞的球鞋,腰酸背痛刷完鞋之后看到手机微信退出了登陆,要我验证。

Ooer

#大陆生活记录#跟我的政治性抑郁情绪做斗争

近来情绪不太好,几乎不看新闻,也不太浏览matters。但是跟朋友聊天得知香港理工发生的情况时,还是一路边走边哭,擦擦眼泪忍住之后又爆出来。在区议会选举之后,泛民大获全胜翻盘的时候,想到过去五个月发生的一切,还是忍不住又哭。情绪低落到了一定程度,我开始对低落的状态感到厌烦,觉得“我烦够了”,想要改善情绪。

米米亚娜

让丧家之犬再跑一会儿

七月下旬到八月底的时候,我回国了一个月,先后去了上海、西安、成都、深圳、张家界和北京。我和朋友两人一起,沿途在各个城市做公共活动,顺带考察一些当地的社会组织或是涉足社会创新领域的公司。原本,这一个月只是为我后续的回国做预热的,我希望多了解一下国内相关产业的情况,顺利的话对接好之后...

清如

雀兒無掛?

如果可以選擇,也許她更願意做一隻自由雀兒,無牽無掛吧?出生於一個中國南方小城,大學時脫離了父母的管束,飛到了遙遠的北方。而讀完大學,她又選擇往南飛到更加遠離家鄉的香港。幾經波折飛回家,還是不能安安定定地回巢呆歇,又四周飛來飛去。現在,她飛向了更自由的他鄉——台灣。

6
pekjack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6)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人们总以为,那些帮凶与恶政的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院领导本身就是恶魔。殊不知,普通如你我,受人操控利诱后,在顺从的名义之下,也完全可能做出相同的作恶行为。米尔格拉姆心理学上的实验早已表明,对权威的服从可以战胜道德,这也是为何某些医务工作者被称为白衣恶魔的原因。

pekjack

以武汉市第四医院为例看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3)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经济和科学的发展,对专业性人才需求大增,使受教育程度高、掌握一定技能的医务人员跻身于“专家阶级”和“管理阶级”的行列。他们从官僚体制中分得残汤剩饭,成为医院作恶机器上的附庸。于是一部分医务人员从“帮闲”发展到“帮凶”,更多的人难以抵抗复杂多样的诱惑,“在精神上被自我消灭”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