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

毋宁做我

美与安定

如果说青春期的我看《美国丽人》,感到的更多是孤独,现在的我再看《美国丽人》,感到的更多是安定。尚未认识 Ricky 的时候,女孩 Jane 就已经感受到他不同于普通高中生的气场,一种令人着迷的镇定。

Scorpion

倘若寫作有目的

週末接連看了好幾篇寫中港矛盾的文章,日常生活溝通的誤會,導致現在兩地網民的罵戰愈加激烈。想說些什麼,自以為以自己的經歷也能夠說些什麼,抱著一種「能提供雙方願意交流的人一種新的解題思路,那就好了」的想法洋洋灑灑寫了一大篇,最後在繁簡切換的時候因為matters的bug,文章丟了一大半。

毋宁做我

美的理由

It is for the sake of the BEAUTIFUL that the courageous man stays at his post in battle, and does the things that are in accordance with courage.

毋宁做我

Empowering beauty

虽然我们被人环绕,被动物环绕,生活在植物的簇拥里,但是我们常常忘记他们或它们是活物;在我们无心的视线逡巡下,他们和它们被迫陷入混凝土做的背景里。当美的面庞,美的羽毛,美的枝叶突然被我们撞见,它们好似模糊的底片中显现的风...

毋宁做我

为了遥远的美

Henri Matisse如果我告诉你,藏于台北故宫的颜真卿的真迹《祭侄文稿》在年初远渡东瀛的途中受到损毁,你的心里多半会很不好受。被民族主义点燃的愤懑并不能完全解释你的心情;在此之外还有一种更为幽深的感伤,即美的损耗和丧失而带来的深沉惋惜。

毋宁做我

被辜负的感伤

Anne RothensteinIris Murdoch 在 The Philosopher's Pupil 中记叙了 Gabriel 的一次糟糕的经历。她在海边散步的时候恰好碰见两个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