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

一燈大叔

那年北京的秋天

「北京有春夏秋冬。」 在京城生活第三個年頭(註),每當有人問我,跟香港最大的差別時,想到的總是這一點。香港雖然也有四季,分野卻不甚明顯,不似這裡春天繁花遍地,夏天碧空無雲,秋天紅葉漫山,冬天白雪連天。

JohnnyChiang

讀楊牧——《十一月的白芒花》

某河攝於2018十一月 升學考一雙巨大的瞳孔睜著注視如 一顆抹亮的巫女的水晶球 浮映著兩次月圓後的冬季早晨 二十一世紀沙場的情狀 在這肅穆莊重 草木皆兵的時節 十一月 讀楊牧的 白芒花 在草叢與草叢 日子與日...

12
felixism

「舞蹈秋天」《還是有點希望的啊!混帳》與《微舞作》,舞蹈承載不了文字的描述

《還是有點希望的啊!混帳》;編舞:菲德希克‧葛拉威;攝:Laurent Philippe(照片由兩廳院提供)是年台灣兩廳院「舞蹈秋天」開幕周的兩個演出,從編舞角度、質感、風格都完全不同,但都給予很強烈的「有話要說」的態度...

阿掖山

伪·游记:清秋须兼细雨

流量预警,本文包含多幅图片。去年秋假啥也没干,本以为是个不短的假期,结果睡了个昏天黑地。开学之后大家都在谈论去了哪些地方,自己哪也没去,不免心中不爽。于是在之后的周六早上,放着一堆作业不做,开车去了城西的心碎湖。

Yuet

秋雨過後。

這篇文章意在做一個實驗。它嘗試將一種情緒做一個言語化的說明。這其實是一個比想像中更複雜的過程。溝通的困境在於,發訊者思維中想要傳遞的訊息、發訊者發出的訊號所可能代表的訊息、收訊者對於訊號的理解,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三個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