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李书评
孙李
主理
2 人追蹤
18 篇作品

封建社会的女性悲剧:读莫泊桑的《一生》

孙李

贵族制度天生就压迫农民,封建社会天生就压迫女性,指望有良心的「好地主」「好丈夫」们去拯救苍生是天真幼稚的想法。

1

古典爱情故事:读屠格涅夫的《贵族之家》

孙李

《贵族之家》是一部精致、优美的爱情小说。屠格涅夫无愧为俄国文学黄金时代的文豪,整部书在写作技法上几乎无可挑剔。我在阅读过程中格外注意到的两点是: 第一,屠格涅夫有敏锐的洞察力,很明显对他所书写的人物、社会环境有深刻的认识。这本书篇幅不长,人物却很多。

套路化的惊悚小说:读肯·福莱特的《针眼》

孙李

吐嘈文,有剧透

理智的诚实:读《奥威尔书评全集》

孙李

现在的读者认识奥威尔,大多是因为《一九八四》和《动物庄园》。不过在奥威尔生前,他主要被当成写评论和随笔的专栏作家。从一九二九年到一九四九年(几乎是他的整个写作生涯),他写了三百多篇书评。现如今中国读者能读到这套书评全集,真的是翻译出版界的功德一件。

怎样避免翻译腔:读余光中的《翻译乃大道》

孙李

《翻译乃大道》收录了余光中二十余篇散文,如标题所示,主要谈翻译。文学不分国界,世界文学经典是人类共同的文化瑰宝,可是常人难以精通多门外语,欣赏外国文学主要依靠翻译。我从小喜欢外国文学,非常敬佩翻译家。长大后却发现,原来翻译工作待遇很差,文学翻译尤其廉价。

1

自我教育的典范:读《富兰克林自传》

孙李

聊天的时候人人都爱谈自己,不管别人爱不爱听。爱写作的人表达欲格外旺盛,就更忍不住写自己了。我写过不少自传性的文章,统统发在网上,期许能遇到知己,可惜一直罕有人问津。这倒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每个人都关心自己胜过关心别人,这是人的本性。写自传的人千千万万,除非出自名人之手,否则哪有读者会关心一个平常人的生活琐碎呢?

1

见多识广、毒舌八卦的故事大王:读毛姆的《木麻黄树》

孙李

毛姆对我影响很大。在十六七岁的时候,我读了他的《月亮与六便士》和《人性的枷锁》,这两本书启发了我对人生的思考。从那时到现在这么多年里,我总共读了他的五本长篇小说,四本随笔集,一本自传,一本游记,还有一本旁人为他写的传记。自己喜欢的作家,读的越多就越觉得亲切,越觉得亲切就读的越多,我想很多读者都有这样的体会吧。

半部武侠佳作:读冰临神下的《死人经》

孙李

武侠小说衰落已久,老一辈武侠名家「金古梁温黄」中四位已经作古,硕果仅存的温瑞安也好多年没出过新书了。名噪一时的「大陆新武侠」同样归于平淡,成了明日黄花。在一片萧条的环境下,每当在网上聊起武侠,我总能看到有人提起《死人经》,称赞其为近年来罕有的武侠佳作。

体例新颖:读《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 》

孙李

中国文学史有好多种,我为什么要读一本美国人编写的文学史呢?说实话,我只是入门者的水平,没能力从学术角度品评好坏。像「中国文学史」这样的大题目,写成书动辄上千页,要啃下来不是件易事。比起学术成就高低,我更在乎是否易读。《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通俗流畅,能让我这样一个普通读者坚持读完,这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优点。

警察职场小说:读横山秀夫的《阴暗的季节》

孙李

横山秀夫是日本著名的推理小说作家,在中国的知名度却比较一般,我直到最近才开始阅读他的作品。我最开始读的是日本推理作家协会赏的获奖作《动机》,其文笔之老练给我留下非常深的印象,随后就读了这本《阴暗的季节》。两相比较,《动机》的发表时间比《阴暗的季节》晚了几年,在技巧上更工整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