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誌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9 人追蹤
12 篇作品

山事采集 | 故事要從雞說起

柚子茶

友情提示:文中提及都是長輩年輕時的經驗,至少30-40年前,是這些保育類「被列為保育類」以前。

當民族誌鬼話連篇

數位群島

《第九號民族誌》是一本難以定義的書。又或者,它可以輕易的被套上不同的名詞:它是民族誌、是鬼故事、是小說、也是自傳——端憑你如何判斷、劃界、定義真實與虛幻的界線。它可以以上皆是,也可以以上皆非。更精確地說,這是一本鬧鬼的民族誌:不只故事裡的泰北農村鬧著鬼、握著筆書寫的人類學家被附身、連讀著此書的讀者也被糾纏、入侵,在一層又一層真實與虛幻交織的故事裡,與數字、關係、身體、與靈魂反覆被劃域又去域。

一個奇特的研究

PatienceChuang

二○二一年即將結束,想一一回顧今年春山出版的書。先從《借土養命》開始。初看《借土養命》書稿時,覺得是一份奇特而新穎的民族誌,這本書不僅在研究一個泰北流亡社群、化名為美弘村的地方,竟然加入了近二十年來很重要的題目,山地農業以及熱帶雨林農耕的永續性問題。

1

现代性中的迷途者,你向何处去——评《我的凉山兄弟》

Charles Lobsang

我们有如橄榄,唯有被粉碎时,才释放出我们的精华。——赫拉巴尔《过于喧嚣的孤独》

返回全部

《卡塔莉娜:關於生命療養院,以及人們如何被遺棄的故事》

DavidChiu

不知道怎麼的,這本書對我而言一直有種無法完整表達的意義。

3

以為自己可以寫民族誌筆記 - 我想當一個殺手

大丁車厘子

‘我想當一個殺手。’ 陳凡告訴我。‘殺手這個事情吧,我可以告訴你,是真的有這麼一個行業存在的。你不要覺得這個好像很天馬行空,其中的交易,人脈,都是很複雜的。’ ‘如果不當鴨子的話,你想當個殺手?‘我問。’是的。’陳凡說。這場對話是真實存在的。

讀書筆記|當兄弟們在逃,我如何不逃?《全員在逃》

FUCKYOU

延續上篇對Alice Goffman《全員在逃》(On the Run)討論,此文從不同的立場與觀點探討此書引起的議題。前篇讀書筆記中,我已針對《全員在逃》書中質性研究的方法提出問題,主要為:一、叢林探險式的書寫手法(如「Jungle Book trope」,出自Mannin...

消失的書展・永存的經典:《求生意志:愛滋治療與存活政治》Will to Live

國立交通大學出版社

我的經典書目是《求生意志:愛滋治療與存活政治》 國家如何看待愛滋病患,以及制定整體的愛滋政策,一直以來並不是台灣媒體和輿論的焦點。以2003年的情況而言,台灣的HIV感染者在成年人(15-49歲)盛行率為0.07%,可謂是低盛行率的國家;而巴西卻是0.7%,因此在千禧年前後,巴西...

三篇蘭嶼舊作

島民

朗島部落的希瑪,也是島上出名的咖啡店「角落Bais」的老闆娘,在明信片上畫下自己母親的肖像。攝於2019年7月。朗島最近因為疫情在家,想好好整理一下之前在蘭嶼的田野筆記,寫一些新的東西。在此之前,先整理一些舊的,以下是三篇蘭嶼舊作。一、異鄉人 — — 謝福美:回到蘭嶼,一個達悟女人的兩種生活。

【合作民族誌第一篇】從越南到木柵,威哥的人生旅途

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

與威哥一起做手稿的最後修改,改完之後,他說這是第一次完整說出自己的人生故事,想帶威嫂回去看看。這是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在matters發布的第一篇合作民族誌,由小組成員@島民與社區夥伴威哥共同完成。歡迎追蹤我們的寫作小組@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每週與你分享興隆安康的故事。

我們來了!走進興隆安康:一場合作民族誌的實驗

政大公共人類學寫作小組

Matters的寫作者們,大家好!我們是一群以公共人類學精神和民族誌方法記錄身邊社區的政大(貓大!)師生,過去一年中,我們在學校周邊的木柵地區,做了一場合作民族誌的實驗。什麼是興隆安康?安康社區位於台北市文山區,緊鄰政治大學,是全台北市最早、規模最大的平宅社區,因歷史發展因素,使...

島嶼筆記:一場姐妹聚會,蘭嶼女人教我的事

島民

(上週去了matters台北見面/吃喝大會,受到點撥,接下來會開始陸續把一些之前的文章放上來,還有 podcast 和詩、散文、田野筆記、合作民族誌,等等。這是第一篇,上學期末的田野筆記,關於旅北的都市原住民達悟族女性。歡迎追蹤我的medium看更多文章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