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追蹤
3 篇作品
一朵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世界吗? | 有一群年轻人在疫情中经历着世代摩擦

韩青在香港读书,每隔两周会给在内地的父母打一个电话报平安,他很想在30分钟内结束对话。但今年的2、3月份疫情期间,电话总是漫长又不愉快。「我和我妈喊了三个小时,嗓子都哑掉了,我也觉得挺没意义的,后来彼此根本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就在比谁的音量高」。

小刀刀刀刀

瘟疫臨城,一位老人的電話

老家的老宅子,至今已有百餘年歷史一個月前的我可能不會相信,會有這麼一場異常可怕席捲全國的疫病爆發,讓本來歡歡喜喜的春節徹底變味,人們戴起口罩,再也不敢走門串巷,再也不敢彼此拜年,相反大家連彼此抬眼看到對方都感到一絲恐懼,聽到一聲咳嗽更是如臨大敵。

小刀刀刀刀

身為一個直男,我是怎樣和父母解釋我支持同志婚姻這回事?

突然覺得,這興許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議題,於是醒來想要給自己做個記錄,但是又覺得臉書一下子就刷掉了,所以試試看在這個很久沒發過文的平台上,做點自己的記錄。我其實這幾年陸陸續續一直在和我的父母解釋同志平權這回事,在他們的理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