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會愛情故事
覺非
主理
3 人追蹤
14 篇作品

事情都是提前計劃的

芷汐你好

事情都是提前計劃的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 (完結篇)我願意幫你

木影

(節錄) 歷史重演,她一動,他又醒了。她朝他笑笑,他起來撫額彷彿對她感到很頭痛。她覺得無論她怎麼說,他還是會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動。不過這樣有什麼問題?有人接送有人陪吃飯,還有免費的醫學諮詢。好吧,這聽起來有點像收兵。可是若論收兵,她派的糧也算豐厚對不對?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五十九) 他終於明白他錯過了什麼

木影

(節錄) 「這兩個男人一個細心一個浪漫,要是可以合併那就完美了。」 她不以為然。世事無完美,她也不完美,她喜歡的……她以前喜歡潘錦星給她的驚喜和活力,現在喜歡唐碩之的……一切。分開了,她更肯定自己需要的是什麼,只是…… 今天的雨很大,絲毫不像已經立秋的模樣。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五十三)他才沒那麼隨便

木影

(節錄) 她發現這酒吧個好處:座位直出就是門口,沒有太多邊邊角角,方便跑路。想什麼呢?她就是想說說免責聲明而已,之後還能做朋友吧?她點了一杯長島冰茶,而他點紅酒。他隨著爵士樂輕敲桌子,她嘗試打開話匣子:「你喜歡聽爵士樂?」 「嗯。平常下班回家會倒一杯紅酒去露台邊聽邊喝。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五十一)總有意外

木影

(節錄) 門外,雨很大,楊雅之追出來。戴上風衣帽子的他回頭把她推回屋簷,就怕她會淋濕。他那推住她雙肩的手不捨放開,傷心和恐懼使他瑟瑟顫抖。他彎腰低著頭質問她:「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她看著他濕透的衣服,心裡沉痛不已,卻只能搖頭。「他是誰?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九) 是因為她搶了他的句白嗎?

木影

(節錄) 月夜下,兩個挨著的身影難走直線。唐惜芊一直挨著歐廷中,推著他走。歐廷中只敢扶她的手臂,奮力不讓她推他出馬路。「不會喝就別喝這麼多。每次都這樣!」他抱怨。幸好這次她在他住的地方附近喝酒,不然真的未必來得及把她從那堆衣冠禽獸手上拉回來。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八) 就差那麼一小步……

木影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八) 就差那麼一小步……(節錄) 他平靜地到櫃台拿起她手裡的漫畫,和她對望。清晨的光有點黃,迷迷濛濛,令他們看不清對方。不過他認為她會知道他在想什麼。因為他被這麼不留情面地拒絕了還來到她眼前拿一本無關重要的書,他覺得這已經是足夠的暗示,是他尊嚴的底線。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六)你收了他多少錢?

木影

(節錄) 「你杯茶是什麼?型英帥靚正?他雖不中亦不遠矣啊。而且拜託你用你的經驗正視一下現實,真正好看的那些都紥手的,碰不得。」 「所以我選擇單身。」她理所當然地說。范明麗冷笑,「你選擇單身?」 「單身有什麼問題?現在什麼年代了?一個人行街看戲吃飯的人多的是。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三)再次跟他/她一起,感覺很好

木影

(節錄) 「不,你不舒服不能喝咖啡。我們一起吃麵包喝牛奶。不過你胃有沒有不舒服?」 愈聽他的話,她便愈感到心裡有什麼在崩坍。可是如果她不能平靜面對她就不能再見他了,所以她忍住鼻子的酸意,微笑著說:「沒有,我沒事。」 定神地看了看她,他強行抽離目光說:「你坐下等我。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四十二)短路

木影

指尖不慎碰到撥號鍵,她趕快掛線,希望時間短不會留下記錄。然而有些事情就是做了一次就忍不住會做第二次。她無法抗拒內心的魔鬼,按下『一三三』來隱藏自己的電話號碼再打電話給他。她從來沒想過她有一天會做這種藏頭露尾的事情,而偏偏他接聽了。「喂?」 如果楊雅之足夠冷靜,會聽得出唐碩之的聲線忐忑 — 他知道來電者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