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李散文随笔
孙李
主理
1 人追蹤
33 篇作品

谈出世与入世

孙李

我以为所有人都需要有一点儿出世的想法。我这样说并不是劝人出家做和尚去,而是以出世作为一剂思想的解药。

1

我的文字分身

孙李

文字中包含了我的人生起伏、喜怒哀乐,化成一个小小的分身。世界广阔无垠,这分身机缘巧合飘落到你身边。读了我的故事,希望你能记得有我这样一个人。

散文连载 | 迁徙的人(五)[全文完]

孙李

这样事后诸葛地分析下来,不由得感概人生的局限性,以及人的生而不平等。当我还在踌躇迷惘、看不清未来时,命运早已经布好了局,等着我像牵线木偶一样走上确定的道路。

散文连载 | 迁徙的人(四)

孙李

好山好水好寂寞

1

散文连载 | 迁徙的人(三)

孙李

书归正传,去上海这件事,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偶然性是由于高考的不确定,必然性则是由于中国现阶段的发展状况。中国各地区贫富悬殊,分成明显的层级。北上广深这四大城市,尤其是北京上海,繁华程度与世界上任何大都市相比都毫不逊色。中国的贫困地区,尤其是西北的一些乡村,艰苦程度比起世界上任何贫民区也是不相上下。

散文连载 | 迁徙的人(二)

孙李

那时我还不知道,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2

散文连载 | 迁徙的人(一)

孙李

曾听朋友讲起,他从小到大没搬过家,和街坊邻里的同龄人情同手足。我听过后很是感慨。自打懂事起,我们家就一直搬家,过去的邻居我连姓甚名谁都想不起来了。偶尔在夜深人静辗转难眠的时候,我会假想自己躺在当初睡过的另一张床上,甚至能清晰地记起房间的细节,过去的回忆也一点一滴地涌上来。

1

旧人打卡 | 傻气的自我主义者

孙李

我出生于八十年代末的东北小镇。现如今网络世代的年轻人恐怕很难想象当年精神生活的贫瘠。在我老家,成年人尚且有烧烤、麻将、卡拉OK,小孩子就只有看电视这一项娱乐。小时候家里的电视还要用天线,只能收到央视和本地电视台的信号;而且动不动就满屏雪花,要摆弄一阵子天线、对着电视一顿拍打才能收...

3

阿姆斯特丹游记

孙李

受疫情影响,好久没旅游了。翻了翻旧文,发现自己上一次出国已是将近两年前的事了,发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九年十月,我因为公务去了阿姆斯特丹。这是我第一次造访此地,所以工作结束后请假在城里逛了几天。去之前担心天气寒冷,特意准备了厚外套。抵达后发现虽然气温不高,但是空气湿润,并不觉得特别冷。

1

读书的门槛

孙李

(这个周末NaN变回@張蘊之 ,连发两篇精彩的长文;@fide 回应的文章也很深刻,引发了我的共鸣。作为一个误闯文组的理工人,我也聊聊自己的看法。) 读书是有门槛的。大家想必都遇到过一两本这样的书:读时一头雾水,读完全部忘光。这倒未必是因为书有多高深,或是读者多愚钝,只是没跨过门槛罢了。

3